不断放下常人的观念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日】我是一名农村的大法弟子,我是九八年得法的。那时候没有从理性上认识法,学法的目地只为自己解脱,超脱人的轮回生死。修炼心性也不扎实,只是从表面问题上认识到了自己的执着,内心深处并没有改变多少。基于这样的心性基础,当九九年邪恶迫害时,由于怕心,有两年时间脱离了大法。

然而慈悲的师父并没有放弃我,让同修送来了真相光盘和新经文,看了师父写的《心自明》,我一下子全明白了,又从新回到了大法中。那时我所接触的同修普遍有怕心,相互见面也不说修炼的事。我以为别的同修也和我一样都不修了,赶紧背下了《心自明》给其他同修听,鼓励他们继续修大法。有的同修表现的很冷漠,我知道不是因为同修们认为法不好,而是被当时的恐怖气氛给吓住了。慢慢的,随着师父新经文的发表,再加上我们在一起切磋交流,怕心小了,我们开始手写一些真相条幅去贴。随着正法的推進和邪恶的减少,同修们都陆陆续续的走出来了,再次我把自己修炼过程中的一些体悟写出来向师父汇报和同修们切磋。

一、去怕心,整体配合发资料

在大陆这样的邪恶环境下,同修们都有不同程度的怕心,而我的怕心却更大。我开始发资料时,轻手轻脚,心都提到嗓子眼了。发完回到家,心一时也平静不下来,听听有没有人敲门,是不是被人发现跟踪了,想法特别不好。后来看同修的切磋文章说背法很好,我也开始背法、背《转法轮》、背新经文。给我感触最深的就是背下了《越最后越精進》这篇经文,怕心和各种执着一下子去掉了很多,胆子也变得很大。

以前在本村发资料心也不稳,生怕被人看见,背法后,状态明显的变了。有一天晚上,我和两个同修去一个陌生的村子做真相。他俩贴,我自己散资料,怀里揣了一大堆资料,但心里一点也不害怕。有时遇见人,嘴里哼两句歌,或者咳嗽一声,很大方的走过去,不大一会就散完了。我回到村外我们放自行车的地方等他俩,好大一会也不见他俩回来,到村子里望了望也没有。正在我着急的时候,他俩出现了,后边却跟着一个尾巴,是个男的,我说:“不管他,走咱们的。”那人见我们推着车子要走,恶狠狠的说:“有资料吗?给我一张。”我回答他:“没了。”在回来的路上,把剩下的条幅贴完了。

还有一次到邻村发资料,我们几个分好了片。那天,天特别黑,农村大多数人家都养狗,而且冬天人们睡的也早,我到了一个巷子,就听见一个小狗在叫,看来没拴着,我心想:既然是小狗,我不怕它。就往前走。随之,一只大狼狗也从院子里扑了出来,我赶紧掉头往出走。听声音快追上我了,当时心里也没怎么怕,就说了一句:“我是神,定!”那大狗就不再追了。有时村子里的路灯亮着,自己心里想着:如果灯灭了,该多好啊。就这样一想,灯就灭了。我们激动的说:“师父跟着(看护)咱们呢!”

二、突破障碍,面对面讲真相

随着《九评》的发表,又面临着向世人讲“三退”的问题。由于我性格内向,不善言辞。向陌生人讲真相对我而言,又是一大难题。修炼就象逆水行舟,不進则退,再难也得往前走。心中有法,有讲真相的愿望,剩下的,就是如何在实践中突破了。开始时,有讲“三退”,有经验的同修带着我们讲,看着同修那颗为世人明真相而尽心尽力的心,我感觉同修是用心讲而我却是用嘴讲,因那时母亲(同修)刚离世,我没有在法上帮她,给我留下了遗憾。由于绝对平均主义的思想,对别人的死活也不太在意,只是师父让做就做吧,并没有发自内心的想救人。现在看来,还是刚入门时的执着,只为自己解脱,这是多大的一颗私心。

随着学法的深入和讲真相次数的增多,不知不觉的我的心态变了。不能老是让同修带,把同修当拐棍使,要自己主动的去救人。在突破向陌生人讲真相的过程中,我由衷的赞叹师父的慈悲和大法的超常,把我从一个自私自利,一说话就脸红、害羞腼腆的人改变成一个能让路人三五分钟就“三退”的大法弟子;把我从一个只知道为自己活着,修炼也是为了不再受轮回之苦,变成一个遇事能向内找,站在别人的角度上考虑问题,能明白自己来到世上的使命,是为了别人,为了众生;从原来的自卑、悲观、体弱厌世变成了一个乐观向上、自信开朗的人。世上再没有任何一种说教、理论能够从本质上改变一个人,从本质上启迪一个人的善念,当今邪党的镇压使多少人错失了这样的机缘,一个脱胎换骨的机缘。

有一次,在给一个小伙子起化名“三退”时,和他的真名一样。又一天,在同一地点又碰到了这个小伙子和他的一个朋友。再向他的朋友讲“三退”时,小伙子说:“人家真行,起的化名和我真名一样,你赶紧退了吧。”他的朋友开始还在犹豫,听他这么一说,立刻举起了双手:“我退我退!”还有一次,在给一个钓鱼的小伙子讲真相,他显得很不耐烦:“你不要跟我讲这些,我不想听。”态度很不好。我没有动心,继续说:“法轮功教人做好人,在海外传了那么多国家,唯独在中国遭到镇压,被迫害死三千多人。他们都是有家有业的好人,你要明白真相,支持善良,支持正义,为自己选择一个好未来。”他说:“我有一个亲戚也是炼法轮功的,遭受了迫害。”小伙子很有见解,也谈了他对当今社会现状的看法,最后我说:“给你起个“敢言”,退了吧,他笑了笑说:“这个名字好,退了吧。”讲真相顺利的时候,有时候也会生出欢喜心,这时马上告诫自己:不要沾沾自喜,一切智慧和能力皆来源于师父和大法,一切都是师父赐予的,只有踏踏实实的学法修心,才能平稳的走好师父安排的路。

三、执着心长期不去,是招邪恶迫害的借口

去年“七•二零”的头一天,我和两名同修出去讲“三退”,甲同修正好讲到了“包片人员”的头上,此人不明真相,打电话叫来了几辆车,我和另一名同修乙在师父的呵护下走脱,甲同修被劫持到镇上,勒索了六千元才放人,我被迫搬到了城里居住,那时正值奥运,街上警车的鸣叫还有家人的压力使我又陷入害怕之中。生怕讲真相再出事,给家人带来精神上的打击,自己也很为难,怕也得突破,那天我和乙同修到街上转了一上午,嘴也没敢张,心情异常的沉重,这样下去怎么行呢!我在心里求师父:师父帮帮我吧,我需要正念强的同修带一带。第二天两名同修在我妹妹家碰见了我,他俩面对面讲真相,属于没有怕心,正念强的。我知道他俩是师父安排来帮我的。上午我和他俩出去讲,我虽然没怎么讲,但这一次出来讲怕心去掉了不少,原先那种被邪恶笼罩的气氛突破了不少,我感到自己的空间场干净了许多,就连天气也变得晴朗了,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自己只是有了这个愿望真正那些不好的物质被师父拿掉了,总结这次出事的原因,是自己的色欲之心迟迟不去,甲乙同修都有这种心,表面上又不注意安全。

四、改变常人的观念渐走出“人”

小时候,由于家庭的原因,父母不和,时常吵架,母亲又体弱多病,长大后,非常渴望有一个美好的家庭,幸福的婚姻。结婚后,还算如愿,丈夫对我很体贴,他又很懂我的心,修炼后,对家庭的看重和对丈夫的情,也是我的一大关,现在想想这也是旧势力根据我的执着给我安排的。最近学法悟到:旧势力造了一个中共邪党,邪党又造了一个花花世界,这个世界邪欲横流。正象师父说的,“带动着人执着,牵动着人的心魂,把世人不断的往下拖,这是很可怕的。”(《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尤其在两性关系上,修炼人稍稍一放松自己就容易混同于常人,旧宇宙的神把人体纯净看的最重,他们认为将来修成的大法弟子都是保住了纯洁的。而我们从小就生活在一个邪党有意制造的物质环境中,当今社会又极力的推崇这些,所以这些客观原因也对我们的修炼造成了一定的干扰。修炼人要想抵御外部环境和自己不正的思想的干扰,必须多学法,不断的纯净自己,才能在利益与情的诱惑下不动心,逐渐的去掉“人”的这些东西。

师父在最近的《曼哈顿讲法》中说:“任何事情养成的习惯就是物质的生成。”由于自己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使我在这一方面修的很差劲也很苦,在割舍情的过程中,用“剜心透骨”来形容一点也不过份,就感觉好象从自己心上往下割肉一样的难受。我知道那是生生世世形成的人的观念和执着在难受,难受的过程就是消它们的过程,要想从人走向神,人的东西、人所看重的我们就得看淡,最后完全放下。现在脑子里一产生那种不正的念头立即消除,不给他生存的空间。回首自己的修炼过程,每一步都离不开师父的呵护,自己这样的不争气,师父都没有放弃我,继续以巨大的付出和承受来延长结束的时间,为的是弟子的成熟和世人的得救!师恩难报!

前几次网上法会文章都没有投稿,觉得自己没什么可写的,仔细查找这颗心,潜意识上有一种做了大事才有的写,自己只是一个普通学员,不是协调人,又没做资料,其实修炼中哪有大、小事之分,每一件看似很小的事,都溶入了师父的心血,自己太不珍惜师父的付出了。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