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师正法十年的修炼历程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四日】我将十三年的修炼体会向师尊和同修汇报,不足之处请师父提示,请同修们指正。

一、得法

我很自豪我能成为一名大法弟子,是伟大的师父佛法从新归正了我,我感到无比幸福和荣耀。得法前,我多病在身,思想消沉,觉得活着没啥意义。我因个性太强自尊心太重,妒嫉心太多,性格急躁,导致一九九六年我的腿不能走路了,疼痛难忍,走路要人扶,多家医院无法治好,我好苦好苦啊。年轻时执著心很多,到老了一身病,我就是这样的人吧。

一九九七年初,经朋友介绍炼法轮功,我抱着试试看的想法来学的,朋友给了本《转法轮》,我马上看了一遍,觉得太好了,豁然猛醒,书中的内涵深深地吸引了我,真感到得之恨晚。

从小我受母亲的影响,相信神佛,也相信命运,(因当时家庭受恶党排斥)看了《转法轮》后,心胸开朗了,才知道有这么好的伟大的佛法能救度世人,我就一头扎進去坚修大法到底。通过学法炼功,身体发生了特大变化,所有病痛全没,精神好了,人也豁达了,真正见证了大法的超常和神奇,我感到无比的喜悦和幸福。

二、助师正法救众生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魔与中共相互利用,发动了对法轮功的镇压,到处都听到对大法的栽赃陷害造谣,世人被谎言毒害,有的同修去了北京,我怕心重,没去北京,没去政府,但我坚信大法,坚信师父,相信总有一天会天亮。我去找同修切磋,互相鼓励,千万别放弃,那几天心里很难过,坚持在家学法,炼功,不看电视,红色恐怖也使多少同修放弃了。

二零零零年师父发表经文《心自明》,当时资料点少,我还没接触到,拿一张去复印店印来发给其他同修,我一直做资料传递工作,后来说资料粘贴都有了,我们就去做真相,我和几个同修配合坚持不懈,为了让被谎言毒害的世人得救,不顾一切去完成师父交给我们的神圣使命。开始我们把资料包好放三轮车上、卖菜的车上、自行车、门面里,凡是能放的地方都放,下午学法,有时集体学法。外出贴真相资料,先准备好,几个同修一起,利用我们这里的条件,靠山一边是农家乐,早晚路人很多,午饭后上山,从这边上去从那边山下来,路边的树上、墙上、麻将桌上,(中午午睡人还没出来)能贴的地方都贴,做完后下山时碰到很多人上山打牌去了,一路还念着真相的内容。夏天再热,没顾上,汗水湿透了衣服,心里高兴,用正念做事师父会帮我们。

恶党造谣、造假、演戏、迫害升级了、加剧了,大法被侮辱,师父被诬陷,更多世人被毒害,作为一名大法弟子,师父说:“那么作为一名修炼者要用一切有利的条件,洪扬大法,证实大法是正确的,是真正的科学而不是说教与唯心,是每一位修炼者为己任的。”(《精進要旨》〈证实〉)。

看到很多同修陆续被绑架迫害,心里难过,于是多学法,去怕心,悟到必须挺身而出,证实大法,面对面讲真相,面对面发真相资料;《九评》出来后先是放,随着师父正法的推進,多少世人明白了、觉醒了,也了解恶党是啥东西,就当面给。

一次我把真相资料包好放到一个三轮车里,上面坐着一个小孩,大人進屋买东西,出来发现车上有个包,问小孩谁给的,小孩手指我。我当时有点怕,请师父保护,那人开包一看,笑了一下,放包里骑上车走了。我心里真为他高兴。又有一次晚上到电话亭放真相光盘,刚放好,前面来了几个人,我生了怕心,转身就走,穿过横街,急步快走,当时好象脚没落地一样轻飘飘的,我全身一股热流,是师父在呵护弟子,心里好是高兴。

也碰到有不信的,一次给一大爷讲,刚说了一句,他大声说,吃饱了,走开,我不相信这些。他受恶党毒害很深,我为他难过,心想,有机会我还会救你。我们把真相贴大街小巷,几个配合,前面两人走,中间一人贴,后面两人挡,顺手贴在墙上几天都在。

三、学好法,提高心性,向内找,比学比修

不管遇到什么挫折,不管什么敏感日不敏感日,我从不去想,坚定正念,信师信法,师父就在我身边。在证实法的路上也吃了不少苦头,酸甜苦辣尝个够,但为了救度更多众生,加紧学法心性在魔炼中得到了提高,我心里感到很欣慰。

劝三退时也有顾虑,怎样才能说通,只有学好法,坚信师父,坚信法,一切由师父安排,这么多年来,不管刮风下雨,炎热酷暑从不间断,面对面讲真相,面对面发真相,光盘、《九评》都当面给,不要的就算了,以免浪费。随着师父正法的推進,明白的世人越来越多,很多人对大法赞扬,对恶党谩骂,每天我包里都有《九评》,光盘,资料,从来不空。能发多少发多少,从不记数,不图多,要图实效。救人救到底。有工人、农民、商人、学生等;不管什么人都要去救他,明白真相的人也都退出了恶党的组织(党、团、队)。

我给老家某单位熟人讲,他们乐意接受了,并退出一切恶党组织,还告诉我,你小心点,注意安全。我说谢谢。给我姐夫讲真相,他说你小声点,共产党人杀人,(他是经过运动的,也亲眼见过)我说正因为它要杀人,天才要灭它。一次给一个老农讲,前面几个同修没说通,他还是恶党党员,我在他背后说了一句,那时你可能整了好多好人。他说我狠整了好多,那你那么怕共产党,转身过去,笑着说,我好象认识你,你是某地方的(前面同修问过)那时我在你们那里教书,他有点乐了。我就耐心给他说,老哥子,咱们是熟人,为你好,共产党政策你我领教过,历次运动要杀人,天要灭它,不是人说了算,是神佛说了算,跟着它干啥,这把年纪了,跟它丢命,退出保命,你知天知,用化名。他同意了。

又一次给一个菜农讲,也是前几个没说通。第二天,同修说那老头是党员连姓都不说。我走过去笑着问,大哥你这菜咋卖,并和他拉点家常,问他姓啥,他说了,结果和我一个姓,我说那我们还是家门,他笑了,我叫你大哥吧!他老太婆很高兴,后给他讲起了真相,他同意退了。前面同修作基础,使他明白了是为了救他。

几年的讲真相中,各种各样的人都有,正如师父说的相生相克的道理,有反对的,也有赞扬的。我悟到,在做好的时候,不能起欢喜心,遇到挫折时不能有怨气,多向内找,去执著,每天讲退多少我从不记数,只把名单写好,发了多少资料也不去算,只想我今天包里有啥东西,怎样做好,仔细思考,请师父加持将有缘人带到我身边,师父让我们多救人,救更多的人,我们义不容辞的去做好。多年来我有点感受,这天人心情好,做起来顺,心情不好,出门碰到反对的,向内找,多学法,正念足,时刻注意自己的言行,一个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与人为善,要有大善大忍的风貌,讲真相,劝三退不急不躁,无怨无恨,笑容相对,我们的一思一念,一举一动用法衡量,对方才觉得我们温和可亲,愿和我们接近,真相才能讲到位。

过去我的亲人有反对的,现在看到我的变化大都相信大法好了,(过去我脾气不好)我兄弟都说学了法轮功,对老人更好了,心地善良,家里环境也有很大改变。

四、在家庭中做好

大法是整体,同修间相互配合,互相圆容,以前我有点脾气不好,个性强,急性子,想别人按自己意愿做,结果同修说我爱指责人,学法向内找改变自己,找出差距,查找不足,比学比修,在大法中不断升华和提高,和同修和善相处。跟着师父在正法路上共同前行。

大法改变了家庭矛盾,老伴也是七二零前得过法,但不精進,我也遭受过迫害,去乡镇建资料点,同修出了事,说出了我,我被绑架迫害,送劳教所退回。我一心想到师父的救度,到了那里,心想我不能在这里,这不是我呆的地方,我要回去救人,在师父的呵护下两个月后回到家。当时家人担心我,老伴不让我炼功,不让学法,动不动就骂人。我真着急,千万年难得的机会怎能轻易放下呢,大法比生命都重要。

全家活我全做,他走了我看书,回来看见还骂人,后来我想那怎么能行,不改变他我如何修,我不能让他犯罪,请师父加持,清除他背后的操控他的邪恶因素,并耐心开导他,后来他身体越来越不好,从不离药,我叫他从新修炼,他改变了观念,还是觉得大法好,开始炼功,学法,越来越认真,但还说不上精進,但他愿帮我做大法的事,我传送资料他帮我提,我拿《九评》他帮我背,同修来家从来不反对,还热情,同修都说他好,省城来的同修在我家开法会他也参加,还帮买菜。是师父和大法改变了他。每周的资料、《明慧周刊》他全看,《九评》看过好几遍,《解体党文化》、《江泽民其人》都看过,每到周六他就问资料拿回没有,他会认真看完,我真为他高兴。

五、帮助同修,整体提高

在艰苦的修炼过程中,讲清真相救度众生是每一个大法弟子的历史使命,决不能含糊,必须勇猛精進,我们每个大法弟子携起手来共同随师父前行,所以我们同修之间要互相关爱,把九九年七二零掉下的同修拉起来。有个是我们点的辅导员,迫害后她们去打麻将,说是给邪恶看的,周刊很少看,周刊上说找回昔日同修后,我去把他们找到,并给资料,周刊,师父后来的经文。他们很乐意改变,和我们一起走出去了,并说看我们如何做他们学着做,后来他们也几人组合坚持讲真相,劝三退做得很好。每次的师父经文,资料到时我如数送去。

对那些邪悟的同修,我找同修去拉他们,通过我们的耐心帮助,有的清醒过来了,从新走入修炼;几个怕心重从不出来的同修,我找机会去他们家切磋了一下,现在也都出来了,每周都要周刊和资料了。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没有师父的呵护可一事无成。

我虽然做了一些证实法的事,但离师父的要求还很远,我一定学好法找不足,更加抓紧时间做好,兑现我的誓约,助师正法,跟着师父回家。

第一次写稿,层次有限,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