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与“做到”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四日】师父说:“学法得法 比学比修 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洪吟》<实修>)。我理解,很多事情,如果只是停留在表面法理上的知道,而内心却没有真正明白的话,实践中就很难做到,修炼的效果肯定不会好。

在外地我听说这么一件事情:同修甲被邪恶抓到看守所中,后来被释放。别的同修转告他,单位要把他送洗脑班,让他离开家一段时间调整一下。可是他说,这是邪恶的迫害和邪恶的干扰,我们决不能承认它!那位同修顿时哑口无言。后来单位的确把他送到洗脑班,三日之后,他接受了邪恶的所谓转化。

那位同修对我说,“甲”平时修炼状态就不是很好,“否定邪恶的迫害”在很多同修那里似乎成了一种“口号”。

细细想来,同修说的也有一定的道理。我们都说自己是修炼人,但是在很多时候我们是在“修”在“炼”吗?扪心自问,我们在多大成度上做到了真正的信师信法,真正的把自己所遇到的一切都反过来利用,当作成就自己的好事呢?

师父在九八年的《欧洲法会讲法》上曾经说过:“你想想,什么叫真正的信哪?你只是嘴里说的信,实际心里并不信。为什么呢?因为真正信时,你的言行必须是一致的。”有位同修给我讲了他自己二零零一年的时候,在当地劳教所的一段经历:当时的劳教所里没转化的只有那么几个人,余者都转化了。邪恶的所长为了表明这里的转化率达到百分之百,而对他们几位发动了一次“攻坚战”。一次所长找他谈话,限他七十二小时之内转化,否则,将发动全院的打手打他,叫嚣“打死也是白死!”他明白此生的一切目地就是为了修炼和正法,生命都是大法给的,真的不为所动。邪恶在这个七十二小时之内就开始了制造恐怖的气氛,一会儿说,还剩三个小时了,吃饱了,一会儿好好的承受我们的“教育”!在到时间的时候,他躺在床上,平静的对待这些。邪恶的打手如约而至,那些人都喝的醉醺醺的,口里不断的骂着,在他的屋子里满满的站了两大排。此时他还是不“转化”(放弃信仰),心想:我的一切都是大法给的,即使被打死,我也圆满了(当时就是这么一个认识)。一个人问那个人,打不打?那个人说,所长在开会,等所长来再说。可哪里知道所长这一开会就是好几个小时。在这几个小时中,屋子里的空气都凝固的让人窒息,一群流氓打手,手里拿着家伙,凶神恶煞一般看着他,他根本没有见过那种阵势,此时在他心里只有师父,只有大法,别的什么都没有,也根本不能去想。他后来对我说,在那个时候,我就只想“想修,就得坚定”,别的根本都不去想。经过几个小时的漫长等待,真的是度“秒”如年的等待之后,所长来了,看看他,说,还不转化?他说不转化!所长出乎意料的挥挥手,你们都走吧!转化率也不可能达到百分之百,以后我也不搭理你了!说着带着那些人都出去了。

等他们出去之后,他真有些后怕。如果当时要生出一点怕心来,那大棒子肯定会落下来,遭受皮肉之苦不说,如果没有了正念,那就会给自己的修炼带来很大很大的损失。肯定是师父看我有一颗对大法的无比坚定的正念才加持我闯过这一大关。要不凭我自己根本就闯不过来。

每个人虽然在修炼中所遇到的情况各不相同,但是对大法的正信这一点是一样的。为什么有些人谈“否定邪恶”却在表面上达不到否定邪恶的目地?究其原因,就是基点。邪恶的干扰是为私的,无论是在病业,经济上,时间上,感情上,还是被抓,被打被迫害致死等等。它们能干扰的了,是不是抓住了我们的一个什么把柄呢?邪恶是坏,它就是破坏,但是如果我们是一个金刚不动的伟大的神,那什么邪恶能到我们身边来呢?我们在法中所散发出的佛光早把那些因素彻底消除了。为什么达不到这一点呢?当遇到干扰的时候,很多的时候我们想到的是个人的得失和个人的感受,而不是站在整体的角度来思考问题。

我们想一想,我们被干扰,不仅是我们的事情啊!我们被干扰,那救度众生的事情不就被耽误了吗?我们保证自己能够平稳的做我们应该做的“三件事”,这不是为了救度众生吗?而且平时严格的要求自己,尽量的遇到任何问题向内找,我们逐渐的唤醒我们神的一面,那什么阻碍能障碍得了我们呢?反过来说,如果把这些当成保护自己的借口,那只能是自欺欺人!

我们是修炼的人,在修炼中难免有错,谁也一样,但是我们应该尽量的做好,悟到什么尽量的做到,严格要求自己。这不仅是为了我们的修炼更是为了对我们给予无限期望的芸芸众生。我们带着救度他们的神圣誓约而来,不能让他们失望呀!

个人看法,仅供参考。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