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闯过生死关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一日】现将我闯过病业生死关的情况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交流。

我和丈夫九五年得法,当时我们地区尚无人修炼大法。按照总站要求,通过办师父讲法录像班大力洪法。由于大法的威力和师父的加持,人传人,心传心,到九九年“七二零”前全地区已有三万多人修炼大法,同时组建了分站和几个辅导站。

当时对于修炼的概念尚不很清楚,但是大法好的根已经深深的扎在我的心中。所以在“七二零”那种黑云压顶的形势下我也没有害怕,警察把我弄到公安局去,我也不停的向警察们洪法(当时还不知道讲真相)。公安局有一个副局长听后说:这功这么好啊,回家告诉我妈也炼法轮功

平时我在不同场合都随时随地的洪法。当时很多同修都说我修的好,为大法做出很大贡献,对此,当时我不但没有警觉,相反也以为自己修的不错了,产生了很强的欢喜心。其实那时学法不深,悟性也很差,很多人心没去,甚至竟敢用师父讲的法理掩盖自己的执著。

师父在《转法轮》中讲:“到了高层次上修炼,特别是我们的功法是自动的,完全都是自动的修炼。你只要提高你的心性,你的功就在长,你甚至于不需要做任何手法了。”我就用这个法理掩盖自己的惰性,认为自己已在高层次上修炼了,少炼动功也可以了,甚至炼不炼也无关紧要了。因此,对动功处于时炼时不炼的状态。这种对待大法不严肃的狂妄态度和盲目的欢喜心被邪恶钻了空子,使自己陷入了魔难之中。

零六年我出现了严重的病业状态,主要表现是长时间的便秘,一般六、七天甚至十来天便一次。同时身体超常的发胖,一米五七的身高,体重竟达一百六十八斤,而且还有越来越胖的趋势。对此我很苦恼,行走坐卧都觉的很累,同时肚子也越来越大,衣服也不合体了,体形也难看了,产生了很多人心。

恰在这时,一个亲戚上门来推销保健品,说专治便秘和减肥,效果如何如何好,等等。这正对了我的执著心。于是我就接受了这个保健品,还自圆其说的认为保健品不是药,修炼人也可以用。

可是当我用到第四天即零六年四月二十一日时,半夜突然出现了心脏病的症状,而且来势凶猛。心脏一阵狂跳后,接着就是严重的颤抖不止。开始我还能学法炼功,照做三件事,几天后就坚持不了了,那“病”态越发严重起来,不能下地了,稍一动心脏就颤抖的受不了,气也喘不上来,几乎要憋过去。同时又怕听声音,别人小声说话我听着都象打雷一样,震的心脏狂颤不止,非常难受,不时的出现休克状态。这时我产生了怕心,怕家人离开我,怕死的念头也上来了。这颗心一动,邪恶就抓住我这个执著,加重了对我的迫害

在床上困扰了一个多月,不但不见好,还越发严重了,昏昏沉沉的,有时几近于奄奄一息。在清醒时我就苦苦的想,我修的也不错,也为大法做了不少贡献,修来修去怎么成了这个样子了呢?在这无可奈何的情况下,我想起来求师父帮助,于是我第一次求师父:帮弟子过这一关吧。

这时师父的法打开了我的正念。在我头脑中一下反映出师父讲的法:“凡是在炼功中出现这个干扰,那个干扰,你自己得找一找原因,你有什么东西还没有放下。”(《转法轮》)。法使我一下惊醒了,认真的查找自己,发现了欢喜心,对法不严肃的狂妄态度和向外去求常人东西的心,特别是在魔难中消极承受和怕死等许多常人心,把自己降到常人层次上去了。这一找惊的我出了一身冷汗,什么修的不错了,简直是自不量力,狂妄无知。给自己设立了魔障,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不能自拔,几乎把自己毁掉。

这时我悟到,我是修炼人没有病,更不会死,所有这一切都是假相,是旧势力对我的迫害,这些我不承认,我师父也是不承认的,即使我有漏,我有师父在管,你旧势力也不配以考验为名来迫害我。我非常痛悔,自己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在悔恨的心境下,我在心里默默的对师父说:师父啊,弟子知错了,我不想就这样先走,因为都说我修的不错,如果我这么先走了,会给大法在社会上造成不好的影响,也会在修炼人中造成负面影响。因此我想和大家一起圆满。如果师父要我这样走,我也无怨无悔,一切听凭师父安排吧。

当我放下执著,邪恶一下子就解体了,当时明显的感觉到“病”情有很大的缓解,几天后就全都消失了。现在一切已完全正常,体重减轻了近二十斤。现在我又如以前一样投入到做好三件事中去了。

我深深的体悟到大法的威力,只要坚决信师信法,就能闯过一切关难,使自己走正修炼的路。我在修炼中走过弯路,在师父的呵护下闯过病业生死关的过程就是这样。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