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情关的教训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四日】我是九七年得法的老弟子,一直修的不是很精進。读了明慧网上许多同修的文章,正言正行,字里行间充满理性的认识,对比自己觉的太落后了。尤其是刚刚非常艰难的过了一个情关,过的跌跌撞撞的。读了十月一号,同修《一个年轻大法弟子在正法中修炼的体会》后,觉的经历有些相似,所以觉的还是写出来的好,不光可以起到警示的作用,还可以帮助自己進一步总结经验教训,走好以后的修炼道路,毕竟教训深刻。

动笔之前还没头绪,可是到了动笔之际,却忽然泪流满面,大法弟子走的每一步,过的每一关,都是为了救度世人,兑现自己的誓约,不应该再有患得患失的想法,一念及此,写下本文。

首先需要提到的一点,就是一定要重视明慧网的心得交流。师父也一再强调明慧网的重要性和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的重要性。自己因为不重视修炼交流,又是独修,所以走了很多弯路。

我从小就觉的自己聪明,从读小学一直到博士,基本上一帆风顺,觉的自己比同龄人聪明,很自负。初期上明慧网,看到大家讨论的问题还是一些诸如对金钱、名利或者人与人之间的纠纷的正确对待,觉的认识太低了,后来就很久没上,觉的同修间的交流没必要,依靠自己的努力就完全可以了。由于自负,在修炼路上经历了太多不必要的魔难,特别是情的干扰,直接影响了做好“三件事”,造成很多遗憾,觉的太不应该了。对于情的干扰,能走过来一方面是由于师父的不离不弃和大法的力量,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后期看了很多同修的心得体会。尤其是《修心断欲》一书,对我能走过情关有莫大帮助,在此对各位同修表示真诚的谢意。

最近发生的一件事,教训尤其深刻,在此说出来,也希望目前正陷于类似问题的同修,特别是年轻同修引以为戒。

在我实验室有一个师妹,是信基督教的。以前没有太多交往,今年上半年突然有事没事来和我聊天,平时见了面也一改往常,非常热情的打招呼。因为当时正准备给实验室的同学讲真相,觉的这正是个机会,虽然也觉的她有些热情过度,但觉的自己早已放下了对情的执着,来往过程可以把握好尺度,也就和她有时开开玩笑,聊聊天,想等比较熟悉一点再讲真相。

有一次她主动约我去外面吃饭,自己觉的和她只是一般同学,两个就这样有点象约会,况且我知道她对我有好感,本想拒绝,但想可以借这个机会讲真相,就去了(其实现在回想起来,当时还是有些动情了,只是自己没觉察到)。

那次讲真相非常不成功,每当我把话题要引到三退时,总是被她打断,事后自己也觉的有问题,但还是没发现真正原因。其实师父早已讲过在修炼的道路上没有偶然的事,凡事都是有原因的。可我当时还是没悟到。直到第三次出去吃饭,回来的路上才好不容易对她讲了三退,本以为她是信基督教的,很容易理解神要灭中共、三退自保的道理,谁知却被她一口拒绝。自己向内找,觉的是没有讲清楚,后来又反复多次讲三退,仍不奏效。这时没有注意到由于和她经常往来、出去散步吃饭,加上自己对情的执着一直没有彻底去掉,交往中觉的她是一个单纯善良,能为他人着想的女孩,不知不觉就喜欢了她,这其实是因为她的性格特点符合了自己隐藏很深的一些执着所造成的。

在一起时,经常津津乐道的聊一些常人话题,觉的非常投机。后来觉察到时,下了狠心,提醒自己要保持正念正行,但是由于自己有漏已经被邪恶抓住,钻了空子,不断放大自己对情的执著,不能自已,只要一進实验室,就不由自主的寻找她,整天就想着和她在一块。其实那个师妹就是对实验室其他人也没有那么大的吸引力,但自己当时就是被干扰的不能自拔,一度甚至于想放弃修炼和她过常人的所谓幸福生活。

那段时间真是痛苦不堪,想放弃,又放不下,就感觉剜心透骨般的难受。当时唯一能保持住的正念就是每天坚持学法,学法加上发正念,除统一时间外每天还发好几遍正念,清除了旧势力的干扰后,度过了最艰难的那段时期,后来也顺利的向她讲了真相,使她三退。

其实到这为止,自己如能保持正念,事情应该就此了结了。但是既然是修炼,就要象师父讲的那样“修的执著无一漏”才行,哪怕剩下任何一点执著心都不行。三退后,她忽然变的对我疏远起来,开始时有些不适应,但过了一两天也就习惯了。可是这时,她突然同实验室另一个师兄关系好起来,一起说笑甚至还有些拉拉扯扯,自己的心一下子就受不了了,觉的她怎么能这样?揪心般的难受,觉的自己被辜负了,有一种想把她抢回来的冲动。自己也知道这不是修炼人应有的状态,通过学法又用了很长时间才放下,而且在这个过程自己发现了很多以前没发现的,隐藏很深的执著心,例如妒嫉心、占有心、好胜心、色心、怕寂寞孤独想寻求安慰的心等,一直以来这些执著就没有真正去掉,只是不愿正视,非常隐蔽的掩藏起来了,以至于后来都忽视了。

认识到这些后,自己也觉的非常惊讶:修炼这么长时间,居然还有这么多不好的心,向内找不是一句空话,必须认真做到才是修。直到九月底,认识到那些执著后,通过学法把这些的心也渐渐看淡了,但是情那颗心还是没完全放下,以至于中秋那几天,从偶尔的一个短信发展到天天给她发短信,嘘寒问暖。一时不慎没有把握住,向她表白自己喜欢她。因为她是信基督教的,她就要求我要想和她在一起,就必须要信基督教。自己当时后悔又陷入了情中了,虽然没想过要放弃大法,但是一度曾想信大法的同时信基督教或者暂时和她一起去教堂,有一种想哄哄她的念头,其实说白了就是常人的执著不放、又舍不得离开大法的心理。

由于知道“不二法门”的严肃性,所以和她讲明了不会信基督,但还幻想着用常人的情打动她,能和她在一起。结果过了几天,她邀请我和前文提到的那个师兄一起吃饭,说是为师兄毕业送行,我就去了。吃饭时他们基本就一直在打情骂俏,我当时被折磨的几乎不能自制,差一点夺门而出。回来后,一直反省自己:这样的一个即使常人也认为轻浮的女子,自己就为什么一直放不下?非要面对这样的结果才清醒?

那天晚上几乎整夜未眠,细细深挖自己的根源,原因在于自己一直就没有完全放下情,虽然对一般的女孩子没感觉,但是遇到符合自己执著的还是会动心,尤其自己一直以来都没有特别重视异性间交流所应把握的度,受到异性的青睐时,还是觉的高兴,甚至有非份之想。虽然没有付诸行动,还是有漏,旧势力看到是不会放过的,就会不断诱使你脱离正念从而加大魔难。看着那个女孩的行为,就象一面镜子,映出了自己埋藏在心里深处的真实想法,不同之处在于我的这些念头是深埋在心里的,而她是表现出来而已。想一想,这也许是师父通过这种方式让我一方面能认识到自己还有诸多由情引起的执著,另一方面也通过这件事迫使我看破对常人情的执著,谁让我自己一直以来执迷不悟呢!

回想整个过程,就象师父在《洪吟》〈苦其心志〉中说的那样,“圆满得佛果 吃苦当成乐 劳身不算苦 修心最难过 关关都得闯 处处都是魔 百苦一齐降 看其如何活 吃得世上苦 出世是佛陀” 。想通后,一大早给她发了一个短信,正式结束了所有关系,从此彼此间只是普通同学,再无瓜葛。发完后,出了一口长气。虽然最后放下了执著,可是还是造成了很大干扰,带来了不必要的损失,使得这几天通过网络和手机都没有讲成真相,因为怎么也发不出去真相消息或短信,后悔万分。

另外再特别提醒一下年轻的大法弟子,许多同修交流心得也多次提到过,尽量不要在现阶段与常人或是新学员谈恋爱或者结婚,除了已经提到的那些原因外,我想补充一些原因:现在的世人真的变异的非常厉害,就拿前面提到的信基督教的师妹来说,她信神是为了让神满足她的要求和愿望,觉的这是神对信徒的奖励,并且她觉的在宗教里可以感受到人与人之间温暖,因而竭力维护所在的宗教团体,完全不了解信神的本意,只把现在的宗教当作常人生活中的东西,因为宗教中的大部份人也确实不知修炼的本意了。而且还用自己的执著,解释圣经里主的话,用人情去理解神的教义。甚至把她对异性的轻浮举止,也归结为信教后本性的体现。我听到时震惊极了。原来以为她对异性交往的失度,是因为单纯不懂事,没想到外表纯洁单纯的她,所作所为竟然是有意为之。我后来能下定决心和她分手,也有这方面的原因。在修炼人看来,这已经失去了做人的起码标准了。大家想想,信教的常人尚且如此,那不信教的常人就更不用说了。

个人认识,不妥之处请各位同修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