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万古机缘 兑现史前大愿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五日】由于小时候体质很弱,经常生病,中药、西药吃了不少都不好使,父母就带着我练了气功,但收效甚微。后来终于在九八年喜得大法(当时在小学六年级)。修炼仅仅半年,困扰我多年的哮喘病就全好了。得法之后身体素质越来越好,以前很羡慕别的孩子能踢足球、参加运动会,现在终于自己也可以上球场拼搏了。家人和其他的亲戚朋友见我身体强壮了,都很高兴,也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九九年“七·二零”邪党开始迫害,当时我正在上初中,面临中考的压力。父母坚信修大法没有错,先后去天安门广场请愿,我就自己去学校住校,时不时往教室放几张真相传单。我记的在一次模拟考试之前,我下定了决心我也要去天安门。大概是连怎么去都没仔细考虑,就只是怀着“悲壮”的心情想要舍弃一切去为大法师父讨回公道。决定模拟考试考完了就走,但我这次一定要考好,不能给大法弟子丢脸。后来那次考试我考出了年级第三的较好成绩。

父母回来后成了当地邪恶的重点监视对像。一次当地的恶警将我们全家绑架到公安局,我被关了两天。后来公安局长听说有个未成年的“法轮功”被抓進来,而且表现的“很不配合”,就特意跑过来“看望”我。这位局长大声呵斥了我一顿之后,厉声问道:“你是要继续上学还是要炼法轮功?你就能选一样!”我当时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大声的回敬他:“我既要上学,又要炼法轮功!”也许是我的正念足,后来他们就把我放了。我真的既回去上学又修炼法轮功。现在回想起来我悟到,师父时刻都在我们身边,只要弟子正念一出,否定了旧势力的安排,师父就能为弟子做主,保护弟子闯过难关。

学校里老师和同学们都受邪党宣传毒害,经常在课堂上或在平时说话中有污蔑大法的言辞。于是我不止一次的在课堂上当着老师的面讲真相。一次在政治课堂上,老师又在毒害我们,我当即站起来,虽然紧张的心跳加速,但我毅然走到讲台上,对着全班同学说:我认为法轮功是对的,不应该受到镇压。同学们听了都很震惊,有同学吓的目瞪口呆,也有很多同学表示出理解和同情,短暂的紧张之后,教室里响起了一片掌声。有些好友还在课下追问我详细情况。老师沉默一会儿也明白了一些,不但没有批评我,以后也没在政治课堂上提起法轮功。

如果说从前在父母身边时还算精進,起码能经常学法、炼功、发真相资料。那么自从来北京上大学以后直到现在(我是二零零八年毕业参加工作的),我是对自己越来越放松,完全不知道精進了。上大学之后我不再公开身份讲真相,一是觉的北京的形势较恶劣,二是脱离了修炼的环境,渐渐的对自己放松了要求。没能开创出一个学法炼功的环境。大学里的生活是完全独立、自由的,对年轻人来讲这时候最容易变的懒散、求安逸,并且被常人社会的诱惑所吸引。那时候我每天除了学习,就是跟同学们一起玩游戏、打篮球,基本上把自己混同于常人了,还自我安慰是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状态。虽然我把《转法轮》拷贝在电子书里每天都看一点,但后来基本上就是寻求一种心理安慰,告诉自己还是个修炼人。而炼功和发正念基本上不能保证,讲真相也只局限于跟自己最要好的几个同学,也收效甚微。

参加工作以后,自己开始独立生活,应该说有了比较好的修炼环境,工作也并没有忙到学法炼功都没有时间。但自己却越来越放松,早上炼功不能坚持,发正念也起不来,晚上下班以后总是上网闲逛,学法只学一点就睡觉了。就在自己混日子的同时,心性考验却接二连三的到来。由于工作单位是大型国企,我又刚刚毕业不懂得社会上的人情世故,所以经常受到领导批评。但是我毕竟修了多年,平时性格也比较随和,所以也忍受的住,没太在意。然而正如师父所说,“可是往往矛盾来的时候,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转法轮》)所以矛盾来的也一次比一次激烈。有一次我的领导让我下班后给其他领导送一页文件,因为本来不是我的职责又让我下班之后等了很长时间,所以送文件的时候我就显的极其不耐烦。这位领导说一页纸不好拿,责怪我怎么不拿个信封装起来,我想都没想就随口回了一句:你也没告诉我拿信封啊!结果后来我的领导把我叫到一边谈话,批评了我一顿,我知道一定是那个领导给我汇报了。我真是又好气又好笑,心想就这么大点个事也犯的着打小报告?一边对领导点头说以后一定端正态度,一边在心里鄙视那个领导,心想这社会可真复杂。当然了,这完全是站在常人角度上的抱怨,根本没有把自己当炼功人,也没有跟提高心性联系起来。

最近由于工作需要,我被临时借调给另一部门。在去之前我就听说,这个领导是出了名的对下属苛刻,他之前的手下基本都被他骂跑了。我心想,这真是怕啥来啥呀,师父说过任何事情的出现都是针对大法弟子的心来的,现在这是要提高我的心性了吧。但是想到这些容易,做起来就难了。从前在学校我是品学兼优的好学生,从小到大都是老师的爱徒,同学的榜样,从上学起就是在一片赞扬声中长大的,哪受过什么委屈?可是现在领导就当着全办公室人的面把我臭骂一顿,我真是觉的有点受不了。虽然表面上都能忍受,但心里就是觉的委屈。找各种理由给自己开脱,明明不是我的责任,为什么要怪我,觉的这领导可真难伺候。我好歹也是个成年人了,你领导说话就不能委婉一点么。有些同事还替我抱不平,“别理他,他就这样。”结果我就更加觉的自己委屈,也根本没往提高心性上去考虑。直到最近学了师父的《曼哈顿讲法》,我相信许多同修都和我一样,茅塞顿开。师父都已经把话挑明到这种程度了,我没有理由再去委屈与不平衡,只能深深的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感谢为提高我心性而批评我的领导们。

本来我并不想写修炼体会,觉的自己现在太放松,做的太不好,写出来一定满篇都是检讨自己的缺点,对其他同修也无所助益。但就在昨天晚上,我们的家庭学法小组刚刚开了一个小型交流会,查找自己的不足同时也指出别人的不足。我觉的自己其实并没有把心放在修炼上,所以导致自己虽然看见自己的毛病,但并没有下决心改正,依然有得过且过的想法。师父说过三件事要用心来做,即使没有条件,只要有心做好,师父也会帮助我们创造条件。认识到了以后,结果今天早上打坐的时候,我竟然从平时的双盘半小时一下提高到了一个小时,我知道这是师父在鼓励我。师父时刻都在弟子身边,盼着弟子能够快些提高啊!这对我触动很大。于是我打算写一篇体会,与同修们,尤其是同龄的同修们共勉。

各位青少年同修们!面对一党专制下光怪陆离的畸形社会,不要被红尘中灯红酒绿的假相所迷惑。作为大法弟子,一定要把心放在修炼上,一定要用心去做三件事。在史前我们都曾立下誓约,都曾为了在这一刻能够兑现誓约吃了无数的苦,而在这值千金、值万金的历史最后关头,要时时牢记修好自己,救度众生,以此为大。珍惜今生修炼的万古机缘,兑现神圣的史前大愿。不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