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三十日】我是一名得法很早的大法弟子,算起来也有十多年了,修炼道路上也一直是坎坎坷坷,但在这十几年里一直也没修好做好,下面就讲一下我的修炼过程。

我从小就讨厌吃药,每次吃药妈妈都要费很大周折才能让我吃進去。有一次我感冒了,妈妈让我吃药,我说不想吃,当时正好是晚上,妈妈刚要放抱轮炼功带,妈妈就说“你若能做完抱轮就不用吃了”,我就开始抱轮,一咬牙就坚持抱下来了,从这以后就开始走上了修炼的路。

小时候不识字,妈妈就读法给我听,有时候哥哥读。那时听的不是很认真,也不很懂,每天听完一讲就出去玩,玩完回家就在师父法像前磕几个头,那时也不知道为什么,只觉的师父很亲切。渐渐的长大了,识字了就自己学,也能看到一些法理了,随之而来的也遇到了一些心性关,有时能过去,有时过不去。那时好象也不懂得什么叫修炼,直到“七·二零”之后才懂得了什么是修炼和修炼的严肃性。

九九年“七·二零”邪恶铺天盖地的谎言让我很震惊也很痛苦,我一连哭了好多天,面对世人对大法的白眼,我暗自下决心一定要好好修炼,有机会一定要证实大法。过了一段时间有了真相资料,我就和妈妈出去发,内心中有一种怕,怕面对面讲真相常人会不接受,怕被抓被邪恶迫害,也不敢面对面讲,只是发真相资料。

有一次我想让同学们知道真相,就在放学时(同学都走了)把真相卡片放在书桌堂,每桌一张,第二天上课了同学们发现就交给班主任,班主任当面撕毁并谩骂大法,我就站出来告诉她们天安门自焚真相,一切都是政府造的假,她不信接着骂……那时虽然站出来了,可怕心一直没去。直到有一天妈妈听喇叭喊崩苞米花就出去了,当时也是师父保护给安排的,不大一会恶警就来了要抓我妈妈,在师父的保护下邪恶没得逞,就把大部份大法书和真相资料都翻走了。第二天我们就离开了家。接下来的几年中就四处打工,也懈怠了很多,更别说讲真相了,在内心深处总以为“我也许只是个小神仙,只要得法了,不用证实法也能跟师父回家”来掩盖执着不放的各种人心。直到后来在一个露天市场遇到我小舅,他虽然不修炼,但他和大法修炼的人接触时间长了也知道大法弟子的一些事情。有一天他问我学了多长时间了,我说十多年了,问我讲过真相没有?我说没有,我知道作为一个修了十多年的大法弟子,居然连真相都不讲,确实是一件非常不光彩的事。他就问:“你是在修吗?你快别学了,就你这样的都给你师父丢人,你配‘大法弟子’的称号吗?”我当时真的是无地自容,我知道这是师父借用他的嘴点我,可我还是突破不了。

有一天我看到那些在市场走来在去的常人,为了名利而奔波却不知道人生的目地是什么,不知大法的真相。我问自己:“如果你知道众生明天就要被淘汰,你今天救不救,你难道眼睁睁看着他们死去吗?”我念一正心里坚定的回答“我一定要救他们,让他们明白大法真相,决不能让他们淘汰”。慈悲心一出,我就和旁边卖东西的叔叔讲,刚要讲时心跳的很厉害,我知道怕的不是我,就发正念解体自身空间场的一切邪恶因素,我一边发正念,一边给他讲大法真相,告诉他天要灭中共,退出邪党的组织党、团、队才能保平安。他犹豫了,我就发正念清除他背后的邪恶因素,过了一会他说:“那你就帮我退了吧”。我又告诉他回去告诉家人也要退出来,他也同意了。

这时我才知道要救人并不难,只要我们有这颗救人的心,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只要我们按着师父的要求“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精進要旨二》〈理性〉)就能达到这一点,关键是把自己当成一个人还是一个神去做事。想一想我们有师父看护着,有天龙八部在保护着我们,我们又是来自不同层次的主和王,我们有什么资格呆在家里不走出来讲真相呢,众生还在等着我们救度他们呢!

望我这篇拙文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有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指正。同修们快点走出来吧,时间不等人啊!不要被人固有的观念所束缚,放下一切执着的人心,做好三件事,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