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步入大学校门的大法弟子的修炼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一日】我是刚步入大学校门大法弟子, 在坎坷的修炼路上,艰难的走过了十余年,我时刻谨记师尊教诲,不忘使命,在摔摔打打中前行。

大约九七年,在父母的影响下有幸得法,每日都随母亲听师尊讲法,每日坚持炼功,当时就能双盘的很好,并没有疼痛感,每当看着父亲单盘时痛的大汗淋漓,还调皮的发笑。父母作为炼功点的负责人,每日清晨,父亲拿着自己制作的画有大法轮的木箱,里面放着录音机,早早奔赴炼功点,从未间断过,晚上全家一起去学法点和同修一同学法,沐浴在佛光中,每日都过得十分充实,在法中精進着。

记的在九七 年,为纪念师父传功传法五周年,我们全家随同修一起去参观在长春体育馆举行的大法弟子作品展,我被大法弟子的智慧所震撼,被作品背后的修炼故事所折服,更被师尊的伟大,慈悲所感动,流连忘返,在惊叹、感动中我在留言册上对师尊承诺坚修到底。

第二天,我开始过关,我牢记着师尊的教诲,深知自己是大法弟子,不能与常人相同,一切委屈烟消云散,为自己坦然过关而高兴,感激师尊的慈悲苦度。

后来我家盖起了新房,家里成立了学法点,天天大家在一起学法,大家提高的很快,彼此交流心得,共同提高。

九九年七二零,邪恶铺天盖地,电视,广播,报纸都重复报道污蔑大法,诽谤师尊的新闻,当时虽小,但听到、看到这些心痛的难以形容。慈悲伟大的师尊为弟子付出了那么多,却无端遭受冤屈,从此大法弟子无法正常学法,炼功。

父母决定去北京上访,为师尊讨回公道。还大法清白,我很想与他们同去,父母说我小,把我留下来。父母走了,我没有挽留,我为他们而感到自豪,偌大的房子里只剩下我一人,我捧着师尊的书,泣不成声,我看着师尊法像说我是大法弟子,剩下我一人也要坚修到底,我不怕,我还有师尊,有大法,有师尊的保护,陪伴,我开始学法,后来,父亲回来了,我同父亲一同学法,等待母亲归来, 后来得知母亲被抓,遭受惨无人道的迫害,母亲被在北京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之久,那时的我因学法不深,天天思念母亲,情绪低沉,学法和炼功松懈了,学习成绩也一落千丈。

一年半后母亲从北京劳教所回来了,在师尊的点悟下和同修的帮助下,我们全家又从归大法,坚持学法,炼功,发正念,做三件事。在学校给同学讲真相,使他们对大法的态度转变,给老师写信,讲述大法的美好,以及洪传之广,受到各国好评与褒奖,自焚伪案等,使两位老师明真相。我给网友寄信及真相小册子,护身符,讲真相,跟随父母散发真相资料,认真的折好,细心包装,走在乡间小径,黑夜朦胧,又冷又黑,但心里却始终暖融融的,知道师尊就在身边,也不觉得害怕,不觉疲惫,穿梭于大街小巷及楼道,即使当时的邪恶十分猖狂,却一点儿害怕也没有,心中不停的发正念,师尊曾说过:“念一正 恶就垮”(《洪吟二》〈怕啥〉),我不停的念着正法口诀,利用下乡走亲戚散发粘贴真相,用各种形式讲真相,有自己写的标语,用碳素笔、粉笔写的,有自制的横幅等。

由于社会风气不正,高考被人排挤而落榜,师父曾说过一切都不是偶然的,一切顺其自然。如今已步入大学校门,不论到那里,我都是大法弟子,做三件事。

今年的 11月18日上课期间有两位老师上课期间提及大法,受媒体毒害,他二人说一些邪恶的话,我发正念制止。但由于心情浮躁、急切,思想未达到纯净,效果不是很好。回到寝室,听着师尊的讲法,禁不住热泪盈眶,内心深处受到强烈的震撼,对不起师尊,我愧对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称号,泪流满面的不知如何表达内心的痛苦,我发正念清理自身空间场。

第二天。早晨起的晚了些,本想给手机电池充电,但怎么都不好使,放入手机根本开不开机,由于时间原因,我匆匆去上课了。在课上又一老师诽谤大法,我发正念制止。下课后,我在门口等他,给他讲真相,他静静的听着,最后说了声谢谢,我微笑着与他说再见,为他能明真相而欣慰,我回到寝室,发现电池神奇般的好使了,我兴奋不已,知道是师尊在鼓励我讲真相,双手合十感谢师尊的慈悲。

转眼十余年匆匆而过,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大法弟子更应该做的更好,不负师尊苦度之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