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同修的离世看修炼的严肃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六日】近来我市有几位同修相继出现严重病业状态,甚至有两位已经离世,其中甲同修曾经还是站长,可以说她的离去在本地造成了一定影响。纵观各地同修的交流材料,发现在其它地区也出现了不少类似的情况,不仅给助师正法造成损失,而且在大法弟子与常人中引起了震荡,甚至是负面影响,这不能不引起我们足够的重视和思考。

静下心来我们发现同修自身和整体都存在很多问题。甲同修是九四年得法并参加过师父面授班的老学员,九九年“七·二零”前担任过辅导站负责人,参加过组建辅导站、炼功点等工作,曾经为洪扬大法付出了许多。自九九年迫害发生后,面对迫害和压力,不能正确认识和把握,以致主动参加邪恶的“洗脑班”,从而在一段时间内不仅没有把持好自己,还以避免学员被劳教、判刑为由误导部份学员“假转化”造成了许多负面影响……。后来虽然认识到错了,也去收回了自己所说的话,但毕竟走了一段弯路。而且在这之前由于她处于站长位置,造成的影响比较大,一些新学员和学法不深的学员难免有效仿和跟随的心态,外地的辅导站和同修也在与她的工作联系中或多或少出现了一些问题,她本人由于将自己当作“重点人物”而怕心重,缩手缩脚,不敢去接外地同修准备好的师父的新经文与材料,可以说在当时的情况下延误了许多事情。

甲同修后来虽然继续学法、炼功,但一直不够精進,对以前造成的负面影响没有全力弥补,证实法的事参与的也很少,而且在个人修炼方面不注重向内找,家庭关总是过不去(夫妻二人都修炼,但相互之间心性摩擦较大),总是向外找挑对方的毛病,而不注重向内找自己的问题,以至于到最后关难积攒得大了不好过或过不去了。去年新年期间出现胸闷、气短等症状,自己不好好找一找修炼上的原因,却认为天定的寿命到了,以后的生命是师父延续来的,她的丈夫(同修)居然也这么认为。师父是讲过这方面的法,但我们不能身体一出现不适就认为天定寿命到了,有了这一念,主意识自觉不自觉的就会紧张、害怕或消极、放弃,同时也阻挡了自己向内找、修炼提高的步伐,思想上有漏就容易被旧势力钻空子。

甲同修开始坚持学法、炼功,(其实内心已经开始紧张),但内心深处始终没有放下有病和求病好的念头,(其实在关键时刻还是没有把自己当作炼功人对待,也是信师信法不够的一种表现。我们一上来身体就达到无病一身轻、奶白体的状态,而且身体还在不断的净化,怎么可能有病呢?并且我们是性命双修的功法,我们在不断的修,生命就在不断的延,在走出三界时不就不受五行制约、超越生死了吗?还会老、病、死吗?那么放不下有病的念头,此时所谓的抓紧学法、炼功是不是把此当作了“治病”的方法和手段了?)根本的一点没有把握好,再加上对自己要求不严,生活中许多心性关都没过好,经常生闷气,导致身体越来越差,呼吸困难。由于心性不到位,法理不清晰,在承受的痛苦中,心里的正念越来越少,思想也越来越脆弱。

这时邪恶开始入侵,操控她的家人要求她去医院,甚至态度上有些强硬,她当时想去医院应付一下家里人就回来,这样家人也就不会生气了。到了医院以后,医生骗她说做个肺镜检查把脏东西掏出来,她心里也产生了求常人的办法解决痛苦的心。结果事与愿违,实质上医生是在她的肺部切下一小片做化验,造成大出血,不得已用常人的药物止血、治疗,情况一天不如一天,可她的认识还是没有及时跟上来,只是觉得不对劲,坚持要回家,家人不同意,她就绝食抵制,最终回家后几天就离开了,走时还较清醒,坐在床上叫她的儿子念“法轮大法好”,然后就走了……。她丈夫说其实她的天年早就到了,师父一再点化她,但她没把握好。

我听了前前后后的过程心里沉重了好几天。我想这位同修其实挺孤独的,九九年以后,由于大家对她的猜测和传说比较多,所以真正和她交流的人很少。偶尔有同修去找她交流,她也不能完全敞开心扉、袒露心迹,内心总是有一块儿在包掩着。其实她出现病业状态已经接近一年了,但她从来没对其他同修讲过。虽然夫妻同修,但没有珍惜这种关系和环境,从而失去了机会。她的丈夫因为和她太熟、关系太近,摩擦较频繁,所以也有些麻木,有同修说他的心性守的挺好,我不能认同。因为我们不是个人修炼阶段,何况他真正做好,对方是不会一再挑毛病的。另外修炼后没有把对方当作同修对待,还停留在过去的夫妻状态上,这种不从实质改变的心、区别心和因情而生的不耐烦、怨恨、不敬等都是严重的执著和不实修的表现。

在此我也想和同修交流一下,作为修炼人、大法弟子,我们对任何人都好,慈悲于众生,在任何环境都要做好,为了救人,我们还要把心放大,宽容于人,我们的家人也是众生的一员,更何况他是伟大的修炼者、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未来的佛、道、神!我们怎么能对他不敬、心生怨恨呢?多少人羡慕那些同是修炼者的家庭——可以相互切磋、配合,不用开创环境,可是我们为什么不珍惜呢?常人的理还讲夫妻之间要相敬如宾呢,难道我们修来修去却连个常人还不如吗?最重要的所谓的天年到了,那是谁的安排?那是谁的天年?我们是性命双修的功法,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助师正法”的使命还没有完成,怎么能提前离开呢?正如有的同修说:“我放下生死,但我不能死”。当然放不下生死的则另当别论。

另外甲同修曾经不止一次的说过:“只要你们能修上去,我就是当个铺垫修不上去也挺好。”说这话从表面看似乎想表现自己挺无私、无所求,其实非常不在理,师父在法中再明白不过的讲了“谁炼功谁得功”、“不失者不得”等法理,那么这位同修又会给谁做铺垫呢?而且这是典型的“中士闻道,若存若亡”的表现。对法不坚定,修炼信心不足,信师信法不够,师父说过“好坏出自一念”,今天的局面其实都是昨天的写照,与自己当初的想法、发的愿是有很大关系的。对大法不珍惜,对自己、对众生不负责任,旧势力又怎么能对此不虎视眈眈呢?

乙同修七十多岁,表面上也在做三件事,但常对别人说“我的腿有老毛病,我的修炼时间不一定够用”。后来儿女在给她去世的丈夫立碑时想把她的名字顺便刻上(常人有这种做法,但去世的和在世的名字颜色不一样),征求她的意见,她竟然同意了。事过不久乙同修突然离世了。放不下生死,放不下疾病,认同常人的生老病死,不能把自己当作超常人,那么常人的理、规律能不对你起作用吗?

对于本地整体环境来说,甲同修病业关过了这么久,我们没有及时得知,以至于不能及时帮助她提高、清理,没有体现出同修之间应有的关心以及整体的力量。其实她不能向我们袒露心迹,这也是我们整体的不足造成的,许多同修或多或少还是对她心存芥蒂,不能慈悲对待、帮助同修。对犯过错误、走过弯路的同修的冷漠、躲避连最起码的善都做不到,更妄谈修炼者的慈悲。

近期看到同修的一篇交流文章,其中有一句话对我触动很大,同修说:“我只看她来时的生命和她天体里的众生,我去消除我们之间的间隔。”是啊,师父说过连特务都度的法,难道我们还不能坦诚接纳我们曾经的同修吗?心这么小,又怎么能最大限度的救度众生呢?其实在这之前有同修已经知道甲同修住院了,对其家人提出要去看她被婉言拒绝就放弃了,另一位同修的事也有所耳闻,但没有引起重视,对她们只是小面积议论了一下而已,在事发的时候心念不纯,顾虑其常人家属的反应,没有以此为契机向其家人洪法、讲真相、救度他们,有事发生了还不讲,那更待何时?(当然,讲真相必须理智、考虑对方的接受能力,否则效果还可能适得其反。)

另外这件事情发生后,也让我们好好看看自己和周围人的反应吧,震惊者有之,猜测者有之,传播、议论者有之,悲伤、惋惜者亦有之,等等等等。同修啊,让我们安下心来,调整好心态,不要再做无谓的猜测和传播,她曾经是我们中的一员,我们来的时候成千上亿,可是结束的时候我们不能如数而回,那不是我们大法弟子的损失、众生的损失吗?

我们地区另外几位同修还正在遭受病业的侵扰,我们有没有想过这件事情会对他们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常人又会对此产生什么想法?如果我们近期老是议论此事,那又会产生什么样的波动?让我们立刻从此事中走出来,把坏事变成好事,大家都在修炼上更严格要求自己、都精進起来,在世间展现出更多正面的、纯净的状态,这也是活生生的真相的一个组成部份。

一点粗浅的认识,写出来与同修交流,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