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台湾同修:正邪较量决不让步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六日】静心学了师尊的法后,有很深的感触,师尊连续的出了几篇有关于媒体的讲法。《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在新唐人电视讨论会上的讲法》,让我深深的感受到大法弟子此时的责任非常重大。新唐人亚太电视台及《大纪元时报》在台湾,因我们做不好所以在社会上并不十分的有影响力,所以就发生了新唐人亚太电视台这救人的法器,受到邪恶的干扰与迫害,被连续盖台了十五天之久,盖台事件发生至今已超过两个月的时间,可是当发生这个遗憾后,台湾整体的大法弟子还是没有一个正确的认识。没有正确的对待这件事情发生后,我们大家一起向内找找,我们整体修炼上到底有着什么漏,到底是发生了什么问题呢?

师尊的话重重的再度打到我的心里,「大法弟子是有责任的,无论怎样都得完成你来世的誓愿,这是你当初用神的生命做保证才成为今天这宇宙最伟大的生命——大法弟子的。有些学员修炼中一直向外找、向外求、向外看,谁对自己不好了、谁说的话不好听了」,「要是学员自己做不好,不只是旧势力,宇宙中所有的神都不会原谅的。时间对你、对宇宙无量众生都是紧迫的」(《致欧洲法会》)。

每当向同修问起家里是否有装了中华电信MOD,加选36频道收看新唐人亚太电视台了吗?或是家里订阅了《大纪元时报》了吗?回答问题的答案,不外乎就是……太忙了没时间看、家里人已经订阅了有线电视了或其它的报纸了,所以就没有订阅了、订阅起来太麻烦了、电视节目不喜欢看、或直接就说家人不喜欢看……等等等等,就算想不到理由,也得找一个还算听起来正常的答案来回答,好象怕被误会没有收视或订阅,修炼状态不好的样子。真是感到很难过,有时会想我们大家一起来世间助师正法,请问大家来世间助师正法之前,有问过现在当我们常人家人的意见吗?那为何现在大家又如此重视我们家人他们的那些话呢?我认为这些表现其实都是针对我们修炼表现出来的人心来考验我们的,以及我们有没有把我们的家人,视为要被大法救度的生命,有没有想要兑现我们自己来世的誓约。

巧的是同修们的这些推托之词,也和常人的答案相类似的。师父在法中讲过「相由心生」的法理,我们应该重视。而且每个人应该把存在于自己的思想上的障碍,用强大的正念来清除,不能再抓着不放了,那将会影响着我们整体的正法進程,影响了救度众生的时间,若到最后一刻,那功过如何算呢。

我觉的我们在想着这些事情时的基点不对,那将会造成很大的损失,这也就是「证实法还是证实自己」的问题了。当我们考虑事情是把大法放在自我之前,还是放在自我之后,这可是根本上的问题。当我们带有批判性的指责我们救度众生的媒体时,说这节目制作不合我的口味,那个不合我的想法,他应该怎么样做,他应该怎么样做。我就在想,我们有那个资格去评论我们救度众生的法器吗?说明白点,新唐人电视台及《大纪元时报》并不是专门做给我们看的,是为了用来救度众生而做,我们应该是主动的来补足那不足之处,更加完善我们救人的法器。反过来,我们能说自己觉得不好,那我们就不去支持我们救度众生的媒体了吗?这也就成了我们不去订阅新唐人电视或《大纪元时报》的借口了吗?我们是来世间助师正法的大法徒,是来证实法、救度众生的。理当把大法放在第一位,当我们整体没有用正念严肃的对待这个问题时,就会产生整体上的大漏。我们每个人都要问问自己,我为何不订阅《大纪元时报》或新唐人电视台?把那个阻碍我们证实法那最根本的部份给清除掉。

有的同修说:我们只要订阅《大纪元时报》或收看新唐人电视台,这样就会有效果了吗?这样就可以把媒体推向常人,推向社会了吗?我认为这是「信师信法」的问题,我建议我们必须要把心摆正,从每个同修的自己家里做起,从自己的亲朋好友做起,这样就可以進一步把媒体推向社会。我们同修自己的空间场也会清亮起来,真的我们整体能够做好,那邪恶肯定是害怕的。

这次的陈云林(大陆海协会会长)来台,及年初政府邀请迫害大法的中共官员薄熙来、贾庆林来台,我们意识到正邪的较量已在台湾展开,长期以来台湾同修整体上仍存在着「蓝、绿」的问题,没有意识到这问题的严重性,长期让人心勾着,没有向内找将这不符合法的部份根除,以及这次的新唐人亚太电视台的十一盖台事件,我们整体上表现出事不关己的冷漠态度,再加上我们长期养成的安逸之心,形成的巨大的漏。我们在学法上认识到,这邪恶其真实的目地是针对大法而来的,是来毁众生的,这也成为我们全体台湾大法弟子不得不面对的重要问题。

在这个关键时刻,邪恶想控制我们台湾的媒体,進而达到毁众生的目地,所以我们在这个问题上,要有一个清醒的认识,如何让我们的媒体在社会上成为一个主流,是我们全体大法弟子共同的责任,在这方面我们都得想想到底还有什么人心还没有修去,还有什么执着没有放下,進而协调配合好,形成一个强大的整体,救度更多众生,不负师尊的苦度,不负自己史前的誓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