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后天观念 返本归真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六日】最近通过学法提高,我发现了长期以来一直束缚自己提高的一个后天观念,那就是我看每一件事,总是首先看到它的反面,用这个反面教训作为经验来指导和约束自己的人生,直至修炼

例如丈夫冬天吃完晚饭要去湖边锻炼,我首先想到的是天黑路滑别掉湖里,甚至想到冬天人少,别遇劫匪,还是别去为好。丈夫苦笑着说,你的思维真怪,劫匪脑袋進水了,去劫锻炼的人,锻炼的人是不揣钱的;因为听说电脑能使人学坏,什么裸聊啊、网恋啊……。所以直到后来我为了上大法网站,家里才不得已装了电脑等等,也就是说去办每一件事之前,我的脑中总是把要出现的不好的因素都考虑出来,想出对策,再去办。所以在常人中我自认为是比较聪明和谨慎的人,正是所谓聪明而不是智慧。

那么反映到修炼中也是这样,得法的时候,我用我在人中看到的佛教、基督教中所有的弊端以及自己积累的各种受骗的经验,从各个角度衡量了大法,认定大法是正确的才走進来,所以打压后,它们的谎言和所谓转化对于我来说是很可笑的,这都是我考虑过的。

当然在一定范围和层次内有它好的一面。比如在色欲方面,尽管我色欲心很强,并没有放下,但我明明白白的看到犯色戒的后果,所以就忍住了,没犯错误;又比如在丈夫有外遇的那一关上,尽管我心里放不下,怨恨心报复心都很重,但我明明白白的看到放不下的恶果,我在单位因修大法遭到迫害我还坚定不移而出名,如果在丈夫这件事情上处理不好(我俩一个单位),甚至把他这件事传扬出去,我认为都会破坏大法在人们心目中的形像,而且师父说过不能离婚,所以我是强为放下,就象佛教中用戒律来约束自己,所以修的很累,而且感觉心的容量扩大的很慢很慢。

那不好的一面就更突出了,刚要盘腿就先想到疼,它能不疼吗?做证实大法的事回家晚一点,先想到丈夫会盘问,他能不问吗?讲真相,未开口,先想到他不信咋办,讲真相的结果可想而知了。由于开天目的容易自心生魔,师父讲的也很重,所以我从不羡慕有功能的同修,甚至走到另一个极端排斥功能,以至于虽然象《苍宇劫》那种事从未影响到我,但却发现发正念我总做不好,因为自己排斥功能,又怎能如意运用神通呢?

师父说:“历史上的正面教训对人好象永远也不能引以为戒,相反的人总是为自己的利益引用反面教训为戒。”(《精進要旨》〈佛法与佛教〉)当时学这段法连表面意思我都不明白,现在想来原来我的结就在这里。

这个观念在修炼中严重的阻碍了我的提高,体现在总是不能最大限度的放弃自己的一切,总是有所保留,也就是不能最大限度的同化法,局限了自己的层次。三件事虽在做,但同时这种想入非非、保护自己;事未做,心先求等心态也招来了魔。在修炼中真是患得患失、左右为难,用人心考虑修炼,真的很累。

其实这种思想还来源于中庸之道,我不上也不下,永远处于不败之地。这种强烈的自保意识,在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就更加阻碍自己修炼,尤其当看到身边有很多原本修的很好的同修進监狱后因承受不住走向反面,所以就更告诫自己,不上也不下,松懈了精進的意志。慈悲的师父一再点悟我,在梦中看见我在天上的一个层次,上面有两个天神提着大灯笼,用手往上招呼我说:“再上上!”我说:“我不敢!”怕上不去再掉下来。师父对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心急呀,后来在梦中通过各种方式点悟我“付出多少得到多少”的法理。虽然我也明白但不知怎么突破。

还没等做证实法的事,先想到被抓、被打,甚至听到了它们折磨大法弟子,让他们吃屎、吃死耗子、甚至强奸……觉的自己可以承受一定程度,但要象凌迟那样割肉的折磨却怕承受不了,所以修炼总是用人心在衡量我能做到多少,甚至很迷惑。师父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虽然我修的很苦很累,但我有一颗向上的心,师父要的就是这颗心,师父在法中一点点开启我的智慧,一点点的破我的壳,后来在师父安排与两位看似偶遇的同修切磋时,同修的帮助使我一下子冲了出来,用我的话讲就是连上了,我明白了。

其实现在想来,这都是人的思维,没在法中修。一个人的承受力是有限的,如果用这种人的观念考虑修炼的事,邪恶就会加大力度迫害你,你终有承受到极限的那一刻。说白了那还是证实自己,不是证实法。其实遇到任何事就想到师父、想到大法,用法理指导自己过关,而不是用人心承受迫害和魔难,即使承受过去了,也是证实自己,不在法上修,没有大法的力量,更何况人的承受力是有极限的。

而且我还体悟到,我虽然表面真诚、很善良、因修大法后也能忍了,但心里总有一个保护自己的心、揣度别人的心,这么看来我所做到的真、善、忍也是大打折扣的。

明白了之后,感觉自己这些年用一个成语来形容是最恰当不过的了——“作茧自缚”,自己的后天观念正如一个壳把自己包了起来,自己绕来绕去的,就是在这个壳里转悠,现在真的有破壳重生的感觉。

“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洪吟》〈无存〉)。我悟到修炼其实也很简单,没有我绕来绕去、患得患失那么累,就是——师父怎么说,我就怎么做;师父怎么说,我就怎么信,有师在,有法在,我是法中一粒子,我是证实法、同化法来了,不是证实自己,没有法我个人啥也不是,最大限度的放弃自己的一切,全部溶于法中,全面回归。

悟到后,第一念是很懊丧、很后悔,觉的这些年修炼时光白白浪费了,后来一想这个懊丧和后悔也是证实自己的执著心,我应该为自己本性归真而高兴才对呀。

以上是我在现阶段的一点体会,不很成熟,写出来希望对与我有类似观念的同修有所启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