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向内找中破除观念 克服对自我的执着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九日】

尊敬的师父,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来自卡尔加里,从中国大陆到加拿大已有一年多时间。来这里之前,我的生活中很少有机会和其他同修接触、相处,所以非常向往修炼群体,向往加入到群体证实法的修炼环境中来。到加拿大这一年多时间里,我有幸参加了两次神韵售票,深刻体会到这个修炼群体的珍贵,在和其他同修一起助师正法的过程中,加深着我对无边大法智慧的更深入的理解。今天,我想主要谈谈在和同修相处及参加神韵卖票过程中,向内找,破除观念,克服对自我的执着中的一点体悟。不当之处请各位同修慈悲指正。

一、加入修炼群体后,对同修表现的困惑

来加拿大前,我在国内大学工作生活,有机会研读大法书籍,也利用自己的工作机会,和我能接触的学生、同事和朋友讲大法真相。在我没有和更多大法同修接触之前,基于我对大法书籍的理解,我认为的大法弟子都是涵养很高,温文尔雅,面目祥和,才思敏捷,气定神闲的大德之士,对大法修炼人充满了向往和敬意。

到卡尔加里的第二个星期,我就迫不及待地去炼功点,参加集体炼功。但随后很长时间里,我看到和听到的炼功人给我的印象却让我很沮丧。比如,有人不修口,有人口气不善,有人在项目特别需要的时候撂摊子,也有人好象争强好胜,盛气凌人;在卖票非常艰难的时候,不能以大局为重,强调自我,眼睛总盯着别人;而且遇到不同意见的时候,每个人总是言词机敏地引经据典,说大法如何讲,但似乎并不能解决实质的问题。

还有其它一些来自大法弟子之间在言语上、行动上和沟通上的琐碎现象,成为我长久以来很大的困惑。我困惑于这样一些问题:都是大法修炼人了,怎么还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这些现象怎么被我看到了呢?没人直接针对我,但我为什么看到了心里那么难受呢?为什么那些看起来非常简单的问题,只要大家姿态高一点,各自退让一点就能解决的问题,这些修炼真善忍的人怎么做不到的呢?

除了想这些问题,我有时也试图去做些调解,提些建议,但似乎这些努力没有起到什么积极的效果,情况也没有明显的好转,甚至很多时候,因为我的介入还使事情出现了更为复杂的后果。

二、在学法过程中学习向内找

这个经历让我很受挫折,甚至很长时间里还挺伤心。但是,既然师父法里说,“俩个人发生矛盾的时候,第三者看见了都得想想自己”(《澳大利亚法会讲法》),所以,我还是努力地向内找。

但我的困惑是,我在哪里有问题呢?

我觉得看到的这些现象是同修身上的,比如不守时、不守信,我认为我自己还是很注意、做好的,只是我看到他们不守诺,所以认为他们不对。至于哪位同修不修口,证实自己的心太强,或者搬弄是非,是他修炼状态不好,人心太强造成的,也不是我说的,是他说的话被我听到了,与我知道的情况不同,所以我认为是他错了,而不是我错了。至于某某人瞧不起其他同修,认为自己修得高,理解得好,总想指挥别人按照他的想法做,令大家不舒服,影响大家团结,也是他需要向内找的,我什么也没做,需要我向内找什么呢?

找了很久,也困惑了很久。带着这个问题,我花了很长时间把师父历次讲法中关于修炼人如何处理矛盾,以及关于大法弟子之间矛盾的讲法着重摘录下来读。我发现,尽管师父讲法中谈到大法修炼人如何处理矛盾的讲法篇幅越来越大,甚至在二零零七年对澳洲学员讲法时,专门来讲如何处理修炼人之间的矛盾。但归结起来,师父在一开始传法的时候已经讲得很清楚了,遇到事情向内找,同化真善忍,做一个为了别人的人,比模范英雄人物还要好的人,“达到罗汉那个层次,遇到什么事情都不放在心上,常人中的一切事情根本就不放在心上,总是乐呵呵的,吃多大亏也乐呵呵的不在乎。”(《转法轮》)那么在常人中修炼遇到的所有事情,也应该能够乐呵呵的不放在心上才对。看到其他同修表现不好,我却很难受,这是为什么呢?

为了这,我和一位同修探讨,我说:“修炼人怎么是这个样子呀,要是师父看到大家这样该有多难受呀。”对方问我:“为什么呢?”我说,“就好象你做老师,在学生上大学刚入学的时候,你就告诉他一些基本原理,是这些年上大学所有其他理论学习的基础,但等快大学毕业的时候,你发现他对那个原理一点概念都没有,这个老师该有多伤心啊。”我还补充说:“如果我的学生这样,我会很伤心的。”

当时那位同修回答说:“师父每天都在我们身边,他什么都看得见,师父是不会有人的伤心的。”

这个回答令我很是震动,启发也非常的大。这使我不由得换一个角度来思量我看同修的这些不愉快的感觉。我发现:我是在用人的思维和感情来揣度神的想法,人是会伤心的,但神不会,神是慈悲的。

在常人当中,我努力做一个好老师,希望带出的学生按照自己的期望,达到自己设定的标准。但如果学生的表现和我要求的有差距,我是一定会难过的。但是伟大的师父是在把情欲满身的千百万弟子,从地狱中捞出来,为这些弟子们承担巨大的业力,还要细致周密地安排我们修炼的路直至最后圆满,把我们培养成宇宙间生命最为羡慕的伟大的神,其间当然会看到弟子们无数的“跟头把式”,也包括我所看到的同修间的这些所谓的令人伤心的各种表现,但我理解师父伟大的智慧和慈悲一定不会被这些细碎的表现所带动。层次和境界的不同,会派生出完全不同的结果和情境。

想到这个层面的时候,我领悟到,我需要换一个更为宏大的心胸和角度来理解修炼人之间发生的事情,我的心智需要拓宽,需要换一个更大的容器了。这使我向内找的过程取得了不小的進展。

三、向内找,是对常人中形成的“我”和对自我的执着的舍弃过程

向内找,使我看到了自己的执着:即任何的不快,都是对自我的执着。

向内找的过程,我发现了令我看到同修中引起我不舒服的原因,那是来自于常人中的那个“自我”,特别是与那个“我”连在一起的,在几十年的常人社会中养成的无数观念。那些后天形成的观念包裹着先天本真的我,他们很多时候使我认为这就是我自己的看法,并习以为常,甚至与这些观念不一致的观念都不习惯,并不自觉地拿它们来衡量是非、对错、善恶和好坏,甚至是修炼中出现的现象,这些观念包括:修炼人应该是什么样的,一个修养好的人处理问题应该是怎样的,一个人态度和语气应该是什么样的,人和人之间最好的状态会是什么样的,什么样才是合适的,什么样就是不合理的,怎样是有礼貌的,怎样是粗鲁的,怎样处理是得体的,怎样处理就是不适度的等等。

这些常人中形成的观念左右着我的判断,并把它们拿来衡量修炼中的事情。但这些衡量标准是“我的”,符合了我,我就觉得高兴,不符合我,我就觉得不开心,从而不自觉地表现出来对修炼中现象的高兴或不高兴。但这些标准,却不一定是师父的标准,不一定是和真善忍这一宇宙的最高标准相一致的。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常人中形成的这个自我的判断和衡量标准,恰恰是修炼中需要不断改变和提升的,在被改变和提升的过程中,那个由旧宇宙脱胎而来的自我是不会心甘情愿地被改变的,因而表现在常人中,就是对自己所熟悉的观念的维护和辩解,就是对旧宇宙形成的那个“自我”的执着。这也许是同修间出现沟通不愉快的原因,也是我看到一些现象不开心的根源。

因而,修炼的过程中,将会不断地修正自我,重塑自我,从本质上净化自我,表现出来就是过心性关,在复杂的人群中同化宇宙真善忍的特性,在矛盾和人与人的摩擦中锤炼自己。这个过程就是对从前那个自我的不断舍弃的过程,与此同时,也是真正的自我返本归真的过程。

由此来看,立足于常人社会修炼的大法弟子,在修炼中表现出来的相互之间的矛盾,和克服自我过程中的那种经历,在另外空间也许就是大穹从组、惊心动魄的过程。

所有这些都是推测和猜想,修炼到底是怎样的,修炼人到底应该是什么样的,修炼中表现出来的状态本来是如何的,修炼中的我其实是不知道的,所以那些看到某些大法弟子之间的什么引起不愉快地那些感受,也只能是由于后天的自我观念所造成的。

所谓的信师信法,修炼人之间的这些表现,不也是大法中需要去用正面的眼光去理解和敬重的吗?也许这本身就是大法修炼在某个特殊的时空条件下的正常的表现,需要我积极地正面地去理解它。不是大法有问题,也不见得真是修炼人不合标准,而是我的眼光和后天自我的观念需要重塑和提升。这样的过程就是修炼需要向内找的原因。

想到这一层的时候,我感觉视野开阔起来。向内找,不断地变化视角,用更宏大的眼光,更高境界的智慧,去理解一些事情,去解开心结,从而善解历史轮回中的恩恩怨怨。所以,向内找可以从产生更宏大的理解和对他人的宽容。

师父说,“修炼中无论你们遇到好事与不好的事,都是好事”(《芝加哥法会》)。我们修炼中遇到的矛盾,特别是同修之间可能冲击我们心的事情,都是我们提高的珍贵机会,是我们扩大心的容量的宝贵源泉。当我们过了这个难关的时候,大法将在更高的层面,展现他的无比美好和更广阔的空间。而那些当时令你不快的同修,其实都是我们修炼过程中需要去充满感激的对象。因此,无论其他同修做的怎样,他们都在某个角度上帮助我们去悟到更高的理,等我们悟到了,我们就提高了,这一层空间就对我们不起制约作用了。

想到这一点时,感觉当天天清体透,阳光特别明朗,空气中充满了温暖的气息,路上的行人不停地朝我善意地微笑。而那一刻以后,再看同修,发现眼里看到的他们竟然个个都非常亲切,心中充满了对师父的感激之情。

四、向内找,是主动化解矛盾的最有效的方法

常人的理中,通常要解决问题,需要找到问题的症结,才能对症下药。原因找错了,解决问题的手段只能是南辕北辙。

师父吩咐修炼人遇事向内找,而不要去找别人的毛病,不要向外去求,这是一个非常积极地寻找解决问题的办法。

当我向内找,找到自己的观念是导致自己看到别的同修有矛盾的原因,而需要自己提高心的容量时,我同时也看到那些令我不愉快给我看到时,我开始有意识地警惕并检讨自己的观念,并主动地去抑制那些想法,同时会尽量地从同修的角度去设身处地的理解他这样说或这样做的原因,去体会师父所说的那种“洪大的宽容,对生命慈悲,对一切都能够善意理解的状态”。(《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

尽管我没修好的那部份很多时候并不总能听我的,也并不是遇到事情我都总能完全看得顺眼,但是,我很多时候体会到了按照大法要求来做事的那种立竿见影的力量。

有一次,和一位同修交谈,她突然情绪激动,措词激烈,当时我的第一念没有去想她的不是,而是想,她年纪大了,这么生气,这一天心情都要受影响,我一定有不对的地方,要好好检讨,而且立刻诚恳地向她道了歉,希望她不要生气。这时候,她竟然马上就稳定了情绪,并且也马上向我真诚地道歉。我很高兴,因为我们俩都这么快的过了这一关。

向内找,这个考虑问题角度的变化,让我面对修炼中的问题时,心态更为平和地去面对。从而我更深地体会到为什么向内找,是师父反复强调的,他是一个积极的解决问题的法宝,是师父授予我们的一个内涵极为丰富的法器,他的强大力量将表现出一个化解是非恩怨的最高的效率方法。

五、结语

《西游记》用形象的故事说明,取到真经要历经九九八十一劫,它启示我们,修炼是要准备随时吃苦过关的。师父告诉我们,修炼的人“要能吃苦中之苦”,要看到利益明明白白地受到损失,而不动心。向内找的过程,也是一个敢于吃苦的过程,那是一个对熟悉的常人中的“自我”的舍弃过程。法中说“不失不得”,对凡俗的“我”的舍弃,才能换来神圣的我,符合新宇宙的标准的全新的我。遇事首先向内找,放弃那个后天的自我,放弃对那个自我的执着,师父将把法中无穷的智慧与无比的美好展现给我们。

以上是我近来关于向内找的一些理解,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感谢伟大的师父!
谢谢修炼群体给我的珍贵的机会!

(二零零九年加拿大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