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否定迫害中救度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六日】我是九六年七月喜得大法的,虽然修炼了十几个年头了,可是由于实修的不扎实,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导致身体出现严重的病业状态。

我们学法小组有位同修,被旧势力以病业的形式夺走了生命,这件事对我打击很大。就在同修离世没几天,我的心脏就出现了非常严重的病业反应,特别难受,那种难受的滋味实在是无法形容,更难以承受,有时甚至象要过去似的。不但身体难受至极,精神上压力也很大,几次梦中看到了死尸。

我清楚的知道这是旧势力的迫害,也知道是假相,更知道是要正念否定它,可是由于带着怕心和不好的思想,发正念也没感到什么效果,这时候身体那种难受削弱了我的意志,正念也不足了,脑子中不断的产生怕死的念头,而且顺着邪恶的思维胡思乱想。越难受,怕死的念头越强烈,越怕死,身体越难受,感觉快要挺不过去了。好长时间处在这种状态当中,反反复复,身心疲惫不堪。正象师父《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中讲的那样:“越迫害他反而人心越多。不是在被迫害中越迫害越坚强,正念越来越足,抵制迫害。”

同修们和我一起学法,当学到《学好法 去人心并不难》时,我的思想为之一震,心里豁然开朗了许多,是啊,有师在,有法在,还怕什么。只要法学好了,心在法上,师父就帮助去掉了,去掉了人心,邪恶不就自败了嘛!自己之所以遭受严重的迫害,并且反反复复,就是没有重视学好法,导致人心过重,正念不足,象师父在《去人心》中讲到的:“解决的办法是一定要重视学法,认真学法。这部大法能正大穹,能使人修炼圆满,那为什么不珍惜这万古机缘呢?而且这机缘瞬间即逝呀!”

通过学法和与同修交流,我认识到要想彻底否定迫害,必须学好法,向内找,去执著,放下生死。说起来容易,可是做起来是很难的。尤其是在魔难中,再加上自己的后天观念比较重,思想业力大,还有太多的执著等等,当时的思想好象被邪恶控制着,一思一念都被这种迫害假相带动着,思想反映出来的都是不好的东西。师父在《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中讲到:“ 如果大法弟子都能正念正行,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用正念思考问题,每一个大法弟子都不会在迫害面前生出怕心来,看谁敢来迫害你!一个完全在法上的人谁也动不了,这是不是具备了保护自己的能力了?其实迫害之前的老学员我都给你们推到位了,包括后来的新学员,只要正念正行,完全可以保护自己了。只是有的学员就是没有正念,什么都具备了迫害中还用人的思想看问题,还执著一大堆,叫师父怎么办?”是啊,师父已经把我们都推到位了,还给了我们除恶的神通,什么都具备了,可我还在用人的思想看问题,还执著一大堆。怕这怕那,顾虑重重,这怎么能是个修炼人呢?其实只要正念正行,只要信师信法,就完全可以正念否定了。师父的这段法给自己增添了许多正念,心情晴朗了许多。

慈悲的师父为了鼓励弟子,给弟子再添正念,向神的标准看齐,就让我的脑海里不断的出现“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是人。”当思想再有不好的念头出现时,师父就借同修来告诉我:要分清那个念头不是你真正的自己,是后天观念和邪恶强加的邪念,要正念清除。经过不断的清除,感觉思想中那邪恶的物质越来越弱越来越少了。

通过不断的学法向内找,才发现自己已经陷在病业的假相中打转转,把救度众生置之脑后,已经上了邪恶的当了。它的目地就是利用这种迫害假相阻止我讲真相救人。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讲到:“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它们就不敢干,就都能解决。你真能做到,不是嘴上说而是行为上要做到”。现在的时间是师父延续来给众弟子抢人救人的。我必须放下自我,跳出个人修炼的框框,不承认你邪恶的迫害!邪恶仍不死心,继续用病业假相阻止我讲真相。

有一次在讲真相的路上,身体突然挺不住了,甚至迈步都很艰难,我知道这是邪恶在干扰,不让我讲真相,心想我坚决不承认你对我的迫害,我就要去救度众生。我们是身负重大使命的,换句话说,我们就是为救度众生而存在,责无旁贷啊!当我坚信这一念之后,那种病业假相自然消失了。在讲真相的过程中,这种假相曾多次出现过,我都用正念否定了.师父在《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中讲到:“再有哪,救度众生这件事情,有一些人就是很难抓紧,现在做事的大法弟子就是这些人在做。有一些人不出来,不重视,把救度众生这件事情看的没有那么重要。其实,你作为大法弟子的责任全在那里了。救度众生这件事情不做,你就没有完成你大法弟子的责任,你的修炼就等于零,因为叫你当大法弟子不是为了你个人圆满,是身负重大使命的。”

于是我和同修结伴走出去,两人配合着讲。一个人讲,另一个配合着发正念,一方有不足,对方给予补充。互相配合,互相鼓励。看到对方有不足,及时善意指出。多看同修的长处。但有时感到对方讲真相方式不符合自己的观念,心里就有些不舒服,犯嘀咕。但是马上又意识到不对,其实无论怎么讲,只要对救度众生没有障碍,就不要求全责备。师父《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中讲:“大法弟子做什么事情啊,都要以法为大,摆放任何事情的时候你都要首先考虑法。大家记的,我经常跟你们讲一句话,大法弟子做任何事情都是首先考虑别人。”“那是一种洪大的宽容,对生命慈悲,对一切都能够善意理解的状态。用人的话说都能够理解别人。”这样看来,救度众生讲真相的过程也还是自己修炼提高的过程。当然妨碍了救度众生,那就要在当时给予圆容和补充,过后再善意向同修指出,用法归正一切,以便下次做的更好。因为两个人也是个小整体,遇到的一切也需要时时用修炼人的心性来对待,不要过于坚持自己。

在讲的过程中,有时人心很多,顾虑重重。如怕心、急心、求结果的心、怨恨心等等。因为有怕心,在讲真相时,就挑选看上去比较善良、厚道的,岁数稍大点的女士讲,在讲的过程中也在观察对方的态度,态度好的能听進去的就比较愿意讲,而对方不愿意听或抵触、排斥的,心就被带动,甚至中途放弃不敢讲了。给真相资料时也是带着怕心和顾虑心在给,担心对方敢不敢接受、敢不敢看,担心对方能不能举报。有的即便三退了,表现的也很勉强。看到了这些,自己的心里也是沉甸甸的。带着那么多的人心去讲真相,效果能好吗?这些可怕的人心就在阻碍众生得救啊!我越来越发现这种不纯,在救度众生方面起到的阻碍作用,才更深刻的体会到为什么师父告诉我们“放下人心 救度众生”。只有放下更多的人心,才能更好的救度众生啊!

师父《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中讲到:“如果我现在结束这件事情,未来的生命就销毁的太多了。下来得法的那些人、为得法而来的人,就白来了。当初哪,这些生命,不管他现在是干什么的,他们都是神,看着这里头这么可怕,就敢一头扎進来,就敢来,为什么哪?他们是对正法、对大法抱着希望,非常坚定的信念,来了。不管他现在表现的怎么样,也得看当初,也 得看历史,也得看这个生命的过去怎么样,尽量去救度他们。毕竟是宇宙大法,面对无量的众生来讲,机会难得,就这么一次,留下来就留下来,不留下来就永远的 消失了,所以我觉的我们还得做、还得救。如果今天得法的不是你们而是别人,你们在那个环境中,你们在常人中,想一想,不可怜吗?而且那些遭受迫害最严重的 中国人哪,那是旧势力对你们的干扰,才被迫害到这种程度,所以更应该去救度他们。”学了这段法,被师父的无量慈悲和众生的不惧险恶抱着坚信大法能救度的信念所震撼,面对无量的众生,这些可贵的生命啊,在急盼着大法弟子去救度,如果我们做不好,救不了他们,他们就永远的消失了,此时心生慈悲,深感责任重大,没有理由不对众生负责。放下人心,抓紧救度众生,再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时,就不太看重对方的态度了(不是不理智),而是在心里发出一念,我一定要救你!尽量不被人心带动。有一次和一个小商贩讲真相,我刚一开口讲,他就狠狠的说:“你是法轮功别跟我讲”,我没有被他的态度所带动,而深知他是急盼我救度的可贵的生命,只是被邪党的谎言给欺骗了,根据他的态度,知道他对法轮功有误解,我就跟他说:“老弟:你可能对法轮功有误解,法轮功不象电视广播宣传的那样,那是中共为了镇压法轮功编造的谎言。”这时他的态度就转过来了,然后我又告诉他天安门自焚真相,告诉他大法在全世界洪传一百一十四个国家和地区,告诉他大法让人按真、善、忍做好人,对人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告诉他天要灭中共,退党团队保命。最后他不但同意退出团、队,还欣然接过大法资料,仅仅几分钟的时间内,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当我心态纯净,心系众生时,大法就展现了威力,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啊!

无论在个人修炼上,和在救度众生方面都还不成熟,离师父的要求相差很远,所以在今后有限的时间里,要学好法,修好自己,救度更多的众生,圆容师父所要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