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自我 尽最大努力救度世人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我是当地修炼人中比较年轻的弟子。在家庭中,从前我脾气暴躁,为一点小事生气,丈夫又是一个不爱回家、没有责任心的男人,每天吃喝玩乐。我修炼后脾气改变很多,性格变温和了,但是生生世世在情中泡着,很难放下对婚姻美好的向往,每遇到情关时总是把对方当作对立面,自己丝毫不改变观念。终于有一天看了《明慧周刊》中关于这方面的交流文章后,再对照师父法中要求我们“向内找”,我静下心,向内找自己的人心:不善、怨恨、委屈、争斗……,这么多人心怎么象个修炼人呢?人家是常人,只有自己改变才是修炼呀!亿万年的转生,我们当过男身,当过女身,男女之间就那么回事,真正的提高是放弃呀。当时,我内心深处想离婚的念头也烟消云散了,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我一定要救他,一定要挽救这个家!

当自己心正了,改变了只想改变别人的观念,一切都善解了。丈夫慢慢有责任心了,每天白天上班晚上做生意,再也不把精力投入到赌场上去了。日常生活中我处处用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尽力稳住心,明白自己是起主导作用的。潜移默化的他改变了,同学朋友相处时经常念叨“法轮大法好”,偶尔还引用《正见周刊》中的故事,对我承担的大法项目也能认可。

九九年“七·二零”后我地传递资料的同修被绑架劳教,没有了资料来源,在高压下都不愿承担这项工作。我想,同修被迫害有我们每位大法弟子的责任呀,我当时怎么就不能承担一些减轻她的工作量呢?就这一念,后来有同修接触我问能不能传递资料,我毫不犹豫的答应了。过程中的辛苦是不参与的同修很难想象的。

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我们开始组建资料点,我与同修配合,学会了上网、下载、打印及简单的维修。在这过程中我修去了许多心。曾经一位同修没原因的发怒用力摔门而去,在这样的心性摩擦中,自己也曾动过人心,但我不看同修的不好,只看她对大法负责的心,一切以整体为重,放下自我,配合同修。

大法给了我智慧和能力,我从不会用鼠标到能简单的维修,从不会灌墨到能熟练掌握,一切一切都是那么神奇。大法需要我做技术人员,我就正念十足的去做,从没有想我行不行。每当自己感到有巨大压力时,师父总会安排好能帮我们的同修出现。回想起来都感到不可思议。

现在我与同修配合建立了好几个资料点,在教技术的过程中,我给同修一个正念:一定能行的!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年同修找我学操作MP3,我细心认真的教了她三次,最后一回她能熟练使用了我才放心。

由于我地贫穷,很少有电脑,我和同修大姐不约而同想到了家庭安装宽带,当怕心出现时,我想,师父说过“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就看自己的心正不正,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从安装好至今,我家电脑运作一切正常。最近邪党封网严重,上不去时,我坐在电脑桌前静心求师父加持,正念坚定:清除一切干扰,师父要的谁都不配阻碍!我成功下载了新版“自由门”,上网一切顺利。师父在二零零九年《致美中法会》中讲到“正念足就能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事”。

我从事的职业能够接触大量众生,工作中服务态度,精神面貌相当主要。每天我精神饱满的去面对同事及有缘人,相处中他们都能看到修炼人的不同,都知道大法好,他们大部份三退了。一次,聊天时我讲到当时去北京上访,回家后受到方方面面的压力,一位同事流泪了说,我们不知道的太多了。

我和单位的同修们配合劝退了一些有缘人,有的不敢接受,有的千谢万谢,有的去领导那里告状,有的接受后开始修炼,我们稳住心,不被负面因素带动,几年来一直平稳的做着。

师父近期不断发表经文,让我们把救度众生放在第一位,自己感到了差距。当看到众生按部就班的忙碌着,有时感到麻木了,但是我们做不好那众生就永远的被淘汰了,我们是有责任的!同修们,尽最大努力救度世人吧,时时心系众生才配的上“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这个伟大的称号。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