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自我 正念正行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八日】

一、一人得法全家受益

一九九七年一月十二日是我生命中最有意义的一天,我幸运的得到了法轮大法。那时的我才三十出头。得法前我是一身的病,面黄肌瘦,整天愁眉不展。算命的说我命不长。我感叹人生悲苦,命运对我的不公,不知为啥活着,对生活失去信心。一天,同事拿一本书叫我看说:这功法祛病。我一看是《转法轮》看到师父的法像就感觉非常的亲切,晚上我就去了炼功点看师父的讲法录像。师父讲法字字句句打入我的脑海。我掉泪了!知道了这就是我多年要找的。

刚一学法师父就给我净化了身体。没出一个月病症全部消失,那段时间我一给师父上香我就哭。谢谢师父救了我,改变了我的人生。我的母亲和我住在一起,我每天放师父讲法录像的时候她都跟着听。母亲说:你们师父讲的真有道理,说的太对了。这时我劝导母亲说:妈,你也跟我一起学吧!你看你现在一年得住好几次医院,还一把把的吃药。你看我才学几天啊病就好了。我们师父说了,只要你真修就无条件的给你净化身体,不花一分钱,这样好的功法上那找啊!晚上母亲就梦到一个大佛飘下来对着她笑。后来母亲也得法了。

有一天我看完书把书放在床头柜上,丈夫下班回来时常的拿起来看。看了几次之后就发高烧,我就告诉他说:“你可能跟大法有缘、根基好,师父管你了,看书就给你净化了身体。师父说过的,一人得法全家受益。你要是相信能挺的住就不用吃药,保证能好不会有事的!”就这样一个星期后病症消失了他也得法了。从此烟、酒、麻将全都戒了。丈夫平时为人处事就很随和,又很热心。得法后就更出色了。很快大家就都推荐他当辅导员。工作之余就和同修到周边地区的村村寨寨洪法,使很多有缘人走上了修炼之路。由于全家都学法,我们家就成立了炼功点,方便于大家集体学法、炼功。那时我除了上班其余时间就是大量的学法、抄法、背法,有时学到深夜也不困。这给今后证实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二、护法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听说有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污蔑大法,歪曲事实。并有真实消息说:“在天津有很多同修被警察无故抓走!”后来我和同修去北京证实法、向有关政府讲清真相。当时得到了政府的满意答复。大意是:“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允许炼功”。就这样我们高兴的回家了!可是刚过不长时间,也就是同年七月十九日,政府的打压迫害就开始了!我们地区主要的负责人被非法抓捕。我又和同修去了当地政府说明情况要政府放人。当时我们同修共去了大约有一百多人,他们不放人我们就不走。到了半夜来了两辆警车下来很多人,有一个人手里拿着一张纸说:“上面有文件,不让炼法轮功。现在赶紧走开,以后不准再炼了”。然后开始驱散我们,见我们执意不走他们上来就抓,就打,我和同修手挽着手站成几层横挡在警车前面。最后我们还是没有得到结果,坚持到第二天早晨我和同修们被驱散的七零八落的。没办法我们只有整理一下被拽的凌乱的衣裳去北京上访,向中央政府讲清真相。

真是“考验面前见真性”(《精進要旨二》〈见真性〉),此去不知是何结果。但我的心已然坚定的放下了一切,简单的将母亲和孩子安顿了一下,与丈夫和同修们一同突破层层关卡進京护法。那时北京的信访办已成了抓人的地方。有很多学员被抓,被打。天安门广场上到处都是抓人、打人的警察。面对疯狂打人的警察,我和丈夫毅然的走出来,向他们讲清真相,告诉他们法轮大法是好的,是政府错了!抓人打人是不对的。就这样我也被抓上了警车,在警车里我和同修们齐声背诵师父的《洪吟》〈无存〉“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

我先被拉到北京丰台体育馆,后被遣送回当地,一路上身受凌辱,一想到同修被抓、大法遇难,心情真是难以言表。

刚到家单位就给我办起了“洗脑班”,让我“认清形势”,放弃修炼,写“三书”(保证书、悔过书、揭批书)。我告诉他们说:“是政府错了,法轮大法是好的,电视上说的都是栽赃陷害。这时单位书记见骗我不成,气急败坏的拿起笔就去扎报纸上的师父像,结果他遭了报,第二天他脸肿的象个面包。牙齿剧痛三天几乎说不出话。我问其原因,他说:“可能是你们师父惩罚我了!”

二零零零年末,也是全国各地同修依然陆续的進京证实大法的阶段,我和当地同修一起开了一个小型法会,大家一致认为我们应当進京护法。我们是大法徒,宇宙的保卫者,应该用生命捍卫大法,揭穿邪恶的谎言,向世人讲清真相。我首先回家和母亲商量了一下说我们要走了,要進京护法。这时母亲哭着说:“现在形势这么严重,这一去你们还能回来吗?还能见面吗?”此时丈夫的心情也很沉重,因为母亲已近八十岁,孩子才十一岁。这时孩子对他爸爸说:“爸,你让我妈一人去吧,你要是也走了,谁管我和姥姥啊!”丈夫说:“孩子你先上学吧,我要是不去的话,中午能领你去吃饭”。后来丈夫还是决定走了。临走时母亲对我们说:“你们放心的去吧,只要我还有一口气,一定把孩子带好的”。就这样,我和丈夫第三次進京护法。这一次我们地区一共走出去四十多位同修。

到了北京我们先租了个房子住下了,很快我们联系到很多各个地区的同修,有年岁大的(最大的八十多岁)。有年岁小的(最小的十几岁)。我们常在一起切磋,撒真相资料。白天撒资料,晚上学法。这样又过了十多天。我和同修们切磋要去天安门广场打横幅。我要向世人公开展现“法轮大法好”,让全世界的人们都知道。我们在去广场的路上我感觉脑子一下子空了,没有任何杂念,身体轻飘飘的。广场上的人很多,一群群的都是抓人打人的便衣警察,我看到有很多同修被打,被抓上警车。同修高喊“法轮大法好”的声音此起彼伏。这时我和同修们也选好了位置,毅然的展开了写有“真、善、忍”的横幅。完成了我期待已久的愿望,兑现了我亘古久远的誓约。

三、反迫害、救众生

二零零二年正法進入一个新的阶段,我们地区虽然小,但学法的人很多,大多数的都能走出来讲真相,散发真相资料,在我们本地真相资料几乎撒遍每个角落。而且还常常去周边地区的农村。有一天,是我们本省的“法轮大法日”,只一夜间在我们本地挂满了二百多个条幅,小册子也撒遍小镇。由于整体配合的好,没有一个人被抓。有力的震慑了邪恶。我在当地负责传递明慧和真相资料。有一次,我正在床上分资料,突然听见有人敲门,我从门镜一看,原来有两个警察在敲我家楼道中间的门(我家是侧门,是他们敲错门了),我急忙進屋把资料收拾好。却忘记了插门。这时警察進来了,我迎上去镇静的说:“警察来我家干什么?我不偷不抢不做坏事”。他们说看看、查查。这时屋里的同修就上来与他们讲真相,我就发正念,求师父。结果他们翻了翻什么也没翻到。我说你们走吧,我还要到我婆婆家吃饭呢!他们临走时还说:“你注意点”。我知道是师父又一次保护了我。如果他们不是敲错门了,后果不堪设想。这里有我要修的,要去的心,但每步都离不开师父对弟子的慈悲呵护啊!

二零零四年我家开了一片店,生意很好,来的顾客很多,我们都尽力的把真相讲给他们,劝他们三退保平安。陆续的来我们店买货的人越来越多。有的离我们店很远的世人买货也要到我们店里来,我丈夫更是一面送货一面向世人讲真相劝“三退”。货也送了世人也退了。还有很多次下大雨,路人就到我们店里来避雨,人讲退了,雨也停了。时间长了有很多顾客也都知道我们夫妇是炼法轮功的,他们都非常的信任我们,都知道有个法轮功店不骗人。

二零零五年我们地区大搜捕,有个同修承受不住酷刑,把我俩供出来了,致使我俩被迫流离失所。到了另一个城市,亲戚帮忙找到了一份工作,可是一次我跟一位大娘讲真相又被恶意举报了!就又换了一个地方。这时家里边来信说要我们回去。并到我们住的地方找到我们要接我们回家,“说公安不再抓我们了,家里面已经把公安摆平了,你们这样总在外面躲着啥时是个头呀?”最后我们还是抱着侥幸心理回家了。后来我们回家后只上了一天班,单位书记伙同派出所的警察,经过我们家属同意,一起把我丈夫送進了“洗脑班”。师父说:“你们指望谁呢?众生都在指望着你们!”(《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一步走错就会给自己的修炼造成无法挽回的损失。经过那次“洗脑班”,丈夫走了一段弯路,庆幸的是他很快就又回到大法中了。

那几年母亲跟我们担惊受怕的,也放弃了学法修炼。一次母亲眼睛上长个瘤子,大的把瞳孔都快盖上了,医生说需要动手术,得好几万。后来哥哥姐姐也都已经签上了字,母亲已经上了手术台就等着手术了。突然医生说:这大娘的手术做不成了,因为年纪太大了,仪器显示你的肺活量不够,怕有生命危险。回到家后我对母亲说:“没有偶然的事情,师父还在管你呢,还再给你机会,前几年你学法,多少年的疾病都没了。现在你不修了你知道师父多伤心啊!修炼怎么没有难呢,碰到难也是给你提高自己的机会啊!这次就是师父给你机会呢!”母亲哭了,她给师父上了香,表示继续修炼。从此不断的学法炼功,不知不觉眼瘤没了。大法的神奇又一次再现在母亲身上。

我们的小镇不大,明真相“三退”的人很多。同修们在赶大集、超市、浴室里都能讲真相,有个同修在一个店里卖货,每天都不断的向买货的世人讲真相劝“三退”。经她劝退的就有好几千呢。现在我们地区明真相的世人也越来越多了,我们地区各片都成立了学法小组。同修们都能走出来参加集体学法所以提高的很快。我们地区在楼洞、胡同、电线杆上到处可见“法轮大法好”和“三退”的标语。有很多世人知道我们是炼法轮功的,都主动要资料。

好的环境是同修们辛苦开创的。得之不易啊!这些年我也负责一些协调工作,在“风风雨雨”中走过来了。无论是進京护法、公开炼功、开法会时被警察疯狂抓捕,或送资料时被跟踪。都在师父的呵护下有惊无险。因为我记住师父的话:“正念正行的大法弟子谁也操纵不了”(《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所以我今后会更加严格要求自己,不放松自己的一思一念,走正自己的修炼路。放下为私和自我执著的人的观念,“正念正行”。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