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七日】从没有给明慧网投过稿,有时也非常想写心得体会,可是总有一种因素障碍着我,找出种种借口,如自己修的不好,自己做的不够好,现在我明白了,这就是旧势力安排的一种障碍我修炼的因素,我要否定它。

一、得法

我是九八年初得法的,在我还没得法之前,师父不让我入其它的门。早在九三或九四年时,我父亲给我带小孩,每天早上他都出去锻炼身体。那时各种气功都很热,他学的什么我从没问过,老年人,只要他身体好就好。有一天我看见他坐在凳子上,面前摊开一本书,就走上去掀开书皮看了一眼,黄色的书皮,《中国法轮功》。我对此印象极其深刻,一直认为我父亲是炼法轮功的。我得法的时候,父亲在我二姐家,非常想和修炼这么多年的父亲交流。等我见到他时,他很坚决的说,从没看过这本书,他学的是某某气功。我一下子悟到,师父不让我入其它的门啊!而且在我第一次看《转法轮》时,在自己看的一行和下面的十几行,字都变成了红色,师父给我灌顶,当时不知道是灌顶,就是觉的这本书太好了,看了会这么舒服啊!

二、学法

得法后不久,第一次去集体学法点,自己没带书,听大家集体读法,心想这什么呀?嗡嗡的,也不太听的清,十几分钟后,我的大脑一下子清亮起来,是思想业被消掉了。那时很爱学法,没事就看《转法轮》,还抄了一遍《转法轮》,九九年“四·二五”之后,警察开始上门骚扰,自己感到压力,心里也很苦闷。到师父生日的时候,就想用一天的时间读一遍《转法轮》,作为生日礼物送给师父,非常惭愧,也就九九年我做到了一天读一遍《转法轮》。

九九年“七·二零”之后,由于怕心,一直带修不修的,学法也松懈了。零三年之后又从新走入修炼,更感到学法的重要,从零六年开始背法,现在开始背第十二遍了。

三、证实法,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

1、无意识中否定了旧势力的安排

因为“四·二五”我和同修一起去北京(走到半路就回来了),警察开始骚扰我,去我家,一大早就往我家打电话,问在没在家,去没去北京?后来市局的人就去我单位,把我叫到一办公室,问我和谁去的北京?等等。那时还不知道反迫害,否定旧势力,就知道炼功人说真话,我叙述了一遍过程,他们做了记录,之后那个男警察拉下脸来,“你再把过程叙述一遍。”我立即很强硬的说:“你审问我呢?拿传票,到法庭。”单位同事很吃惊我会用这种口气说话,我平时的说话很柔弱的。那警察马上态度缓和下来,说我们就是了解了解情况。从那以后,警察再没去我单位。

后来邪党搞了一次邪悟人员的报告会,报告会的前一天晚上,我们科长打电话到我家,说明天有一个关于法轮功的座谈会,站长说让你去,我说我不去,他跟我强调站长点名让你去,我告诉他:“局长也不好使!”我挂断了电话。现在明白了,那时是无意识中否定了旧势力的安排,没有配合邪恶的迫害。

2、第一次有意识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在零六年的时候,一同修和他母亲被迫害致死,我做了传单出去粘贴,被我家的邻居看见,打电话告诉了我丈夫,他不修炼,在政府部门工作,有一定的级别,他告诉我他知道之后,腿都软了,他让我给他保证,不可以再出去做这些事,以免影响他,后改口以免影响孩子高考,否则就离婚。我说我从没想放弃家庭,也不会给他什么保证,你怎么做是你的选择,他暗示我等孩子高考之后就分手。这时师父《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已经发表,师父说:“当然了旧势力所有安排的这一切我们都不承认,我这个师父不承认,大法弟子当然也都不承认。”通过学法,我认识到旧势力在我周围安排了一些机制,压迫着我,限制着我。盘腿立掌,解体旧势力安排在我周围这些机制,利用邻居和丈夫干扰我救度众生,从而毁灭他们。在发正念的过程中,我感到有一堵墙一样的东西,轰然倒塌,自己面前豁然开朗了,几天来让我郁闷难受的因素散去了很多。第二天早上我学法的时候,当学到“病根已经摘掉了,就剩这点黑气让它自己往出冒,让你承受那么一点难,遭一点罪,你一点不承受这是不行的。”(《转法轮》)我感到师父在跟我说话,一下子泪流满面。

3、不停的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在修炼的过程中,我逐渐的对旧势力的存在有了更進一步的认识。师父说:“甚至于每个大法弟子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你甚至于思考的一个问题都不是简单的。将来你们看,都是安排的相当细密,不是我安排的,是这些旧的势力安排的。”(《各地讲法二》〈美国佛罗里达法会讲法〉)我悟到,思想中的一思一念,不符合法的,那就是旧势力的安排。有一段时间,我老是便血,自己也有点担心。有一天下午上班的时候,我又便血了,就找到单位的一同修切磋,她说,那就找找自己哪里有漏,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往回走的路上,我就想我那里有漏呢?走到办公室我的腿发软,浑身没劲,就想我包里还有些真相资料,我这个状态不能去发了,下班直接回家。想着想着,我的脑子里忽然有了正念,那我这么做不是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吗?此时我最大的漏就是承认了它,我是大法弟子,走师父安排的路,就是救度众生,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怎么能让它障碍住?想到这浑身充满了力量,下了班,就去发资料了,从那以后也不便血了。

曾经和同修交流过,就说我否定了,可是脑子中不停的出现不好的念头。比如:警察要是来我家,我怎么怎么样,我要是被迫害,我怎么怎么表现等等。其实只要我们能悟到那一念不是自己的,那就出现一次否定一次,出现十次否定十次,出现一百次否定一百次,直到完全没有了。

前一段就觉的讲真相张不开口,心里想讲,到时候就开不了口,自己也急呀。和同修交流,她笑着望着我,“忘了否定了?都不让你开口讲真相了,那能是你吗?”我心里想,是呀,我怎么忘了否定呢?

4、否定旧势力对同修和整体的迫害

认识旧势力对自己的迫害容易些,认识对别人的迫害就慢了。在我们学法点有一同修,总是过一段就又是流鼻涕又是流眼泪的,嘴也破了,一看就是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就想,哎,为什么总是炼功坚持不住?为什么不这样?为什么不那样?看不起别人的心就起来了。后来悟到我这不是承认了旧势力对同修的迫害吗?如果别人也象我这样想,旧势力多高兴啊,更有了迫害同修的借口了。心里好惭愧,哪是同修修的不好,是自己修的不好。再碰到这种事情时,找自己的同时加上一念,不承认旧势力对同修的迫害。

旧势力确实安排的太细密了,包括我们历史上的恩恩怨怨,包括我们生活中的点点滴滴、方方面面。要真的靠自己去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是不可能的,尽管我们是大法弟子,所以,学好法最重要,修好自己,走正修炼的路,我们就走师父安排的路吧!

层次有限,有不对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