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公安证词中的善与恶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据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简称:追查国际)于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二日报告:追查国际一名特别调查员与曾在辽宁省公安系统工作的证人进行了一段持续近三十分钟的对话;该证人披露了几年前自己目击的一起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事件的经过。事情是人做的,证词是人讲的,不长的对话中,却真实的回放了二零零二年的那一幕,如闻其声,如见其人。

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被活摘器官的女法轮功学员三十多岁,被经过一个星期的严刑拷打、被强迫灌食,已经是伤痕累累。刀从胸口划下去的时候,她「嗷的大叫一声,说法轮大法好,说你杀了我一个人,大概意思就是你杀了我一个人,你还能杀了我们好几亿人、为了自己真正的信仰被你们迫害的人吗?」

在面对残酷折磨和死亡时,一般的人早已精神崩溃或者破口大骂,而在面对死亡时,还能喊出「法轮大法好」,还在向在场的迫害者劝善,告诉他们迫害不会成功,除了法轮功修炼者,还有谁会喊出这样善良的生命的心声呢?

证人讲到:「这个人身份是一个老师啊,在中学教书的老师,她的儿子今年可能12岁了吧。她的老公是个没什么能耐的一个,也是一个工人吧。」这个细节背后的信息是,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标准是相当清楚的,它的衡量标准是,这个人的社会地位和背景如何?活摘这个人中共要付出多大代价、要冒多大风险,只要符合中共的标准就可以活摘;而不是此前认为的限于农村学员和不报姓名的上访学员。在家里炼功、走出来讲清真相,家在城市的法轮功学员一样成为了中共活摘器官的对象。

中国文革时搞过「村村有小学,乡乡有中学」,这是中国教育结构的一个概括。有中学的地方一般不是村镇,有正规工厂的地方也一般不是乡村。这位学员的家庭情况更接近于普通的市民阶层。因为老公「没什么能耐」,这句话的意思是没有任何社会背景,靠工厂的工资生活、随时面临下岗的接近都市社会底层的工人,中共活摘了他妻子的器官也不担心会有任何后果,因为没有社会后台的人没办法用钱疏通关节、找人求情、找上级过问、向媒体申冤、或者对当事人进行报复。(如果大家不重视这个问题,中共这个标准适用的不止是法轮功学员和死刑犯,它适用于任何人的器官,其中包括你)

许多在中国大陆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提到了一个共同点,牢头、狱霸、中共警察非常关心被关押者的家庭情况,不是因为怜悯,而是看家庭财力和权势。如果家里有钱或者有人脉,相对在关押中就比较不受虐待。而没有人来探望者,榨不出油水,又没有有权力和背景者做后台,往往受到折磨和酷刑虐待,因为打人了也没有什么大的后果,真的打了体制内高阶层者或者黑社会的亲朋好友,打人者没有好果子吃。

许多人问,为什么那么多人被活摘器官,他们的家人不出来作证或者向社会呼吁自己的亲人可能会遭毒手?其中一个原因就在于中共做事的这个标准,不在乎法律和人性,只看自己得到的利益和付出多大代价,所以有能力向外界曝光或者有社会资源的人,中共不敢下手。而许多农村法轮功学员,亲人未必修炼法轮功,中共恶警往往用所谓“反党、阶级敌人”之说来威胁恫吓家属,家属畏惧红色恐怖和连坐政策,明知亲人遇害也只能忍气吞声。许多人去当地公安局找人,但公安的政策是矢口否认或者根本不提供消息,要知道下落就得拿钱贿赂,如此几次之后,许多人面临着巨大的悲痛和经济、精神压力,有冤无处申。

活摘器官的军医

证人提到,参与活摘的两个军医「一个是解放军沈阳陆军总医院的一个军医,还有一个是第二军医大学毕业的,具体反正一个是岁数大的,一个年轻的」,在从胸口划下去的时候,「那个医生、军医犹豫了一下,然后看了我一眼,又看了我们的领导一眼,然后领导点了一个头,他还继续把血管……先摘的是心脏,还是再摘的肾。」

一般的手术,在切皮的时候,都是年轻资低的医生动手,作为训练的一部份,正因为年轻,才会在学员喊“法轮大法好”时犹豫,良心不安,去看领导一眼,不想负这个杀人的责任。中共体制内的军医学校普遍很黑,因为是军校,束缚人很严,相对地方院校封闭,行贿、靠关系,看背景,阿谀奉承、溜须拍马这些负面的程度超过地方,客观造成了道德的缺失和是非感麻木。移植外科在整个医疗界又是个特殊的科室,移植科病人身体条件很差,使用大量免疫抑制剂,新移植的器官随时面临排异反应的风险,高风险、高效率、高压力。因此移植科对年轻医生的管理靠的是惩罚教育,做对了事情是应该的,出了小错误会被训斥,如果出了大问题,遭到的不止是责骂,还有整个科室的冷眼。

一个抱着理想和热情的年轻人,经历了军医院校的黑暗,好不容易进入移植外科,发现现实中被要求做的各种杂活,包括肾移植后每小时盯着病人尿多少尿,与所谓的「救死扶伤」相差甚远。在军队系统里,没有家庭背景的人为了往上走、出人头地,受尽各种煎熬,真正开始做手术,却面临着杀人,活摘器官,这样的心理冲击是巨大的,划下那一刀之后,一个人的良心已经开始死亡了。

证人说:「别看我在武警,我端过枪,我也进行过实弹演习。我也见过很多死尸,但是看到他们,我真的「佩服」他们这些军医,手一点也不抖」。年长的军医能够手不抖,面对被害人的巨大痛苦、喊叫和鲜血无动于衷,正是在中共这套培养系统里,经过一级级的训练,从开始的良心不安,到良心的死亡,到做多了麻木到为了奖金和军衔,为了追求移植例数,主动活摘器官而「面不改色,心不跳」。因为移植界比的是移植例数,做得越多表示经验越多,手术质量越好,所以医生往往为了追求例数而抢器官。上海第二医科大学附属仁济医院肝移植中心主任夏强说:“对肝移植我是着了魔的。我现在简直像上瘾一样,一天不到病房看病人,心里就会不踏实;每周至少做2─5台肝移植,失败了也不怕,认真总结分析,第二天就会继续做。”而这正是中共所要的产物,在它的培养系统里走得越远、爬得越高,人性和良知就丧失得越多,而被魔性和邪恶所取代。

参与活摘的军医们,你们每个人毕竟是爹娘生、父母养,也曾经怀着报效祖国和救死扶伤的热忱成为一个医生,只是中共的邪恶系统把你们变成了邪恶的工具,同时你们本身也是受害者。你们虽然这样对待法轮功,但是法轮功学员在被迫害的时候,从来没有对你们抱着仇恨或报复的态度。法轮功学员是“真善忍”的修炼人,遭遇再大的迫害,在未来等待他们的都是永远的美好。而中共只会把你们变成披着白衣的恶魔,在天灭中共中,在清算中下地狱。为你的祖辈和子孙后代考虑,去真正了解法轮功真相,把罪证披露给世人,帮助制止迫害,这不是为法轮功做什么,而是给自己一个正确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