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人遭中共迫害 十年不得安宁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三十日】(明慧通讯员河北报道)杨金娥因学法轮功修身养性做好人,却遭中共长期迫害。十年来她被恶警非法抄家五、六次,无端骚扰十多次,一段时间造成她有家不能归,流离失所五个月。此外,恶警还敲诈、勒索她家人民币多达9500元,全家老少被骚扰,年幼的孩子多次遭恐吓,看到警察、警车就哆嗦,甚至吓得不敢回家。

学大法受益

杨金娥,女,现年49岁,河北省阜平县大台乡康子台村人,学大法前一身病,心脏不好,心慌、心悸,患肝炎,半边身子麻木,腰痛,长年累月看医生,吃药打针。

98年正月,她喜得法轮大法(又称法轮功)。炼功后,全身的病不治而愈,尝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她深感大法的神奇,自身的变化更加坚定了她学法的意志,她按照大法的要求,以真、善、忍为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做好人。

学大法遭迫害

1999年7月以后,毫无人性的江泽民流氓集团铺天盖地的血腥镇压,使大法弟子遭受了难以用语言形容的巨大魔难。

2002年春,杨金娥和本村的一名大法弟子到涞源县发真相资料,被恶人诬告。涞源县的警察窜到阜平县大台乡勾结当地恶人绑架了杨金娥的同伴,并把她送到保定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

那位大法弟子被绑架的第二天,涞源县的恶警罗某和阜平县警察马保忠又窜到杨金娥家企图抓捕杨金娥。杨金娥家里没人,恶警抓不到杨金娥,就窜到金龙洞石子厂把她丈夫劫持回来,非法抄了她的家。恶警们把她家屋里、屋外、床上、铺下、木箱、衣柜、沙发,大缸、粮囤、正房、配房、厕所、猪圈处处都翻了个底朝天,连一个柴禾堆也不落下。警察们折腾了一顿,什么也没找到,对她丈夫恐吓了一阵,留下一片狼藉,上了警车鸣着警笛扬长而去。

又过了四、五天,晚上十一点多钟,仍是那个涞源县的恶警罗某某,勾结阜平县的恶警马保忠,带领一帮涞源和阜平警察再次窜到杨金娥家抓人。恶警们先包围了杨金娥的住房,然后几个人窜上了房顶窥视了一番,才进了屋里,又一次抄家。警察们无法无天,屋里屋外,翻箱倒柜,翻了一顿,没找到杨金娥,也没找到他们所要的任何东西,就气势汹汹地又把她丈夫、孩子、老母亲恐吓了一顿,开车走了。

恶警们第三次来,只有孩子在家,恶警们里里外外搜索了一阵,找不到杨金娥,又把孩子恐吓了一阵。

第四次,家里只有她丈夫。恶警抓不到人,逼着她丈夫把人交出来,否则,就没完没了。

这次骚扰以后,也就是2002年的夏季,杨金娥到房上扛一根铝合金的门窗料。她往起一举碰到高压线上,(高压线从她房顶经过)她被吸到了空中,摔下来,瘫在地上,嘴里、鼻子里、耳朵里都流出了血,成了个血人。家里人赶紧把她送到医院,县医院拒收,又把她送到省医院。医院拍片检查后说:下颚骨和牙床都摔碎了,要正骨,需把两面脸割开,下上钢板,把碎骨固定住,先交押金8000元。昏迷中的杨金娥苏醒以后,毅然拔掉输液管要回家。家人无奈,只好把她送回家中,没正骨、没吃药、没打针。20天后奇迹出现了,她的下颚骨,牙床骨都长好了,没有留下伤疤。

在她养伤期间,涞源县的警察再次窜到阜平抓捕杨金娥,当她们走到邻近的村子打听杨金娥时,邻村的人说:人家都那样了,还没完没了,再说人家也没做什么做违法的事啦。恶警们也觉得没趣,就返回去走了。

后来,恶警把她丈夫传到了涞源县,逼她丈夫交5000元钱,说交了钱此事算了结。她丈夫说:“我妻子有什么罪,你们一次次的抓她,害得我一家人不得安宁,现在你们又要钱,我哪里有钱,你们非这样做的话,那我就把她拉过来,交给你们吧。”涞源恶警没勒索到钱,也就没再过来。

流离失所五个月

2005年农历10月,阜平县又一轮迫害开始了。阜平恶警们在全县抓捕大法弟子。这次阜平县公安局又把杨金娥的照片放大,恶警们举着一尺多大的照片到处找她。

农历10月15日,阜平县公安局、大台乡政府、大台派出所李彦军等一帮不法之徒,又窜到杨金娥家抓人,又把屋里、屋外、房上、院里翻了个底朝天,没抓到人,抢走了大法书和大法资料。

事隔几天,县公安局和大台乡派出所李彦军等8名恶警开着警车又一次闯入杨金娥家。家里没人,恶警们就去了大台中学将杨金娥正在上初中的儿子带回做证人,非法抄家。他们翻箱倒柜抢劫了一阵,东西被翻得乱七八糟,床上,地下、屋里、院里、东西给扔的到处都是,儿子被吓得颤颤惊惊,连大气也不敢出,泪水一个劲地往肚子里咽。恶警们凶狠、威逼恐吓,使孩子又一次受到惊吓,好长一段时间,孩子一看见警察、警车就浑身哆嗦。

后来恶警还是不断到家骚扰、恐吓、威逼杨金娥的丈夫交人,一家人整天生活在恐惧之中,真可谓家无宁日,杨金娥只好离家,被迫流离失所5个月。

杨金娥流离失所期间恶警们还是不断的到家骚扰,有一天竟连续去了两次。这还不算,恶警们抓不到人就向家属勒索钱。他们先后软硬兼施,向杨金娥丈夫勒索现金9500元。

迫害骚扰 奥运又掀高峰

2007年农历8月15日,阜平县广播电视局的人和大台乡政府韩雷梅在杨树俊的带领下,私闯民宅,将杨金娥家的接收天线(大锅)砸毁,扬长而去,并扬言:家里没人,进不了门,如果有人就把电视机、VCD全部没收。

2008年奥运前夕,恶警恶徒连续四次到杨金娥家骚扰多次,一次次的搅乱一家人的安宁。一次杨树俊带领乡政府韩雷梅,大台乡派出所警察刘志海到杨金娥家逼迫交身份证。韩雷梅大发雷霆:不交身份证就把人带走。还有一次,大台乡政府张国利和派出所的三名警察又去杨金娥家强行给她照相、骚扰、恐吓。

杨金娥,一个平民百姓,就因为学法轮功,祛病健身,就一次次被抄家,被常年骚扰不断,有家不能归。一个穷山沟老百姓,上有老,下有小,一人养活五口人,竟被敲诈勒索9500元。这个好端端的家庭,无辜受到如此的伤害,被惊吓的孩子害怕看到这一幕幕恐怖场面,不愿回家,漂泊在外;丈夫整天提心吊胆,担心恶人恶警随时上门抓人,要钱。

这是杨金娥一家人被中共迫害的真实情况;这就是中共“人权最好时期”的真实写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