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正法修炼中稳步走到今天

修炼中的点滴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四日】九七年三月份走入大法中开始修炼。同年七月份去外地坐车时,车翻到沟里出了车祸,四人当中我是最严重的一个。我的右眼上半部份撞了一个大包,当时眼球觉的模糊,看不清东西。回到当地到中医院,大夫说眼内充血无法医治,让我打几针消消炎。我心想:我有师父我没事。在家人的劝说下我吃了两盒先锋后痛的挺不住(不吃不痛,吃了倒痛的不行),这时我才悟到师父在管我呢。三天后眼睛恢复正常,但局部还红肿,二十天后完全康复了。通过这次车祸,我周围的邻居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很多人都到我家炼上了法轮功

二零零二年,我抱着我孙女到北京证实大法,在天安门前打坐发正念清除邪恶,回来后走入了救人发真相资料的行列中来助师正法。我与外地同修传送大法资料一直很顺利。但有一次我没把握好。那天早五点外地同修来取资料,当时我对他说,你把车停在胡同里,我去给你取(资料)来。我走后他随着把车开过来了。我和同修把资料从楼上搬下来时,他把车停在我们前面。当时我一愣很吃惊,心想车不该停在此处。装上资料车开走了。同修责备我说,你来取货,车靠得太近了。同修的话还没说完,我的眼泪就下来了。他赶忙说你哭了?我没说啥呀。我知道我错了没做好,没为资料点的安全负责。通过这件事向内找,在正法修炼这条路上稳步的走到了今天。

有一次,我和一位六十岁的老同修下乡发真相资料。他刚买了一辆摩托车,问我敢不敢坐,我说为啥不敢?他说:“我没骑过摩托车,我是为了救众生才买这车。我技术不过硬,你敢坐吗?”“有啥不敢的?有师在,有法在,我们是为了救度众生,一切都会顺利的,没问题,敢坐。”它就是法器,表面在坐摩托,为我们救度众生利用它,实质上我们在另外空间在飞。一路喊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把真相送到了乡村的各家各户。

师父讲:“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我就用法理严格要求自己。我在市场摆个小摊卖小百货。天天面对来来往往的顾客,什么样的人都能遇到,什么样的话都能听到,那真是考验心性,魔炼意志。有的人说你货好货不好,说你东西太贵到别处去买,但我从不动心。你买不买我都能守住心性,严格要求自己放下利益这颗心,坦然面对我眼前的一切同时修好自己。

到邪恶黑窝里讲真相

二零零一年的冬季,我和三位同修到哈市南岗分局营救一位被绑架的同修。我们约好早上坐五点火车到分局门前.在他们上班的时间,我们随着他们一起進屋。刚走到第二道门时,有个人问我你们是来干啥的?我说找人,我找在这上班的某某某。他说在楼上办公,上去吧。见到某某某,我们主动打招呼,可是当时心里有点慌。他说你们来了,我们说来找你,那天在路上绑架的一位男子,他是我们的亲人,他为你好,你们为什么还这样对待修真善忍的这些好人?邪恶之首它邪恶,可你应该理智的去做,对你自己应该尽到责任。这时他说:“我也同情这些炼功人,那我能怎么做?你知道吗?我的手机一个月得改三次电话号码,我家的座机一到晚上就响个不停,有的是国外打来的对我讲真相。也有本市的朋友对我劝说,让我不要做这个事,我也几次提出不管了,可谁也不愿接这个位置。我也知道这个大法好,你们都是做好人的。”当时我心里感动的在落泪:是师父的慈悲苦度,使身兼高职的人转变观念、迷途知返。他说:你放心,我马上把他带到我的办公室,你们和他见见面,待以后找机会我就把他放出去。他又说记住大法好。

二零零五年冬季,有一次去长林子劳教所取回解体迫害揭露邪恶的一封书信。那天我去时恶警不让我進去,让我写大法不好的话,我说我不会写字。我在心里发正念解体他们背后操纵他们的邪恶。后来他说他写让我用笔画一下就可以了,我不配合他,他们不让我進去。我当时忘记了正念对待和做事的基点,心想:表面做不算数,但我心不动,我進去能把曝光邪恶揭露邪恶的信带出来。就配合了邪恶的要求。出来后想想这样画一笔也没走正,没做在法上,不符合大法的要求。我就写了作废的严正声明。这是唯一的一次失误与不足,也是洗刷我在修炼路上的一面镜子,经常的照照自己。

二零零七年秋季,同修约我去哈市女子监狱解救一同修。这次我做的好,非常顺利。我和另一位同修从上午十点進去一直面对面接见,队长说你们好好谈,我们不看着你们,你们随便说吧。我们和同修谈话中知道,他们在里面经常跟队长讲真相,让她知道大法好,让她做好人。那个同修能在法上认识,说她虽然在迫害中,但我不承认它,我做我该做的事,我在这也能证实法,也在救度这众生。凡是能和我接近的人和我身边的人,我想她们都是有缘人都给她们讲大法的美好,让她们明白真相,给自己选择美好的未来。我们一直谈到下午三点才出来。我们给她讲外面的正法進程,给她添正念。后来,她提前七个月走出监狱,回到了正法救度众生的洪流之中。

我是多子女的母亲,家务活多,非常劳累,以前身体患有多种疾病。修炼大法以后,各种疾病不翼而飞,走路轻松,上楼上多高都不累,完全象换了一个人一样。通过我的变化,我们家人都认同大法,并和我一起学法。记得二零零七年冬季的一个星期天,我小孙子孙女到家来吃晚饭,然后同我一起学大法。小孙子才几岁,他躺着听师父的讲法录音,我就对他说,你不能躺着听,我们要敬师敬法。天上的神都跪着听师父讲法,我们是坐着学法听法,是师父慈悲我们。我孙子说他懂了,从那以后他就开始跪着读法听法,有时跪的腿麻了才说:“奶奶我跪的腿麻了坐一会行吗?”现在这几个孩子都是双盘腿坐着。二零零八年,我的小儿媳和他母亲也走進了大法,开始修炼了。

在风风雨雨中,我平稳的走过了十二个年头。有精進的时候,也有怠慢的时候。但还是坚信师父,坚信大法走到了今天。在最后的时刻,我要修好自己,救度更多众生,完成史前大愿,跟师父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