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给师尊的一份答卷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四日】我一九九八年走上大法修炼路,九九年“七•二零”邪恶铺天盖地疯狂迫害时,我清醒认定师父是清白的,大法是正的,绝不能放弃修炼。在邪恶的恐怖高压下,最后这一片就剩我和另外两个同修坚持修炼。通过外地同修,我们偶尔看到师父的少部份新经文,一直没有跟上正法進程。直到二零零五年四月份,我们终于有幸看到师父在“七•二零”后的全部讲法和《九评》,真正明白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肩负的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神圣使命和重大责任,彻底认清了恶党的邪恶本质。我要奋起直追。

一、救度这一方,建立家庭资料点,走出证实法的路

二零零五年底,我们三个人恢复了集体学法,在认真学法中,逐步明确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讲真相救度众生的重要性。不等不靠,除了尝试面对面讲真相外,我开始动手写真相,摸索着采用不同的纸写好后,变换各种包装形式发下去给予众生明真相的机缘。特别是利用一位老年同修字体好的特长,用毛笔蘸上红墨水在黄布上写护身符,明真相后,人们很喜欢要。虽然不很精致,可我们是用心在做,真正的感到了溶于法中的幸福。二零零六年正月我买回一台“爱普生”打印机,跟孩子学着用,把手中仅有的一套《九评》和几张周报、小册子复印,虽然简易,速度慢,耗材量大,但我地总算有了第一个真相资料点。

到了二零零七年,就感觉这种状态做下去,不能更大面积的救度众生,特别是学了师父经文《谢谢众生的问候》中讲:“大法弟子是各地区、各民族众生得救的唯一的希望。”真正认识到作为一名大法弟子,对救度这一方众生的责任何等重大!我们三人在一起学法时就这一问题進行切磋。师父看到了我想要提高的愿望,就促成了一件事:零七年五一节,孩子带回一台二手台式电脑。面对这台法器,我一头雾水,什么也不懂,在突破了畏难心和厌恶电脑的心后,决心从打字学起,学会做真相资料。晚上在电脑上大大的打了一句话:“师父,这里的众生怎么办?我怎么办?”第二天让孩子按《明慧周报》上突破网络封锁的方法试一试,果然打开了明慧网,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当第一眼看到师父时,我激动的心情无以言表。从此电脑成了我真正的法器,在孩子们的帮助下,我学会了下载、打印等各种技术,师父的新经文、周刊、周报和各种真相资料都及时送到同修手里,还满足了几个乡下同修的需要。每天在保证学好法、发好正念的前提下,我们几个开始大面积的散发真相资料。民众的反应是:法轮功又活了。邪恶受到了极大的震慑,非常恐惧。

二零零八年一月,外地懂技术的同修帮助我们添置了打印机、电脑、塑封机等,大大小小的法器一应俱全,真正建起了节能高效的资料点。二零零九年四月,又购置了刻录机,我学会了刻光盘。我坚持白天挤时间学法,晚上和节假日做资料、发资料,保证四个正点发正念。就这样,我们几个互相配合,及时把周报、各种真相小册子、《九评》和“神韵”光盘等真相资料送到千家万户。特别是利用正月走亲串友的形式,到农村散发了大量真相资料。这几年除夕和大年夜,都是我们送真相资料的好机会。众生都在等着救度呢!

有一天早上打坐时,看到一堵红石头墙,一尘不染,石墙顶端的石缝长出一支莲花,翠绿的根茎,鲜艳的花朵,在微风中栩栩如生,非常漂亮,后来明白是师父在鼓励我:你也是资料点遍地开花的一朵小花。

二、从身边人做起,利用多种形式讲真相救众生

这几年在散发资料的过程中,对这一区域做到心中有数,发资料时心无杂念,只要心系众生,师父就给创造条件,比如到楼区,不是提前给打开防盗门,就是有人在前面带路。有时偶遇常人,都能自如的向熟人一样打着招呼,从容走过,没有怕心。神韵光盘大部份都当面给。对每一份资料都倍加珍惜,感到非常神圣,有时真的觉得和邪恶打的是时间差,在师父的呵护下,几次都是有惊无险。其实是法在度人,是师父在做,我们只是有了救度众生的愿望,师父为了成就我们,给了我们建立威德的机会,心里由衷的感谢师父。

平时把工作环境当作修炼的场所,想到大法弟子处处证实法,言谈举止都用法来衡量,由于善良、真诚,同事很愿意和我交心,在和他们交谈时,我有意识讲真相,讲我修大法后的身心受益,能做到坦然面对生活的变故,是法轮大法给予我正的力量;告诉他们大法弟子都是修真、善、忍的好人,大法洪传全世界,是恶党造谣诬陷抹黑大法,是江氏集团不让人做好人,你想,一个怕好人多的执政党能是一个正的党吗?我办公室的一男同事,当我给他讲天安门自焚真相,又讲到师父为了传法度人,每天吃的是方便面,住的是最便宜的旅店,所谓的豪宅、别墅都是捏造时,他流着眼泪说:共产党太坏了,什么事都能干的出来。他化名退出邪恶组织,回家还给妻子、儿子讲真相做了三退。今年他们全家看了零九神韵新年晚会后,打电话说:太好了,一年更比一年好。他为被迫害的大法弟子鸣不平,骑车上班一直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在不断学法,放下怕心讲真相后,单位许多人和一些亲朋好友明白真相,选择了美好的未来,有些是全家做了三退的。我的一位亲戚在邪党政府部门任职,九九年“七•二零”前看过几遍《转法轮》,迫害发生后放弃了修炼,零六年我给他讲真相并送他《九评》,他一气读了七、八遍,不仅真名退了党,还走進了大法修炼,并坚持发资料、讲真相救度众生,圆容了整体,走出了自己证实法的路。

每当在键盘上敲出一个三退名单时,都感到无比神圣,又有无量众生得救了。大法赋予自己天大的使命,真是不敢懈怠,但是自己还做的很差,离师父要求的“无私无我”的境界相差十万八千里,对陌生人面对面讲真相急需突破。

三、跌倒了爬起来,魔难中走向成熟

师父讲:“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转法轮》)

二零零零年,我丈夫因病去世,我毕竟是大法造就的生命,在短暂的痛苦中,放下亲情,坦然面对,是师父的法给了我坚强的肩膀,把丈夫丢下的一切一肩挑起。《洪吟》中的〈苦其心志〉和〈自修〉是我那时经常背的法,我用法来衡量,让常人真正感受到我的坚强、善良、豁达。在以后做资料、传资料、发资料的过程中,自己听到同修赞扬的话多了,不知不觉产生了欢喜心、显示心、干事心等人心,感觉自己一路走来,做的还行。有一天晚上看明慧网上同修交流文章时,其中一句话是说:“别人修的不好,也许对你的要求更高,不应该有比别人修的好的心。”这后一句话就明显跳起来了,这时我警觉了,心想应该好好向内找找了,但实质每天处于“忙”中,并没有静下心来向内找。

邪恶是千方百计钻空子的。在奥运前夕,有同修被恶警绑架,我感到很痛心,觉的都是自己的过错,看到问题没有及时指出来,自己又没有能力去营救,很焦急。由于修炼的不扎实,没有真正走出为私为我的旧宇宙理的束缚,担心资料点被破坏、怕连累自己,没有做到真正的信师信法,旧势力抓住这个“怕”不断的加强,使自己分不清真我假我,在打坐或抱轮时看到许多迫害景象,在不理智的情况下,把法器和资料转移,导致家里常人烧毁了部份师父法像、经文和真相资料,我愈发痛苦,自己下个结论:“不能修了”。觉的自己不配当师父的弟子,给本地证实法救度众生造成巨大的损失,自己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就这样一天天消沉、自责、自卑,直至不能学法、发正念、炼功,真是痛不欲生。后来我认识到这是“自心生魔”的表现,必须理智正念起来,却时时摆不脱邪魔的干扰,遭到另外空间邪恶对我长达半年的迫害。有一天双手捧起《转法轮》随手打开,第一眼看到是:“哎呀,我不行了,这不行,那不行。”“好坏出自一念”(《转法轮》)。这些不都是自己心不正招来的吗?邪恶的目地是毁了我、毁了众生,必须全盘否定。我咬着牙坚持学法,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说:“摔了跟头的爬起来继续走,师父不放弃你,你也不能够失去信心,机会还有,反正我要度成你,你还没有信心吗?”下决心归正自己,我不能再让师父失望了,时时用正念灭思想业和另外空间的邪恶:我就只走我师父给安排的路,别的一概不承认。二月份同修带来了期盼已久的二零零九年神韵晚会光碟,坐下来全神贯注的看,顿觉神清气爽,精神振奋,再接着看几遍,头脑一下子清醒了,邪恶彻底解体了,找回了真正的自我。经历了魔难后体悟最深的首先是对师尊深深的感恩,感恩师尊洪大的慈悲,感恩大法的威力、神韵的超常,让我从新站了起来;再一个就是见证了师尊讲的:“无论你认为再大的魔难,再大的痛苦,都是好事,因为你修炼了才出现的。魔难中能消去业力,魔难中能去掉人心,魔难中能够使你提高上来。”(《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魔难后,使我更坚定了信师信法的正念,逐步成熟起来了。

交流文章写到尾声时,感到自己成熟的过程还没有真正表达出来,这时魔难又来了,半夜正学法时,突然一个电话转告:你被人供出来了,赶快想办法清理所有的东西,否则后果不堪设想。我一时心态不稳,有点“怕”,我马上否定它:“怕的不是我,你死去吧。我做的是宇宙中最正的事,有师父管,什么也不怕。”很快镇静下来,心里默默的背着法:“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盘腿发正念: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只走师父安排的路。清晨把主要法器和资料妥善保护,从容踏上上班路,一路背着《洪吟》,并及时通知同修加持发正念,形成一个坚不可摧的整体,不为假相所动。连续几天都长时间发正念,请师尊加持,请各路护法神帮忙,把我空间场一切邪恶灭尽,让这里的众生得救。向内找一时没找准到底是什么心让邪恶钻了空子,我就对师父说:“师尊,弟子不争气,还有许多执著心没去,但我一定会在法中归正,请师尊加持弟子的正念,解体邪恶,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两天后亲人告知:事情“摆平”,表面上是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亲朋各尽所能,及时找关系阻止了邪恶的迫害,但我心里清楚,都是师父给化解了一切危难。

和同修交流时我问:“我到底有什么大漏造成了这次险情?”同修的话一下子点醒了我:“你太执著自我了。”她说,你时不时有意无意流露出嫌同修做的不好,一句话抹杀了个别同修这几年证实法的成绩,无意中伤害了同修,造成了间隔。

我仔细回忆了跌倒爬起来这大半年自己的修炼状态,特别是放下人心广传神韵,一心想着救度众生,送出去许多光碟,又根据不同人群发送了大量的真相资料,越做越从容。尤其是学了师父今年几篇新经文后,感到救人刻不容缓,就为同修步履姗姗的状态着急,言语中不够善,有强制意味,居高临下,只想改变别人,不想改变自己。如果没有整体,没有同修,包括外地同修在资金上的大力支持,没有大家协同维护这个资料点,在我栽跟头过关时,没有他们正念加持合力往起拽,我能这样从容证实法吗?她们有时不够精進,我应该跟她们一起多学法,用宽容的心,体谅、帮助、鼓励同修,找到存在的漏,提高上来。而不应该盛气凌人、高高在上给她们施加压力。当同修直言给我指出这个“自我”的大漏时,我立刻明白了以前不明白的一个问题,就是我发现同修对我说假话,比如:新经文发表了,我尽量在第一时间送去,并要求多学几遍,几天后去问看了几遍?她们马上说看了好几遍了,后来同修承认是假话。我就向内找,是不是我在同修面前说过假话?没有呀?就事论事,不会跳出是非的本身看问题,现在明白了,是我采用一种强制手段造成的。我马上给同修当面道歉,回家后跪在师父的法像前,诚心诚意向师父认错:师父,弟子错了,谢谢师父借同修之口点醒我,交流稿整篇也是在证实自己,我要从新写,什么魔难都不能阻挡弟子,一定向师尊呈上这份答卷。

我只是无边大法中的一个小小粒子,离大法的要求相差甚远,要放低自己的姿态,扩大自己的容量,学会向内找,不断在法中归正;并和同修们比学比修,携手并肩,撑起这片天,救度更多的众生,兑现史前誓约,跟师父回家。

层次有限,认识粗浅,请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