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呵护我一路走过来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三日】

尊敬的师父好,同修好!

我是一九九六年喜得大法的。得法前为了给孩子看病,家中一贫如洗、负债累累。亲戚朋友都远离了我们。走投无路中,我请来了菩萨像,整天烧香磕头,求财、求平安。没想到越拜越糟糕,不但病没好,还灾祸不断。一天晚上孩子看到佛像上一团绿光,绿光中还有两只红色的眼睛,孩子惊叫一声,从此高烧不退,又转成了肺炎。

为了给孩子看病,我和丈夫带着孩子到了城里。在一次偶然的机会,我遇到了一位大法弟子,她说公园有炼法轮功的,让我去看看。我便带着孩子去了公园。当听到祥和的炼功音乐时,我心中一震,我找到了,这就是我要找的!那年八月十五的晚上,我和孩子在院子墙上看到了老寿星、仙鹤、竹子的影子,活灵活现。我赶紧叫家人来看,可他们什么都看不到。在后来的学法中我才明白,这是师尊给我开了天目,在鼓励我。

一九九九年邪恶开始了疯狂的迫害,在压力下,一些辅导员因怕心向邪恶妥协,交出了大法书籍。一天晚上,同修让我去帮忙,到了我才知道原来是邪恶强迫交书。这时警察已经开车到了,情急下,我抱起一袋书扔進旁边的草丛中,转身离去。等到警察离开后,我就到草丛中去找那袋子书,发现原来那里是个水沟。神奇的是,我找到了这袋书,而且一点也没湿。

在回家的路上我看着满天的星星,好象它们都在望着我。我就想,无论怎样我都坚信师尊坚信大法,什么也不怕。在以后的几年中,通过不断学法,我也在不断的认清这场迫害。做事前我先学好法,摆正基点后再去做,在师尊的呵护下总是有惊无险。

一次在讲真相中,一个人在众人面前对我说:“到现在了你还信法轮功,你还炼不炼了?”我说:“我炼!”她说:“你等我打电话叫警察。”我想,你叫吧,警察来了我就喊“法轮大法好”,讲真相。结果警察也没来。我明白了,修炼人心到位了,符合了法,邪恶是不敢迫害的。还有一次居委会主任发现了真相资料,就送到了派出所。后因良心过不去,跑来找我说:“你可别怪我,我也没办法,不就是为了这个工作嘛。”之后就吓的跑了。我调整好心态,把心放下,结果警察也没来,她不久丢了主任的官儿。

二零零四年有一次师尊在梦中点悟我。梦中我正在贪玩,师尊来了,抱着一个黄色的球让我去抛。我一看转身就跑,因为我从来就不喜欢体育。师尊严肃的叫住我,于是我接过了球,师尊示意让我抛出看看能不能接住,我认真的将球抛出,伸出双臂去接,谁知那球轻轻的落在我的手中。连抛三次后,师尊说好了,让我赶紧去答卷,我有些迟疑,这时师尊说:“你是代表。”

话音刚落,无量众生展现在我的眼前,一眼看不到头。他们都屏住呼吸,用期待的眼神望着我,象是在恳求我去答卷。我看到他们,心中连“不”字都没有了。我站上讲台拿到卷子。发现很多人都在交卷,讲台上已经放了厚厚的一摞。当我看到卷子上的内容时,一阵心酸,流出了泪。卷子上满满的记载着一个生命的整个过程,历经沧桑与心酸,也有辉煌。点点滴滴,就连我们自己都不曾在意的好事都记录着。原来,师尊都在给我们记录着,去其糟粕,只留精华。卷子的右下角有一道题,大家都在答,题目是“邪恶猖獗的时候你做了什么?”我拿起笔,认真的将我证实法的整个过程写了上去,当最后一笔写完后,猛然醒来。

我坐在床上,回忆着梦中的一切,梦中使我感动的众生的目光,依然还很清晰。窗外下着小雨,我思考着,如何走好以后的路。转天我自己写好真相资料,包好后去了一所小学,我把资料放在车棚里每一个车筐中。回家后往学校不断的发正念,让众生快快明白真相。

我也从新带起了家里的小弟子。每天我们在发资料前,都要互相问一下基点在哪,必须背上一段法或说一段在法理上的认识才出去。如果心性不到位,我们就先不出去,学好法再做,这样提高的很快。有一次我们下午学完《转法轮》晚上七点出去,走在小路上,抬头仰望天空,好象一本《转法轮》立在空中,天无限的大,法无限的大,无论我们怎么走,走多远都在这部法中,都在师尊的呵护下。就这样,不久我们建立了家庭资料点。

苏家屯中共活体摘取器官的报道出来后,同修拿来一台光盘拷贝机。我当时心里也有怕,可想到同修被迫害,世人被谎言迷惑,大法弟子有责任把这骇人听闻的事件揭露出来。师尊在《转法轮》中讲:“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我告诉师尊我能行,在这过程中去掉了我一些为私的心、怕心等一些执着心,破除了一些人的观念,升华了一层。

二零零七年我在家里看到了婆罗花,窗户上、门上、玻璃上、树上都开了圣花,我们知道是师尊在鼓励我们继续做好。

后来和我们一起配合的同修被绑架,因怕心,我回老家躲了四天。这四天里,好象过了四年一样。不知同修的消息,没有了以前的环境,不能安心学法。我才意识到这不是我的路,走了旧势力的路。我要回去营救同修。我怀着急切的心情往回赶,没想到刚一進门面临的就是同修的指责、埋怨和不理解,十年谷子八年糠全翻出来了。当时,我没悟到应该向内找,只是给自己辩解、开脱。

我们一起回来的丈夫(常人)就和我闹了起来,我的心完全被带动了,不平衡、委屈、怨恨的心全上来了。当时没悟到是师父让我在这个矛盾中向内找提高上来,得能听不爱听的,就感到一夜之间天翻地覆,昨天都是好好的同修,今天就变了一个人。被邪恶钻了空子,不断的加大矛盾,同修间互相指责。有的同修找到家里来指责,一时间我伤心、痛苦、不平衡、争斗心、妒嫉心都来了。房东让搬家、经济没着落、孩子不听话,弄的我焦头烂额。我没有向内找,悟性跟不上,魔难越来越大。

于是,我就躲在家里抄法,用了一个月时间抄了一遍《转法轮》,虽然每天在学法,只是用法抑制那些翻江倒海的人心,并没有从根本上认识上来,还没有真正的向内找。紧接着,警察便衣以有人构陷为名来我家進行骚扰、恐吓。当时,我们全家大小齐发正念,形成一个整体,就连平时不精進的小弟子都正念正行,从恶警手里夺回了大法资料。

现在我在做好三件事的同时,带好小弟子,我觉的这也是一个放下自我,扩大容量的过程,升华的又一个阶段。我家的小弟子,在这十几年的过程中渐渐长大了、成熟了,在师尊的呵护下也走出自己的路。

十月一日那天我们正准备往北京发正念,忽然同修送来消息,说有同修被绑架。大家有去同修家整理东西的,有通知其他同修发正念的,真是聚之成形,化之为粒,这一切使我更加坚定做好三件事的决心,和同修共同配合好营救同修!

几次法会我都没有参加过,这是第一次,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师尊,谢谢同修,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