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度众生 圆容整体 圆满随师还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五日】

师尊您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九七年得法的大法弟子,修炼十多年,心中满怀师父的恩德,实在是一言难尽!我借这次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心得交流会的机会,向慈悲伟大的恩师做汇报。

几次法会虽然投稿但未发表,由于执著自我;同时写稿干扰也非常大,不是工作忙碌就是来人干扰,匆匆写完未来的及检查就发出去。而这一次,我不执著是否发表,但我一定要认真完成师尊交给的作业。

一、得法

我是一九九七年十月得法的大法弟子。第一次看《转法轮》,我用一天时间看完了一遍,紧接着又看一遍《精進要旨》,我知道了大法得之不易,我恨我自己为什么得法这么晚,并下决心一定要修炼圆满。

得法前,我一直在寻找人活着的目地,人生的真谛。得法前,我也是一个不修道已在道中的那种人,对人很善良,总是替别人着想,淡泊名利,从小学到高中毕业几乎没吃过几顿早饭,都是早早的到学校做卫生为大家服务等,经常被学校赋予各种荣誉称号。在常人中我对别人很好,而常常换来的却是恶报,我不明白为什么命运对我如此不公。后来我买了很多算命的书迷上了算命。得法后我终于明白了:“这就是我要寻找的!”得法至今个人经历各种去执著的关难、大法经历“七•二零”的邪恶诽谤、以及建资料点后被邪恶跟踪、监控等,我从未想过要放弃大法的念头,并且永不放弃!

从得法至今,我总是手捧着大法书爱不释手,只要一有时间就如痴如醉的学法。以前我虽然年轻,但身体弱不禁风,一身病。我曾患有严重的先天性头痛病,严重的先天性肾脏疾病,还有风湿病,心脏病,腹部由于做几次手术象安了拉锁,肚子里的零件缺了好几样。而且有很多严重的病检查不出来,到处求医问药。我是为了修炼而走入大法的,随着学法的深入和心性的提高,我身体上的病却全都好了。如果不得大法我还要在常人中苦苦挣扎,是大法使我明白了人生目地,是大法把我从苦海中救起,我真的有一种脱胎换骨的感觉。

二、走出家庭关

二零零零年我终于悟到大法弟子应该证实法,于是,我们大法弟子几人于十月一日早上到了北京天安门广场。临行前,我想这一去不知是生是死。我便把单位的钥匙都交了出去,又给修炼的丈夫和孩子写了一封长信,告诉他们,我去北京证实法没有错,并告诉他们:“你们也生在大法洪传时代,你们也有人体,你们也得了法,一定别错过这万古机缘。”临出门我穿了一套深色衣服,心想即使到监狱里也可以长时间不用换。

丈夫由于怕心较重,坚决不让我去,在我买完票准备出发的时候,丈夫特意从单位赶回来拦着我,挡在门口不让我出门,我们就这样僵持着,我知道他是怕我被迫害,是为了情。这时我眼泪不停地刷刷流下来,我想,我也想在家过温馨的生活,我也喜欢我的丈夫和孩子,但是大法被非法镇压,我不能只在家安心生活,我应该去北京证实法。这时他哭着抱住我不放手,这情景真象是生离死别。他看我还坚持要去,于是说:你去吧,孩子我能照料好,你注意安全。就这样我坐上了去北京的车。

到了天安门广场,广场的大法弟子特别多,我们各地区大法弟子协商定于上午九点在旗杆下打横幅证实法,这时我们很多大法弟子开始向旗杆下汇集。快到九点时,在旗杆下由于恶警便衣搜包,一位大法弟子横幅被恶警便衣查出,这时这位大法弟子就把横幅打开证实法,恶警便衣上前便往下抢,这时又上来很多大法弟子把住横幅不让恶警便衣抢;紧接着又有大法弟子打开横幅,当时场面非常激动人心。这时大量恶警围拢过来,把众人推开把大法弟子围成一圈,很多大法弟子被打、被抓、被扔上车,这时一恶警拽着我的胳膊要抓我走并问我说:“你是法轮功不?”我平静的看着他心想:“这时让他抓走也没有起到证实法的作用,师父说:“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精進要旨二》〈理性〉)。于是我便笑了笑没吱声,他就扔下我又去抓别的大法弟子。这时又有很多大法弟子被拉上车,已经拉走几车了,这时我心里难受极了,非常想哭一场。被恶警围在圈外的人特别多,大部份大法弟子都被拦在圈外站着抹眼泪,有一位大连女大法弟子领着不到十岁的儿子站在圈外,她看见大法弟子横幅被抢,扔下孩子向圈内大法弟子直奔过去,最后还是因为寡不敌众被恶警拽上车,她儿子看到此情景哭着喊妈妈,后来孩子被好心不相识的大法弟子领走。

车上大法弟子有的穿着带有“真、善、忍”三个字的黄T恤,把身体伸向窗外向众人挥手;有的大法弟子把横幅打在窗外告诉人们大法弟子在证实法;还有一山东一家三口大法弟子,小孩只有一岁左右,在广场时被恶警便衣搜包后,恶警把男大法弟子抓上车,车上挂着窗帘,在警察打开车门时人们看见这名男大法弟子被打的满脸是血;还有一山东女大法弟子怀孕八个月,拿相机拍恶警打人照片时被恶警追赶,在众人的保护下没被恶警抓到。在天安门广场每走一段路便能看到有大法弟子被抓被打。这时我们同去的大法弟子在混乱中走散了,也不知他们是否平安。

这时在天安门广场我结识一位河南省同修,我们交流后决定在北京证实法,到了晚上由于她家庭条件不好,又不愿我拿钱住旅馆,于是我们就住在了天安门广场附近的马路牙边的水泥地上,还有很多大法弟子也住在那。北京的十月,晚上也是凉飕飕的,虽然冷但我丝毫没有苦的感觉,反而更增强了我在京证实法的意志,心想:“如果法不正过来我就不回家了。”到了早晨天还未亮,我们起来坐在马路牙上,这时有一位同修打开录音机播放大法普度音乐,我听着这熟悉的音乐,不自主的眼泪刷刷的流下来,心里想这么好的大法却被非法镇压,还有那么多的人未得到法,心里生起无限的慈悲。

第二天,我给家里打个电话报个平安,丈夫在家里正为我担心,不吃不喝就在电话旁边守着,精神都要崩溃了,我告诉他北京的情况,我说我先不能回去,我要在京证实法。丈夫说了很多让我回去的话,无论他说什么我也不肯回,丈夫一次次打电话,后来他承受不住便威胁我说:“你不回来我们就离婚。”我没回答放下电话。这时我心里乱糟糟的,对是否回去我开始有些犹豫了,我想我来北京没有错,可我也不想离婚啊!我们夫妻二人感情一直很好,怎能说离婚就离婚了呢?这时我心里很难受,我想是该我选择的时候了:是在京证实法而离婚;还是不证实法而回家呢?思想在不停的斗争,最后,我终于战胜了自己,于是我给丈夫打电话,语气平静而又坚定地说:“我不能回去,你要离婚就离吧!”丈夫看我还是不肯回就又开始恳求我:“我们不离婚,你快回来吧,我们好好过日子,啊?”我没有动心。

这几天,天安门广场大法弟子很多,丈夫每天在家登录明慧网并与我通话,告诉我北京的情况,据网上说,每天有五到十万大法弟子在天安门广场。后来我们接到大法弟子通知,计划十月五日上午在天安门广场集体和平请愿。到了十月五日,在去天安门广场的路上,有恶警拦截,看到有大法弟子就送到各地大客车上送回本地,我们在天安门广场历史博物馆前看见广场周围有很多部队把守在那,前方还有很多空的大客车,知道是邪恶已经知道此消息,它们是有备而来,就这样十月五日大法弟子计划的集体和平请愿没有進行。我很遗憾在京没有证实法。下午,我便乘上了回家的列车。

十月六日,正是我们单位上班的第一天,我象往常一样正常到单位上班。放假这几天,我好象是经历一场考验,去掉了很多执著,修去了很多心,觉的自己象是被洗过了一样。

一同修梦到我:“你在一间房子里,房间的墙壁上有一个大的洞,你从里面走了出来。”我悟到:我走出了家庭关。

三、救度众生 建立家庭资料点

我得法后,觉的这大法太好了,真想奔走相告。于是我开始向我周围的人洪法,丈夫和孩子得了法。我们又在家里建立了学法小组,小组约十人左右,每周三次集体学法。个人修炼经历了许多关难,修去很多执著,这里不一一描述。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大法被邪恶非法镇压,那时还没有讲真相的想法,可我自然的向周围的人讲“法轮大法”是好的,是修炼“真、善、忍,”电视里说的都是假的;并向有关部门写真相信:“还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 。二零零零年我家电脑上了网,通过国外代理服务器登录明慧网。后来由于封锁严重,我们又通过国外邮箱订阅明慧资料,再后来又有了破网软件。经常下载一些资料和大法书籍给同修打印,遇到有被迫害的同修及时通知明慧网。出现邪恶安排的“自焚”事件后,我们印制了很多自焚真相资料和同修出去发放。我把自己当作大法中的一个粒子。从那以后,我身上几乎没断过真相资料,走到哪就发到哪,走到哪就贴到哪,看见认识的人就给一张,就这样我家自然的成了家庭资料点。丈夫和孩子也经常跟我一起做真相资料和发放真相资料。

不久,由于同修不修口,我们的家庭资料被邪恶发现,恶警预谋绑架抄家,当时的资料点有很多只建了几个月便被破坏。当时我做了一个梦:“我正在一条宽敞的马路上向前走着,突然一群又黑又大的恶狗从后面追上来,当追到我脚边时而我却丝毫没有害怕的感觉,突然这群恶狗就消失了。”我悟到:“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不是强为,而是真正坦然放下而达到的。”(《去掉最后的执著》)师父慈悲保护了我们的资料点。这时邪恶并没有罢休,他们派很多人开车跟踪我,电话被监听,行动非常不便,想做太多大法的事却做不了,心里难受极了。于是,我拿出四千元钱给同修,同修买了设备建立了家庭资料点,这时我心里略安一些。可没多久这位同修被公安恶警绑架并非法劳教,资料点被破坏。这以后,公安恶警想用各种骗人的手法几次欲绑架我,都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邪恶没有得逞,正念走到了今天。这期间,恶警到单位骚扰,安插眼线、跟踪、监控,致使我很长一段时间与很多同修都失去联系,一直单打独斗。这期间,明慧网对我的帮助太大了,在这里我深深感谢明慧网工作的同修,同修们:谢谢你!

下面,我举几个救度众生的例子

1、我的一位亲属得了肝炎(大三阳),住院花了很多钱,就等着钱花光后人就完了,出院后整天在床上躺着,下楼都费劲,于是我去看他,并给他一些真相资料和真相光盘,他看了后,不久他的病就痊愈了。还能上班了,骑车骑一小时都不觉的累。不久,他妻子做了一个梦,梦的情形是这样的:“一群坏人拿着刀枪追杀她的丈夫,她丈夫在前面跑,就在快要追上他的时候迎面遇到了我,我拿出一串项链给他戴在脖子上,并告诉他现在好了,没事了。”是慈悲的师父救了他!

2、我有一同事,有一天要请假,准备参加她侄子的葬礼,她侄子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得了白血病,已经治不了了,发高烧,好几天不吃东西,医生说这几天就得走。我想:这么年轻还没闻到大法就要离开人世,真是太可怜了,于是,我让我的同事带给他一个护身符并告诉她让他赶紧念“法轮大法好”。不久我的这位同事非常高兴地找到我,告诉我说她的侄子好了,不发烧了,能吃饭了,腿有劲了,还能下地干活了,我送你一袋大米吧。我说:“好了就好,你记住念‘法轮大法好’会得福报的。”

3、一位监视我的小伙子,邪恶的眼线,我给他讲了几次真相后,我做了一个梦:“有一堆儿垃圾扔到了我的手上,我用手捋一捋竟然变成了一朵粉色的莲花。”这是师父在鼓励我,我悟到又有一位世人得救了。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九评》横空出世,师父让我们救人,我为了让更多的人看到《九评》,我家又增加了一台激光一体机,印制《九评》后,在上下班的路上发放,同时也送给亲朋好友,他们都非常愿意看,他们看过后,对邪党更加了解了其邪恶本质。

我们一家三口是在二零零五年四月份退出邪党的一切组织的,我的直系亲属在五月份将他们陆续劝退,六月份我开始对周围的人讲三退,在师父的鼓励下劝退成功率在百分之九十以上。工作之余和上下班的路上,每天最多劝退二十余人,退完后回家上网直接就做了声明,这些年来三退的人数已不知道退了多少了,当然也有状态不好的时候没有做三退。

四、提高心性 圆容整体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由于怕心,加上丈夫的工作忙碌和孩子的学习紧张,渐渐的他们变的不那么精進了。由于我的工作较忙,再加上旧势力的干扰,监视等,我圆容整体的事情做的不好。只顾一个人学法,没有带着丈夫和孩子一起学法。现在,我们又开始了集体学法,每天晚上我和丈夫一起学法,小孩放学回来我们就给他听法和听《明慧周刊》,在我家还成立了学法小组,同修定期来我家学法,通过集体学法,我又找到了很多执著,而且三件事做的更精進了。我觉的集体学法太好了,这是师父留下的修炼形式,我们一定要圆容好。

现在到了正法的最后阶段,圆容整体非常重要,网上说要资料点遍地开花,我想,我们一家三口都是大法弟子,历史赋予我们的责任将更加重大。为了救度更多的众生,我想我还能为整体做点什么呢?于是,我又买了专门刻录的一拖三刻录机、买电脑等送给同修们,我和丈夫还帮助同修处理一些电脑及上网方面的事情。

我们做三件事过程中,我发现同修们用真相币讲真相,有很多都有是用手写真相标语的方法讲真相,我虽然用模板打印真相币,但很多时候,还没来的及打印就把钱花出去了,而且打印真相币比较麻烦,需要压平等工序。我想,如果有印章印制真相币那该多方便呢!钱花出去之前印一下就可以了。如果大法弟子人人都有一个印章,那就是一台小型打印机呀!于是我与丈夫商量买一台印章机,丈夫同意但迟迟不去买,这期间,我又生出了怕心,觉的心态不稳,心想,邪恶经常监视我,把我当作所谓的“重点”,如果再买一台印章机,这不是更加“重点”了吗?通过学法,心态逐渐稳定,明白了“这不是承认了旧势力的存在了吗!我们就做师父让做的事情,谁也不配来干扰和考验。”于是我发正念,清除这个怕心,这个怕心不是我。我的念一正,再让丈夫买印章机,第二天就把印章机买回来了。巧的是这时明慧网上正刊登了印章机的制作流程,我明白了这一切都是师父的慈悲安排。我把制作的印章送给同修,同修们都愿意要,我想这也是一个小小的资料点呀!下一步我在想,能否制作印制不干胶的印章和直接印在墙壁上的印章。如果每人都有各种印章,都走出来,那该多好啊!。

我记的师尊的讲法:“我就是希望大家能够真的做的再好一些,配合的再好一些,协调的再好一些。”(《在新唐人电视讨论会上的讲法》)。明慧网上的同修说:“修炼的最后一步考验就是配合。”

我有一个圆容整体提高心性的事情,有一次我出去发放真相资料过程中,被旧势力迫害,过了一个病业关,在我过关的时候,同修们非常热心,经常和我一起学法,我也在不断的向内找被迫害的原因。过一段时间有几位同修来到我家,帮助我找被旧势力迫害的根儿,我也很高兴,同修这么帮助我。在帮助我找的过程中我才明白了,因他们中有一同修曾被旧势力迫害过病业关是因为曾犯过男女关系的错误,他们认为我也是那样原因才商量好后来我家问我的,目地是想让我坦白,并告诉我不要不好意思说。我告诉他们:“我没犯过那样的错,我们夫妻二人之间这个事情都断了很多年了,即使修炼以前我也没犯过这样的错。”这件事情就这样过去了。这时我想起两天前做的一个梦:“梦中我站在一条船上,穿着一双白色的舞蹈鞋,忽然这鞋子变的很脏几乎成了黑色,于是我拿起鞋子,用刷子把鞋子刷干净了。”当时我悟到:鞋与邪同音,即邪恶,这是邪恶栽赃,我想我不能承认。于是我就发正念铲除邪恶的安排。

过后,我心里有些怨同修了,心想,这件事情还未确定,怎么就向同修们散布呢?即使这件事情是真的也不能向同修们散布啊!这时我的心动了,就象师尊说的:“可是往往矛盾来的时候,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转法轮》)。再说被旧势力迫害有很多种原因,比如:某些方面的念头不正给旧势力钻空子;或是一关一关累加造成病业状态;等等。我想:为了圆容整体,我不能在同修之间造成间隔,我一定要善待同修,更何况同修是为了我好呢?旧势力就是想把我们同修间隔开,不让我们形成整体,然后一个一个的迫害,我决不能上旧势力的当。我一定要提高心性。

第二天同修来帮助我发正念,一同修天目看见我家里有一个蓝色的罩,因此同修又对我说:“你是在掩盖(意思是我犯过这样的错但是不说)。”我说:“我没犯过那样的错。”这时我这颗刚刚平静的心又开始不平衡了,我想为什么会出现这件事情呢?正在我苦苦思索的时候,师尊的新经文发表:“可是大家都没有想一想:我们自己是不是在哪方面做的不对了?其实自己真的明白了、做正了,这些人、这些表现就没有了,因为不会在大法弟子中出现任何无缘无故的事情,也是不允许的,谁也不敢。你别看邪恶它怎么邪恶,它不敢这样做的。旧势力的因素它敢于在大法弟子中起这个作用,就是因为你有这样的人心,需要这样人的出现。在这方面大家一定要清醒。”(《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我向内找,出现这件事情是去我什么心呢?我悟到:我这不是一颗为名的心吗?说我不好时看我心动不动。我明白了,因为我工作干的好,滋养了为名的心,而自己还觉的为名的心早就去干净了呢?我悟到:是师尊让我去掉为名的心呢!这时我心里一下子宽松了许多。

这时,同修又来我家提起这件事情说:“你自己知道是咋回事。”(意思是你不说咱们也知道)这颗不平衡的心又往外返,我再深挖自己,为什么同修说这个问题呢?是不是我还有色心呢?为什么听到外面的常人情歌还有时觉的好听呢?我悟到了我还有色心。

现在我继续提高心性,即使是同修的错我也不动心,就象同修说的那样:“百分之百他人错,百分之百找自己。”圆容好整体,不断向内找。师尊说:“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来讲啊,大家知道,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真正受到损失的时候修炼人都付之一笑,这是你们应有的状态和必须做到的,因为你不是常人,你要走出常人的。你不能用常人的理来要求自己,你得用高标准来要求你,所以你们必须得做到这样。”(《曼哈顿讲法》),我再想起这件事情时我就付之一笑,达到真正神的状态,圆满随师还。

我还有很多执著心,比如安逸心、妒嫉心等。谢谢师父的苦心安排,使我认识到自己的很多执著心,师尊的呵护我实在是无法用语言表达,以后我会更加精進,惟愿师尊笑!

个人层次有限,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