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正法修炼路上不断前行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六日】第六届大陆大法弟子网上法会召开,虽然自己做的不好,但我不能再错过这个机会。前五届法会我都没参与,这次一定要向师父交上一份迟到的答卷。

一、得法

我走入修炼已十多年,修炼前,我浑身是病,病历三大本,医生都喊我“老病号”。我想炼气功也许好一点,一位医生说:“那就炼法轮功吧,那是个高级功法。”请回一本《转法轮》,一口气看完,从此我走上了一条光明大道。

那时候,不管上班下班,《转法轮》随身带,逢人便说大法好。每天,我拎个录音机到公园与大家集体炼功,晚上一起学法,心中有了“真善忍”,整个身心洋溢在幸福中,一身的病很快都好了,言语、行为方方面面都在变。周围人也都看到了我的变化,当领导的丈夫也开始学法炼功,用小车运大法资料,我家专门买个大彩电在会议室放师父讲法录像。不久,每年都住院的他,也达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状态,红光满面,象换了个人。那时孙女才二岁,跟着我们打坐,还能背《洪吟》,天目开的也很好。她告诉我,师父摸着她的头叫她小弟子,她还去了许多美好的地方玩。修炼大法为我们全家人带来了无穷的欢乐。

有天晚上我做了个梦:我掉到一个高高的黑黑的染缸里爬不上去,四个人抬口大棺材冲了过来,当时我双手合十,对着它们高喊:“金刚排山!”棺材立即消失了。起床后看《转法轮》时,师父对我笑眯眯的,我感动的哭了。我知道,长期生活在世俗这个大染缸中被污染,邪恶想毁我,大法在救我,我一定要好好修炼,在法中洗净自己,归正自己。

二、见到师父

得法后,我曾见到过师父,当师父从我身边走过时,我激动的高喊了一声“师父”,师父向我点了点头,我感动的只想哭,寻师几多年,今日终于如愿以偿。

中午休息时,我想师父在哪里吃饭呢,我太想见师父了。当我们几个大法弟子在外照像时,师父突然出现在我面前,问我:“从哪来?”我回答了师父,师父与我握手, 我高兴的对师父说:“师父,我们地区的大法弟子都很想念您, 您去我们那里看看吧。”师父说:“我会去的。”紧接着师父一连问了六个弟子,都是我们一个地区的,师父一一与我们握手。这时,其他地区的同修一下蜂拥过来把师父请走了。各地区大法弟子分别与师父合影留念。我们的第一张照片照的不理想,希望重照一张,师父答应我们放最后再复照。最后师父又一次与我们一一握手,指着我们说:“回去要多学法,多学法,多学法。”连讲了三遍。当时我们感到那是我们地区大法弟子的偏得,最后也是我们站在门口,合十送师父最后离开的。想起自己能与慈悲伟大的师尊相见合影,那是多么的幸福,令我终身难忘!

三、护法

天有不测风云,想不到这么好的大法,竟然遭到了中共的残酷打压,许多大法弟子都去北京证实法。迫害一开始我没走出来,有次师父在梦中点化我:天黑黑的下着大雨,有人给我两把葱,一把给了人家,一把抓在手里。醒来后悟到:那是点化我不但自己要冲出去,还要带着大家冲。于是我约了几个同修一起去北京护法。

从北京一回来,我被恶警绑架到了洗脑班。我们在那里集体背法,真是法音震天地,原本外面正在下雨,突然一轮红日破云而出,金色的光芒直射進房间,开了天目的同修看到了师父的法身,高喊着“师父!师父!”慈悲的师尊看我们来了。同修们个个泪流满面。“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 我们无罪! 立即放我们出去! ”大家齐声高喊。

那天开始我们全体绝食,抵制邪恶对我们的非法关押迫害。第三天邪恶给我们集体灌食,我坚决拒绝,后来邪恶动手想将我强拉進小车送走,我对他们讲述自己得法前后身体、精神上的超常变化,是大法给了我新生,是法轮大法救度了我全家。最后我被放出了洗脑班。

回到家,反思自己感到羞愧,上北京没能证实好法,还被非法关進了洗脑班,而许多同修挂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横幅,回来什么事都没有。于是我又一次去了北京,在天安门喊出“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被恶警双臂反背推上警车,关進了天安门城楼内。那里已关了很多同修,邪恶不给吃,不让大小便。大家都在背师父的经文《洪吟》。

后来公安又把我们一车车分送到北京市内各收容所,各个房间都挤满了人,连坐都坐不下来。我们集体高喊:“我们无罪! 我们要回家! 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有的大法弟子还把带在身边的“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横幅挂在了门上。

大法弟子来自全国各地,虽然我们互不相识,但我们抓住机缘,共同切磋交流,畅谈修炼心得,丝毫不觉的苦。第二天公安将我们用绳子牵着一队队的押送到乡下,排队、编号、照像、按手印。

我坚决拒绝他们的无理编派,那个负责的找我谈话,叫我坐下,我说不坐,他问我为什么,我说:“这个位置不是我坐的,我是一个优秀的中国公民,世界名人册里挂有我的名字,可我到北京却无辜被抓被打,你们不去抓犯法的恶人,倒来抓我们这些好人,这是哪一家的理?哪一家的法?”他默默的听着,最后说:“算了,那就叫你零号吧。”给了我一个电话号码,说有事可找他。半路上停车,把我丢在一个荒凉的地方。

天黑黑的,路上没一个行人,我想,有师在,有法在,我什么也不怕! 边走边背《洪吟》,越走越有劲。突然后面开来了一辆拖拉机,车上一男一女问我:“这么晚了,你一个人在这荒郊野外做什么?怎么会到这里来?”他们让我上了车,我好感动,那是师父在呵护我,最后我平安返回了家。

四、难中洪法

二零零一年至零三年,我又被非法关押了三次,第一次被关進了拘留所,狱警问押送的人:“是什么问题?”答:“法轮功”“她怎么样?”“很好。”“很好带到这里来干什么?”狱警将我带進牢房时,对牢内人说:“你们对她要好一点,要照顾她,知道吗?”我借机洪法,让犯人明白真相,有的后来出去后在我难中帮了我不少忙。

二零零二年我又一次被非法关押,“六一零”要我提供同修名单,说什么“别人都交待了,就看你的态度,只要你把问题说清楚就放你出去。”我回答“我有充份准备,大不了竖着進来,横着出去。”我心中默默对师父说:师父,我不愿坐牢,我要去全国各地洪法。

没隔几天,那个“六一零”头儿找我谈话,态度突然变了,我知道是师父在为我解难。那人说:“今天我是个人与你交心,其实我们都很尊敬你,我为你师父有你这样的弟子而高兴。现在你可以回家了,我通知你单位的人来接你。”他还给了我一个电话号码,让我以后若有事可找他。派多人送我回家,一路上我不断与他们洪法,要他们记住真善忍,那会给他们带来福份的。

二零零三年我被突然又一次绑架到了洗脑班,一个恶人对看守我的俩人吼叫着:“不许她坐也不许她睡!”可我照坐照睡。第二天那个“六一零”主任到我房间,向我道歉,我向他洪法,告诉他:“老这样折腾好人会造大业,多做善事好事才会有好报,大难来时才可避开。看到你们这样对待修炼人我都想哭,我真心希望你们能有个好未来。”后来他们抄了我的家,拿走了我的手抄《转法轮》,我心疼的恳求师父:这本书万万不能丢掉,请师父帮助我! 第二天让我搬房间,我乘机混入存放处,见到一包纸,打开一看,正是我那本手抄《转法轮》,藏了就走。我知道师父就在我身边,心里好温暖。

在被非法关押的日子里,他们放邪恶的录像给我看,我对着录像上那张邪恶的嘴脸发正念:“不许你发出那邪气, 闭上你的邪嘴, 否则打穿你这张臭嘴!”正念一足,上面图像开始上下窜动,换了一盘又一盘,还是这样。我对他们说:“别再叫我看了,再看你们的机子都要坏了。”从此他们再也无招,他们说放我出去,我告诉他们:“再也不出去了,我就在这里养老,有吃有喝的,还有两个丫环伺候着,省的让你们老花大力气来找我,我人身安全全无保障,家人都折腾累了。”后来他们让我家人劝说我回家,并说以后不会再来抓我了。

五、心为救人忙

放出来后,我找到了老年自行车队,一连六年,每年出去两次,骑车跑遍了全国二十二个省市,一路上宣传大法,做我想做的事,找到了许多有缘人,途中神奇事很多,多次有惊无险。

有次我坐在拖拉机上,我想那是师父在敲我赶不上趟。于是我认真反思自己,感到还有隐藏的怕心,我应去除人心,弥补不足,全力救人。虽然我已是个七十多岁的人了,但年龄对我没有任何障碍,我没有畏惧的学起了电脑,做起了真相资料,写字台上一溜排都是我的法器,从电脑、刻录机到打字机,学会了上网、下载、打印,刻录等一条龙技术,忙着为同修们制作真相钱币、护身符、神韵光盘等。

在繁忙的空隙,我也尽可能出去讲真相劝三退,把救人贯穿在日常生活的每一处,只要出门,一上车就开始劝退,许多公交车驾驶员我都给劝退了。我想能见到他们就是缘,他们都是师父要救度的众生,我不能放弃他们。不管是买东西、问路、坐车我都会劝三退、讲真相。

我知道,表面看起来我在做,其实都是师父在帮,是师父给我能力,是师父把有缘人领到了我面前。现在我走到哪劝到哪,说一个、退一个,有时几分钟,就退好几人,回到家就在大纪元网上发送名单,天天忙的不亦乐乎,浑身是劲,哪象七十多岁的人。师父让我返老还童,给了我青春活力。

六、向内找去顽症

师父在《曼哈顿讲法》中再次强调修炼人一定要听的進批评意见,师父说:“东西我可以给你们统统都拿下去,但是养成的习惯你们一定得去,一定得去,一定得去。”师父法中所讲的现象似乎在为我画像,让我深感内疚,长期养成的习惯,一听到逆耳话就炸,这个顽症想去总也去不尽,形成的物质就象花岗石一样的坚硬。

那天在梦中我屋顶漏水,滴到写字台再流到地上。这让我悟到我这个顽疾的产生恐怕不仅限于这一世,还有历史渊源的劣根性因素,何况这世的工作生活环境又为我创造了滋养的温床。家中我是老大,父亲早逝,一家老小的生计压在我头上,从小养成了不受人欺的独尊自傲。结婚后的优越环境,更增加了我的自负,有时还会爬到丈夫头上争强,弟妹说我一贯正确,碰不得。

修炼后,我一直在约束自己,虽然变化很大,但还是不行,在这点上修起来比别人更艰难。师父早在二零零六年《洛杉矶市法会讲法》中提的就很严肃:“千万要注意了啊,从现在开始,谁再不让人说,谁就是不精進;谁再不让人家说,谁就表现的不是修炼人的状态,最起码在这一点上。(鼓掌)谁在这一关上要再过不去,我告诉大家,那可就太危险了!”师父在用重锤敲我,就象慈母望子成龙,孩子却总不争气,我感到惭愧,离师父的要求距离太远了,总让师父为我操心,我现在一定要无条件的向内找,把那个不好的物质场清理干净,做一个合格弟子,真正达到神的标准,圆满随师还。

十多年风风雨雨,在师父的慈悲关怀和不断点化下,我总算走过来了。想想如果没有大法的指引,在这肮脏的尘世间,我会被活活气死、累死。 在世风日下的严酷环境中,邪恶迫害我,坏人践踏我,落井下石的人污蔑我,不明真相的人耻笑我,对权势害怕的人远离我,甚至我的亲人都来逼迫我,让我四面楚歌,难于生存。是大法救度了我全家,是师父的慈悲呵护,才让我平安至今。我的一切都是师父赐予,我从心底感谢师父,我会用我的实际行动让师父放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