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自我 修出慈悲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八日】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同修好!

首先感谢师尊的慈悲苦度。我是河北某地一名真相资料编辑,从去年只负责明慧周报当地版编辑,到现在编辑本地区三份真相资料,能走到今天,一点一滴都是修去对自我,修出慈悲的过程。下面写出来与同修交流。

一、在编辑中向内找出执著自我,修出慈悲

记得去年做《明慧周报》当地版时,由于不想占用太长自己的时间编辑,象完成任务一样,这时屏幕上的几个字突然变成“作为一个媒体应该做好”,再看时又不是这几个字了。当时很愧疚,感到自己责任重大,应该做好。但还是没有太深的理解师尊良苦点化。今年做一个曝光本地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小册子,还是怕占用自己太长的时间,为了省事,封皮和部份的基本真相都是从明慧网已发表的别的地方小册子上搬来的,只是加了一些本地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内容,发往明慧后,很长时间没有发表,后来明慧编辑同修回复说,这个小册子从封皮到内容,给世人的冲击力太大,建议从新修改。当时心里就很不平静,为什么别的地区同样的内容、同样的封皮就能发表,而我的就不行呢。但还是觉得小册子明慧不发表,只是表面的问题,还得向内找,找到认为自己是追求明慧发表的心、妒忌心、怕人说的心,但感觉没有找到根本,觉得有什么东西没有突破,所以小册子的修改一直在用做别的事给自己找借口拖延。

过了几天之后和同修交流中,发现自己编辑小册时存在的根本问题是救度众生用心的成度,仅限于表面,自己有能力编辑小册子内容,而不动手做,嫌麻烦,为省事,怕占用自己太多的时间,看同修这么做自己也这么做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发现自己平时在编辑真相资料过程中对众生的心态是我要告诉你真相,而且把自己高高的摆放在要救的众生之上显耀的心很强。找到这些隐藏的深层执著之后,从新到明慧网查找资料、编辑整理,在编辑的过程中,已经没有高高在众生之上,我要告诉你真相,我比你们强的显示之心,而是完全为了众生的慈悲之心,通过事实,引导众生一起来分析,讲清真相;同时从神韵的精美,知道师父是在做给我们看,我们自己做出的一切资料在自己所在层次都应该达到至美至纯至善,所以小册子做出来后反复修改,从封皮、内容、插图都认真用法衡量,带给众生的是什么,经过大约一周的修改后,发往明慧网的第二天就发表了。当我们做的真相资料明慧不发表时,我们一定得从深层上找自己的原因,不是明慧网不发表,而是我们自己的心性没到位,没有达到标准。

通过此次小册子的编辑,同时也发现了自己在平时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中,总觉的自己是大法弟子,自己有幸得法,相对没得法的世人或不明真相的世人,感觉自己很了不起,导致自己在平时的讲真相、劝三退时,尽管也是参照明慧网上同修介绍的劝退方法,或周围同修的劝退方法,总是效果不好,自己还觉得是听真相的人有问题,有时还自我安慰,认为自己已经告诉他(她)真相了,即使不退,她也听了些真相等等。

二、在协调中修去自我,修出慈悲

去年奥运期间本地同修被迫害的很严重,各个项目处于停顿状态,同修的怕心很重。现有的几个协调人之间也有一定的间隔。今年初许多看似偶然的机缘使自己也走上了协调之路,这其间心性上的升华、看问题的方式,慢慢的跳出了长期以自己如何做好的状态,升华到整体如何做好。

从配合协调后,总觉得自己又要编辑资料、又要负责技术上协助、同时还要协调处理本地出现的一些问题,觉的时间很紧。总觉得自己如何如何忙,忙的了不得,自己太累了、太忙了,所有这些想法中从来没有离开过“自己”二字。直到一天中午快下班时,有一个协调人打电话让我下班一定去她家,我想有什么重要的事啊,中午只有一个多小时的休息时间,还得回家,而且她家又那么远,来回路上至少得半个多小时,带着埋怨同修的心到同修家。同修说没有别的事,打印机不好用。当时自己嘴上没说什么,心里就不高兴了,转身就想走,同修恳切的说:你既然来,就進去看看吧,看一下也行,要打印师父的讲法,怎么做打印机也不工作,急得又发正念,又找自己问题也不管用的,可能是自己存在问题,但又找不到。看着同修无奈的表情,我才觉得自己已不是修炼人状态了,更谈不上什么协调人应有的境界了。随同修進去后,检查时原来是同修机子上装了两个打印机,默认的是第一个打印机,而同修现在用的是第二个打印机,所以打不出。不到两分钟问题就解决了。在回家的路上感觉很惭愧,作为一个大法弟子,一个协调人,基点应该是法需要我来做什么、整体需要我来做什么,同修需要我来做什么,而不是我自己想做什么不想做什么。

三、宽容同修、消除间隔、修出慈悲

今年初本地一个同修B偶然从别的同修处听到现在市里主要协调人之一A,曾经在邪党迫害的初期,向邪恶妥协过,走过弯路,当时给本地造成了很大损失,但到现在协调人A对过去自己做错的一些事,也没有按照师尊讲法公开出来。但当时发现问题的同修B不是以宽容的心,找这个协调人A切磋,从法理上帮助提高上来,再加上后来一些同修、协调人带着人心的参与,使整个地区传言某协调人A可能是特务,影响了很多项目,这件事情虽然过去了。但从中向内找,发现自己平时对同修、特别是协调人没有宽容心,常用法严格衡量同修,特别是衡量协调人是不是在法上,而不是用法来修自己,所以总是看着别人有问题、协调人有问题,找同修的问题、找协调人的问题,所以间隔越来越大,影响了整体。只有用宽容同修心态,才消除间隔、修出慈悲、圆容整体。

以上只是自己修炼中的一点体会,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