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炼历程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九日】我今年四十七岁,自得法到现在已过去十五个春秋。

我毕业后分配在事业单位上班,那时看到气功书就感兴趣,可由于不知真假学了一门假气功,自知上当受骗,到九五年七月同事再向我介绍《法轮功》时我就不想学了。同年十一月,同事又喊我去看师父讲法录像,说你在家也没事,听听去吧!就这样跟着同事去了。刚放录像看到师父,感觉师父好面熟,自己在下面偷笑,听了一会,觉着自己小腹部位特热好舒服,当时还不知是师父给我下了法轮,只是被师父讲的博大精深的法理所吸引,就这样听完九堂课以后,从此我的心就再也离不开大法。

九九年“七·二零”时,各个单位都搞人人过关,我用在常人中积累的圆滑的“经验”,把单位统一打印的不炼法轮功的签名表,用小刀把“不”刮去一撇,把法轮功的轮改写成“论”,领导人说这个字不对,我也不吱声,保证书都是错别字的方法蒙混过关,当时感觉还不错,现在想来都是怕心,没敢堂堂正正的面对。更可悔恨的是上交了一套师父的大法书及法像,我由于条件好,平时两套法书,家中一套、办公室一套,走到哪看到哪。感觉大法那么好,他们还说三道四,对亲人的感觉心里冰凉冰凉的,当时的心情就是恨呐,就是亲人也不能给留下看,只有我看的就行。其实是私心和怕心掩盖着做了不该做的事。

环境随着自己变

二零零零年十月一号我抱着为了自己圆满的目地和同修去了北京天安门,早上到北京天安门时,广场各个大门已封闭,不叫進,在怕心的作用下溜了一圈就回来了。回家后丈夫骂师父、骂大法,他认为是大法把我迷住了,要毁了这个家,他当然不明白,其实是我自己的私心造成的,是我没有按照大法的要求做,光想自己,不为他着想,对他的关心也不够,给他造成错误的判断,使他对大法犯罪,使师父为我遭这般屈辱,这全是我责任啊。

从这以后,随着学法和对法的深入理解,我知道了如何修炼自己,怎样圆容好单位、家庭,随着对法的感性认识转变为理性认识,环境也逐渐的变好。

一开始上面办所谓“转化”班,单位的领导通知我们去参加,被我们拒绝。同事们全知道我们几个炼功人在单位表现得都好,也就不强迫我们放弃大法,之后再有什么事根本就不找我们了。

“七·二零”以后丈夫不叫我学法,并叫我母亲、哥哥来做我的工作。我不为所动,告诉丈夫:谁都改变不了我的信仰,只要我活着我就要一修到底。不过,我也改变我的做事方式,不跟他硬顶。他平时除吃饭、睡觉在家外,下班后一般都出去玩。这样他在家时我就干家务活,和他说话、沟通,他出去了我就看书学法,避免他每天吵吵闹闹。有一天中午他在西屋睡午觉,我在这边拿起书来刚一看,他就轻手轻脚的过来给了我一拳头,我没吱声,过后我问他你为啥打我?他说只要看到我看书他就难受。显然他是受了邪恶的控制,我学法,邪恶感到恐惧。

以前我很少串亲戚、陪老人说话,认为耽误学法时间,学法让我明白了要为别人着想,不能只为自我打转转,光在家里学法,不在常人社会中实修怎么能提高?现在我每月都回农村去看望老人,去时带上五、六十份真相资料,路上就发完了。现在老人不但不阻碍我学法,还带上了大法的护身符,有时还帮我劝亲戚“三退”。婆婆也因为在“七·二零”时保护了我给她的大法书得到了福报:从前她每到冬天就感冒,去医院输液,现在身体越来越健康。我接触过的亲戚基本上也都退出了邪党团队组织,有的暂时未去,但都给他们邮寄了真相信,有机会再去给他们讲真相

决不辜负师尊的鼓励和期望

从零四年我家就有了微机及打印机,由于机器性能差,做资料不能满足需要。零八年我买了新的佳能4500打印机,能做出更多的精美小册子。今年初,协调人给我配备了激光打印机,专门打印师父的经书。过程中也和众多同修交流的那样,出现了许多玄妙不可思议的事情:当学法好、状态好的时候,打印机特别配合,自己做的又好又快;当思想开小差,想其它乱七八糟的事情的时候,机器就出问题,这时就得赶快向内找,调整思想,机器马上就好了。其实是师父借打印机点化我,让我提高。平时在干家务时也是这样,只要被热油崩一下或是刀碰到手,想一下当时的思想状况,保证是不在法上。师父是时时刻刻在呵护我。

二零零七年十月,在我家南阳台玻璃上发现了三十一朵乳白色的优昙婆罗花正在盛开,更令人惊讶的是,这些花从被发现之日起,经历风吹日晒却经久不衰,历时六个多月,真是不可思议!得知消息的同修、亲戚不断来看,互相传说,分享自己感受。我万分感谢师父对我的鼓励,告诉自己决不要辜负师尊对我的期望!我将这些优昙婆罗花用相机照下来并打印出来给同修作为面对面讲真相的资料。

自从师父肯定了真相币的作用后,我开始制作打印真相币,供应我们点的同修购物使用。我尽量将真相币制作的美观大方。开始使用真相币时大超市如果发现有时还会拒收,付款时我都是字朝下,尽量不让收款人发现,现在不论在哪里,谁看到都会收下。这说明世人都在快速的觉醒。

我住在县城繁华地带,根据情况抽时间出去发真相资料。在面对面讲真相中,我能感觉到世人在快速的觉醒。头些天我去理发,正好就我一个顾客。我还在犹豫讲还是不讲,理发员便主动开口和我聊天,从中我知道她相信世间有神也有鬼,于是我抓紧机会讲大法的美好,破除她的思想障碍,结果她很容易就得救了。一次我去买床单,看店里没有其他人,就送给店主两本真相小册子,问她是否入过邪党团队,她说她没有加入过,还告诉我她想看大法书。于是我抽空专门给她送去。这件事也告诉我,世人对大法的态度在快速的转变,在觉醒、盼得救。

自从《九评》发表以后到现在,几年过去了,我劝退的人不多,感觉很不好意思,惭愧和虚荣心交织一起,不敢面对师父和精進的同修。但又一想,现在不愿面对,到大审判的时候每个人都躲不过啊,所以我把自己的修炼状况写出来,与同修交流的同时也是给自己敲敲警钟,促使自己在今后有限的时间里更加精進。

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