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紧抓住遇到的事 修心去执着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九日】在十年正法修炼、讲真相救度众生的实修过程中,我深深体悟到:必须紧紧抓住所遇到的每件事修心向内找去执着,就能不断提高心性。大法弟子走的是伟大师尊为我们精心安排的修炼路,我们所遇到的一切事,不都是伟大师尊为我们的心性、为救度众生给我们巧妙安排的吗?问题就在于如同师尊所说的那样:“就看你怎么去对待。”(《曼哈顿讲法》)

一、学法小组两次受阻

大魔头和中共邪党对法轮功的残酷打压,破坏了师尊为大陆弟子开创的学法炼功环境,同修们多么渴望赶快恢复九九年“七•二零”以前那种学法炼功环境!到了二零零五年,环境渐渐宽松了,同修们都急于恢复学法小组。那位同修说:我和同修商量好了,就在她家设立学法点,她和她老伴也都同意。渴盼已久的集体学法环境终于有了,同修们学法劲头十分高涨。不久,我们又背法。经常切磋如何做好三件事,大家的心性有明显提高。后来,这位同修和她不修炼的老伴产生了怕心,不让在他家学法了。学法小组受阻,同修们都特别着急。

一天,有位同修就对我和老伴说:“能有个学法点,大家集体学法有多好啊!”听了同修的话,我和老伴都在心里琢磨着:同修对我俩说这个事,能是偶然的吗?于是遵照师尊遇事向内找的法,我和老伴马上悟到:这是伟大师尊通过这位同修来点化我俩:学法小组受阻,你们俩怎么办?我和老伴当即决定:“就到我家学法!”有的同修问:“你们家行吗?”我老伴坚定的说:“行!”但我心里有些不踏实,还有一丝怕心。经过老伴和我在法上切磋,特别是通过学习师父的法,更加坚定了在我家设立学法点的信心。

通过学法,我悟到:学法小组受阻,我应如何对待?不认真对待,那还是师父的弟子吗?我认识到,任何时候都必须以法为大。目前,必须保证同修集体学法,这才是走师父安排的修炼路,才是对旧势力安排的否定。这样,同修们就开始在我家集体学法。在集体学法中,大家比学比修,“三件事”越做越好,大家的心性提高的很快。

后来,有一位同修说他父母到他大哥家去过冬了,楼房空着,要求大家到他父母家去学法,大家同意了。两个月后的一天早上,这位同修来到我家,他怕晚上下班回来晚,开不了楼门,影响大家学法,就把钥匙交给我老伴。当天晚上,我和老伴赶到这位的父母家,学法小组的其他同修也早到了楼门口。我老伴用钥匙开门,怎么也开不开;我去开,也开不开;其他同修也开不开。大家说话声很大,惊动了对门邻居。邻居老头开门出来,厉声问道:“你们是干什么的?”我老伴说:“我是这家人的亲戚,门开不开,您能帮开一下吗?”那老头没好气的说:“我不开!”说完退到屋里把门关上。这时,一位同修把门打开了。大家進屋切磋了一下,一致认为:不宜在这学法。我就和大家说:“今晚上就各回各家自己学吧,下一步怎么办,以后再说。”同修们就陆续离开这里。这时,老伴对我说:“你怎么能这样决定呢?学法小组怎么能说停就停,不是雷打不动吗?赶快让大家立即到咱家学法!”我马上悟到:这可是师父通过我老伴来点化我:我刚才的决定是错误的,是对法、对同修不负责任,也是对我自己的不负责任。我和老伴赶紧下楼,撵上出去的同修,告诉他们立即转到我家学法。

同修到了我家之后,在集体学法之前,我把我刚才的错误决定,没有以法为大,不考虑同修,为私为我的肮脏思想向大家曝光。我说完了,顿感浑身轻松。我知道,是伟大师尊又帮我拿下我思想上那些个执着的东西形成的象花岗岩一样的顽石。同修听了我的话,都十分动容。

学法小组两次受阻,实际上是我的修炼路受阻,是邪恶的旧势力因素干扰、破坏的结果。如果没有师父的慈悲点化,我不是越走越危险吗?背离师父安排的正法路,那就步入旧势力安排的邪路,好险哪!

二、在讲真相救人中修去人心、人的观念

既然大法弟子所遇到的一切事都不是偶然的,都与我们的修炼息息相关的,那么,我们大法弟子证实法、救度众生这件大事更与我们的修炼息息相关。

在讲真相救度众生中,我曾冒出一颗颗人心,一个个人的观念,冒出一个我修掉一个,实质的东西是师父给我拿掉的。讲真相救人中始终注意修我们自身,始终把自己当成修炼人,这样才不至于是常人做大法的事,而是走在神的路上的大法弟子做大法的事。

在救度众生中,我单位的同事,有许多人都明白了真相;唯独有一个人,从讲真相一开始,我心里就定下了不能救他。此人长期以来一贯上领导那儿打小报告,今天坏这个,明天坏那个,同事们都认为他坏,我也认为他坏。我这种人的观念,自私的人心,使我迟迟没有跟他讲真相。在一次婚礼庆典上,我见到了这个人,他与我同龄,但老态龙钟,一身病,拄个拐杖。走路得人搀扶。他见了我特别热情,我叫他经常心里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不断的点头称是。既然他能欣然接受这救命的几个字,那么他对大法的态度不是很清楚的吗?还能把他看成坏人吗?

当时,我就用修炼人的正念对待他,根本就不考虑他打不打小报告的问题。我内心带着慈悲,握着他的手说:“你知道天要灭中共吗?”他说:“知道。”我又说:“天灭中共时,党、团、队员就要当殉葬品,如果我们现在声明退出,就可保命保平安了。我帮你和你全家人退出党、团、队保平安好吗?”他激动的说:“好啊!你帮我办吧,太谢谢你了!”结果出乎我的意料。

一次乘公交车,为了救人,我主动和身边的一位乘客搭话,谈话中知道他是公安局的警察。救不救?

师父说:“度人就是度人,挑选不是慈悲”(《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作为大法弟子来讲,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来讲,我说修炼人是没有敌人的,你们只有救人的份儿”(《各地讲法七》〈芝加哥市法会讲法〉)。

救人就不管他是什么身份,警察也得救。是师父把他带到我身边,就是让我去救的。我就用第三者的身份和他谈起“三退”的事,他想“三退”,但苦于无门。我就对他说:“我有个朋友能办这事,我帮你办。”交谈中知道他和他妻子是党员,儿子是少先队员。他不便说出真名实姓,我就给起了名,我对他说:“你叫平安,我转告我的朋友,让他给你办了。”他对我再三表示谢意。

然而,由于我的人心、人的观念太重,有不少众生我本应救度而没有去救度。有一次回老家讲真相救人,我和老伴打算去救屯子里的一个人,亲属说那个人如何如何,你俩不能去。结果我俩用人的观念,听了常人的话,没有去救。等后来我和老伴再次回老家去救人的时候,上次想救而没有去救的那个人已经得了痴呆症。我和老伴心里十分痛悔,为一个生命没有得救而痛惜。对照师父的法,向内找,我的人心、人的观念太重了,带着人心、人的观念根本就讲不好真相,也救不了人。

在讲真相救人的过程中,所遇到的事都不是简简单单的,都能暴露出我的人心、人的观念,并不断的修去我的人心、人的观念。如果没有讲真相救人这件事,我还真不知道我那么多人心、人的观念可怎么去呀?不知什么时候才能从人走向神。

要想救度更多的众生,关键在于我们大法弟子修的如何,修炼状态是懈怠还是精進,在救人中是人念还是神念,是常人做大法的事还是大法弟子做大法的事。如果我们修的好,越到最后越精進,在救人中用大法弟子的正念、神念,了却人心,就能救度更多的众生。大法弟子就是做师父所要的,这才是对旧势力的否定,才是走师父安排的修炼路。

从二零零五年劝“三退”救人以来,将近五年,我和老伴平均每月劝三退救人三百人左右,同做的好的同修比,还很逊色,

在这万古机缘的正法修炼路上的最后一步,我要更加努力做好“三件事”,努力实修,修好自身,修去一切人心走向神,“圆满随师还”(《洪吟》<缘归圣果>)。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