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法为大 精進实修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九日】

一、开创修炼环境

我是一九九六年腊月,在一次偶然的机会喜得大法。当时我在外地住店,看见旅店老板家电视正在播放师尊在济南讲法录像,眼前的这一幕吸引了我,当时师尊讲出的道理,我还不太理解,可我就是愿意看,接连几天不断的看下来,兴奋的我断言要得这个法。店主老板(同修)看我心诚,开始教我炼功。当时炼到第二套法轮桩法,我觉的手心有法轮在旋转,手心发热,身体感觉轻松,我就决定这个法轮功我学定了,就和旅店的同修说把你的所有法轮功的书请给我。当时同修也舍不得,最后她说:我可以将大法书都请给你,这是天书你要珍惜,回去别只自己学,你得洪法。我说行,就把大法书都请回来了。

回来后在师尊的加持下很快就找到了同修,我俩很快就成立了炼功点, 同修家房子宽敞,学法组就设在她家,她家没有电视,我就把我家电视拿去,给来学法的学员放师尊的济南讲法。开始我家只有五六个人学,通过洪法逐渐增加到二十多人,大家在一起学法炼功,比学比修,身心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有的早期在没学法前,玩麻将(也就是赌博),也不玩,有的家庭不和睦,也和睦了,有病的通过炼功也炼好了。

正在大家高高兴兴的学,怎么做好人的人的时候,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党开始疯狂迫害,利用一切宣传工具污蔑大法,电视、广播、报纸等等……。开始给师尊和大法造谣,绑架迫害大法弟子,那时我也受到干扰,派出所的恶警经常到我家来干扰,但是我告诉他们我们就是做好人,按“真善忍”去做。

我从来没有怀疑过大法,在高压下,由于自己法理不清一时不知所措,迫害不久和所有同修都接触不上了,掉队二年只是学法,什么新讲法和周刊也看不着了,讲清真相也没做,这时就叫旧势力钻了空子,迫害我的身体,脖子上长个瘤,还做了手术。在家休息时,我感到人生无望,我想,这么好的功法怎么能放弃?我真对这几年失去修炼、没做三件事,深感忏悔和愧疚。我决心一定在大法中好好修炼,放下一切执著,跟上正法進程。

决心一下,师尊看见了,就派同修来给我送师尊新讲法和《明慧周刊》,我接过后,我的眼泪止不住的流,就想这几年,我要常接触同修,我也能很精進,我一定要好好的跟师尊正法進程。

回家就和丈夫商议要换个环境,找同修多的地方住。我家住在农村,就想搬到城里住,那里的同修多,能常见面,还能常常辅导我,我好能尽快的追上师尊的正法進程。丈夫同意了(没迫害前,丈夫也修炼,因有怕心,也掉队了)。我就决定把房子卖掉,在卖房子的过程中真有点舍不得,住了二十多年了,最后在选择房子和我能有个好环境,我依然决定卖掉房子,搬到了城里,先租个房子,就住下了。

二、对法的坚定

有一次,同修到我家来找我,和她一起去找掉队的同修,我说行。第二天早上要走的时候,我丈夫不让我去,怕有危险,说:你要去了,就别回来了。我就开始发正念,清除干扰我的另外空间的一切邪恶因素。发完正念,我想还有很多和我一样掉队的同修,我不能不去找,悟到这是师尊给我的机会,我坚定的和同修去了。

找到好几个同修,在同修家住了两天返回,在回家的路上,我想丈夫回家能不能发火,一想我做最正的事,他不能。到家丈夫看我笑了,没说什么。我闯过了这一关。

还有一次同修想找个环境,开个小型交流会,没有地方,我看同修急的没办法,我说就到我家来吧!我是大法弟子,悟到那是我的责任。第二天来了十几个同修交流,法会進行到下午要结束时,我的一个姐姐突然来我家,看有这些人,就开始破口大骂。她事后说,那天在家正在挂点滴,就感觉闹心,就来我家。真是邪恶无孔不入,干扰我们的法会。

同修们就发正念,我就把她领到我丈夫的妹妹家,这一下更捅了马蜂窝了,晚上姐姐和丈夫的妹妹,还有七八个亲属一同来我家,干扰我,不让我修炼,怕影响他们。我带着最坚定的正念告诉他们,大法是修炼到底了,谁也别想叫我不修炼法轮功,你们说别的什么都行,这个事我是不能听你们的,我学大法只能给你们带来福份,我修大法,我没有错,这是最正的事,我要做最好的人。同时心里想,任何邪恶生命都别想干扰我。他们一看也说不了我了,都走了。从那以后谁也不来干扰我了。

三、我的一切都是师尊给的

我来到新的地区,环境都很宽松了,同修来我家的也不少,在师尊的加持下,和同修的帮助,我的丈夫和孩子也开始精進修炼了。我开始在家加倍学习师尊的讲法,有很多的同修来我家帮我,怎样提高,怎样向内找,比学比修,去掉很多常人心。

师尊在《致纽约法会的贺词》中说,“历史赋予大法弟子的是最伟大的一切。”我悟到,我应该兑现我的誓约,就和丈夫商议,我们赶紧买个房子,邪恶现在迫害同修这样严重,谁要没有地方,就叫来我家住,在师尊的加持下很快就买到了房子,还很宽敞,价钱还不贵。现在已买五、六年了,现在要卖还得挣钱。从那以后内地外地的同修能来我家交流心得体会都很方便。

有一次,据说来我家的同修手机被监控了,还说随时都能找到我家,都有不安全的因素,我家有很多大法的资料等等。在那样的情况下,有一个同修不顾危险来到我家,帮我加强正念,我非常感动,我想决不能让讲真相救度众生的资料受到损失,求师尊加持弟子,请师尊保护弟子。在压力面前我们全家没有动摇,坚信师尊,坚信大法,想起师尊在《二零零五年加拿大法会讲法》说“一个不动能制万动”。我在家高密度发正念,否定一切迫害,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平平安安度过难关。

我也能和同修们一起做讲真相的事,我还学会做条幅,还能用笔在墙上写法轮大法好,天灭中共退党、团、队等等。有时间走出去面对面劝三退,在三退方面和同修比差距很大,以后要多学法,学好法,弥补不足,做一个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