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两次救我命 我怎能不走好师父安排的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六日】

尊敬的师父您好!
同修们好!

我是九七年由同修介绍喜得大法的,今年六十九岁了,有五个孩子,小的时候只念过四年书,看到每期大法弟子交流会,自己都没想写,觉得没做好,和同修相比差的太远,感觉很内疚,这次自己决心一定要投稿,向师父汇报一下,与同修们交流,也是对两次车祸师父救命之恩的点滴回报。

一、克服困难 洪扬大法

得法时,只抱着祛病健身的想法,走進大法来的,经过几个月的学法炼功,真是奇效,过去的美尼尔三叉神经官能症,腰痛、腿痛在不知不觉中痊愈了。我就坚定了修炼的信心,每天坚持学法炼功,得法四个月后,由于儿子需要我叫我去,我就随他去了南方,在那里,我就溶入到了洪扬大法的洪流中,去南方不长时间,就做了本地区辅导站的辅导员,我经常在市里和偏远农村去洪扬大法,克服了种种困难,坚持了二年多时间,使很多有缘人走入了大法。

二、两次车祸 有惊无险

九九年七月十三日,我在早晨炼功回来的路上,被小轿车撞上,那小轿车就象铁撮子一样,把我撮起、撞到风挡玻璃、又反弹、射出很高很远后,落在地上,我昏倒在地,醒来后想起来,却全身动不了,又昏了过去,又苏醒过来后,我马上想到,我是炼功人,我是修法轮大法的,我是修炼人,不会有事的。马上就能起来了,一看周围很多人,司机马上要拉我上医院,我说:“我不去,我没事,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我是炼功人。”他说:“不管你炼什么功,也得上医院去检查呀!”我说啥也不去,就要走,一看一只鞋没了,我问周围的人:“你们看我的鞋在哪?”大家都帮我找鞋,一人在大约十米的地方举着鞋喊:是这只吗?我说是,穿上鞋要走,发现车的前档玻璃碎了,我心里想:真对不起,我把你的玻璃撞碎了。然后头也不回的就走了。就听司机还在后面喊,让我去医院。我边走边想,是大法保护我了,要不然我今天就没命了。我就到市场买了十斤鸡蛋,五斤小米回家了。

到家孩子一看我脸怎么擦破皮了,问我:“你怎么了?”我说车撞的。孩子当时就发火了:“你怎么不让司机领你去医院呢?”我说:“我是炼功人没事的。骨头也没坏,是法轮大法救了我。我按你们那样想,可能就筋断骨折了。”他们也没什么办法,就过去了。当天下午,我到学法小组学法,同修看我脸和腿都有伤,学完法,同修问我怎么了,我把出车祸的经过告诉他们了,他们也觉得很神奇。

在零七年的春天,我起早去发真相资料,回来在大道拐弯处,突然被小轿车撞倒,等自己明白过来,看到远处停着一辆轿车,发现一个人向我走来,我才意识到自己是被汽车撞倒的。他硬拉我上车去医院,我坚决不去,他要给我钱,我不要,硬把钱送回他的兜里。我说:“我不要钱,就和你说一个事,就是当前三退保平安的事。”当时,他没有拒绝,也没有同意,说回去我考虑考虑。我说:“那也行,以后再有人和你说你一定要退,都是为你好。”在师父的呵护下,我又一次有惊无险,转危为安。是师父又一次救了我。

当天,手就肿起来了,行动不便,自理困难,在同修家住一宿,帮我发正念。第二天,就好多了,只是手肿,我照样做大法的事。我深知,有师父保护我,没事。在我身上出现的神奇事情很多,就不一一列举了。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救我两次命,我下决心,在修炼路上,一定要信师信法,走好走正师父安排的修炼路,责无旁贷,义不容辞的做好三件事,要勇猛精進,事事都以大法为准则,正念正行,兑现自己的史前誓约。

三、从新走回修炼路 横心闯过家庭关

九九年“七·二零”后,因邪恶干扰,家里的亲人们都不让我修炼,但我自己还是坚持炼,后来又随儿子去了南方一地区,在二零零零年讲真相时,被人陷害,恶警和街道人员到我家把我的炼功带和一本《转法轮》拿走了,告诉我,你要再炼,就给你遣送到你老家去。我说,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从那以后,儿子就把我仅有的几本大法书送走了,不许我炼功了。

从那以后,我就不学法也不炼功了,只是有时在心里背诵《论语》。警察去我家共三次。孩子害怕,就决定离开那里回了老家。一年后又随儿子去了北京,在零四年师父看到我还有修大法的心,让甲同修费了很多周折找到我的亲属,要了电话号码,联系到我,让我去她家,几天之后,我坐了五个来小时的火车,见到了甲同修。她就给我讲应该继续修炼,说了很多很多,送给我准备好了的书和炼功带,我很高兴,我下了很大决心,今后我一定要修炼到底,谁也干扰不了我。我带着宝书回家后,学法、炼功、发真相资料,在我学法时,被我儿子发现,儿子还是不让我炼,说我要给这个家毁了等等。但他一看我很坚决,管不了我,就允许我炼了,但不让我出去和外面的老头、老太太联系。

后来,在我拿资料时,被儿媳妇发现后,第二天晚上发资料回来,发现我藏的很多真相资料都没有了,我的大法书只给留下一本《转法轮》,我当时很生气,问儿媳妇是不是你告诉他的(指我儿子)。她说没告诉。儿子就过来和我喊起来:你这么大岁数还当了特务了,还当了叛徒了,还反对共产党。我说:“你这么怕,这个家我不呆行了吧!我回老家去。”他说:“你到哪不也是不让炼吗?你就在家这好好呆着吧!”我说:“谁也改变不了我,我的生命是大法给的,我修到底了,都是为你们造福。”儿子打电话把我姑娘从老家叫来,跟我打仗。我强忍着,领着她出去游玩,耐心和她讲修大法的好处,后来理解我了,但不让我发资料,只同意我在家炼功。

我反思自己,向内找,就是自己学法少,对法理不清。怎么能说服家人呢?师父说:“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精進要旨二》〈理性〉)。还有把自己的亲人当作众生,可是,我没有做到这一点,我把他们都当作亲人了,没把他们当作可度的众生。对他们也没有善念,更没有慈悲心。所以他们对我很不理解。觉察到对待家庭关系问题,是应该改变一下方式了,要从新做起。师父说:“只要你提高心性,就能过的去,就怕你自己不想过,想过就能过的去。”(《转法轮》)后来我通过多学法,心性有所提高,从根本上自己有所改变,环境也有所好转。

我借我过生日的机会,在开饭前,把我小儿子叫到一边,我笑着对儿子说:“今天是妈的生日,我想和你提出两个要求。”他说:“什么要求你说吧?”我说:“你当着全家人的面,双手捧着这本大法书,你说:妈,我给你请了一本大法书;再一个就是在我们每个人许愿时,你要跟师父认错,说:师父,对不起,那天我把大法资料扔了,我错了,请大法师父原谅。你能做到吗?”他说:能做到。在吃饭时,儿子把大法书拿出来,双手捧着给我,说:妈,我送你一本书,我站起来,我双手接过《转法轮》,眼含热泪,说:“谢谢儿子。”心里说不出的感动,也很难过,心想对他来说,也真是大转变,因为他毕竟还是个常人。后来,孩子们都支持我学法炼功,也都做了三退。

四、掉队再爬起 在同修的帮助下勇猛精進

从零四年从新修炼大法后,我抓紧时间学法,提高自己心性,在大法的威力下,我很快的投入到救度众生的洪流中,我经常坐五个来小时的火车,去甲同修家去取资料,我很瘦,每次都拿很多,拿的最多的一次,同修说我看看有多重,她用双手很用力才提起来,真沉哪,同修落泪了。甲同修亲自送我上火车,帮我发正念加持我。我一路上都是一直在发正念。北京车站很严,铁路警察都站成一排,检查过往乘客,那一刻,我的心很平静,没有怕心,只发正念,求师父加持弟子,让邪恶看不见,把救度众生的资料平安带回家。我是大法弟子,做的是最正的事,最神圣的,是救度众生的。这些资料来之不易,是同修辛辛苦苦做出来的,每一份资料都要起到救人的作用。师父每时每刻都在弟子身边看护着我,很顺利的出了站口,正念一直发到家。到家后,马上给甲同修打电话,告诉她我到家了,她就放心了。

零七年,甲同修让我去她家做资料、发资料,为了大法的需要,我以保姆的身份去了她家,我们从早忙到晚,学法、炼功、做资料、发资料,虽然很忙,但不觉累,真是一个很好的修炼环境。在七月初,女儿接我回老家,同修送站后大约两小时左右,在发资料时,接到家人电话让回去,到家有五、六个恶警正在抄家,之后被恶警绑架,后很快正念闯出。而我在师父的及时呵护下,巧妙的离开了险境。

五、走出自己的修炼路 去偏僻农村救度众生

零八年七月份,我回到老家,直接投入到集体学法,讲真相,发资料的救度众生的洪流中,在集体学法的修炼环境中,提高的很快,我和同修在大街小巷讲真相,劝三退,同修们都去农村,有发神韵光盘,有劝三退的,也有晚上去的,有白天去的。同修找我去农村面对面挨家挨户讲真相、劝三退,说第二天去,我在家等了一天,也没找我,后来,我去找她,他说:你那么大岁数,在家发神韵光盘吧,去农村没有你那么大岁数的。我去农村救人的愿望没有实现,我只好自己到周边农村去发资料。另外一名七十一岁的男同修,也想和同修晚上出去集体发资料,同修说,你年龄大,别去了,在家里做吧。他就白天自己骑摩托去边远农村发资料,我俩都有想和同修去农村救人的心,只因岁数大,师父看到我们有这个愿望,师父就安排让同修告诉我和这位男同修白天去发资料,原来我根本不认识他,在同修的帮助下,当天下午就去偏僻农村,路又远、又难走的地方发资料。要到地方的时候,我们就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大法弟子来救你们来了”,一直坚持到现在,没有特殊情况,每天下午都去。

以上是修炼的点滴体会,按大法的要求,还有很多不足,今后,我一定多学法,学好法,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勇猛精進,更多的救度众生,完成史前大愿,圆满随师还。写的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