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风雨雨十年路 正法修炼不停步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七日】我能成为大法弟子,又随师在人世间正法真是万幸中的万幸,有时我都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当初我学《转法轮》,读到“我觉的能够直接听到我传功讲法的人,我说真是……”这一段法时,没有感到有什么特别的感触,后来随着学法不断的深入,才真正悟到这段法理的分量和真实的意义,虽然师父没有往下说,其中的内涵无以言表。

在这十一年的路程中,跌跌撞撞的走到了今天,是慈悲伟大的师尊时时的呵护、耐心的、苦心的牵着我们的手,一步一步的走到了今天,建立着大法弟子的威德,成就未来的觉者。

紧跟正法進程一步也不敢松懈

“七·二零”开始迫害,我深知邪党是错的,所以没有为其所动,但当时又不知如何让世人知道真相,除了每天坚持学法炼功之外,就是发传单。那时每次出去发传单都是一两百份,当时没有集体学法的条件和环境,但我仍然坚持每天学法,还要看师父的经文。

学法跟上了,怕心自然少了。所以无论和同修一起出去散发资料,还是自己出去,虽然都是走夜路都不怕。从散发、粘贴、挂条幅都是顺顺利利的。那时特别喜欢挂条幅,一米长的条幅,上面有二十公分的线,用布包了石头,系在线上,把条幅卷好,一抬手一个,一下就能挂在电线上。

我的丈夫不修炼,但支持、协助我做讲真相的工作。有一次,我们一家三口一起出去,他们在前面走,我在后面。走到马路中间,我一抬手就把条幅挂上了,孩子回头提醒我说:“妈,这个电线正好挂。”等她回头的时候,我的条幅已经打开了,方方正正的挂在了正中间,孩子说:“妈,怎么这么快,太好看了!”一天晚上挂十多个条幅是很轻松的,特别是当条幅飘在空中那种殊胜的感觉,无以言表。后来无论是粘贴、散发一直到今天,基本没有间断过,也没有出现问题。

师父说多学法,多学法。这些年,我就听师父的话,当时也不知道师父让多学法是什么意思,后来才知道,多学法正念足。

“七·二零”开始,当地的公安局就派一个警察每天来我家看着我,有时不愿来,就打个电话。再后来驱使当地的派出所一个警察几天一趟,我当时就象没那么回事,来了就给他们讲,大法怎么好,他们也说:“只要你别走,就在家炼,以后会平反的,中国就这样。”再后来也就是所谓的敏感日来一回。

记得二零零二年,长春市插播震慑了江鬼,它叫嚣“杀无赦”,也波及我区,抓去不少同修。一位同修说资料都是从我家拿出来的。那时在抓我的前几天,他们就开始监视我了。一天我在做饭,丈夫回来因一点小事,就大发脾气,又是打又是骂,还要撕书。我就抱着我的书,他在后面抢,我看没办法就把所有的资料,还有未发下去的经文全都拿走了。三天后,我想不行啊,我得看书啊,就把《转法轮》拿回来了。第二天就出事了,警察把我骗到了公安局,说一会儿就回来,我前脚走,后脚他们就开始翻东西,后来听丈夫说大米撒了一地,结果一无所获,就把我前一天拿回来的《转法轮》抢走了。

当时心里真真切切的感到了师父时时刻刻都在身边看护着弟子,点化着弟子。

在公安局的一整晚,没有让我睡觉,他们问什么,就是不知道,也不承认,心里就默念“法正乾坤,邪恶全灭”。他们一看什么也问不出来,就拘留我十五天(十四天就出来了)。在这十四天里,心里一直默念发正念口诀,所以从那时起,我更加坚信师父要求的多学法正念足。在二零零二年最邪恶的时候,只拘留十五天的只有我一个。同修也怀疑我是否出卖同修了,不然怎么就你十五天哪?我知道那是没有怕心,而且是发正念口诀清除了邪恶因素,师父就会帮助弟子的。所以从那时起,我一直坚持到现在。只要一出去散发资料,心里自然就念,也养成习惯了。

《九评》出世了,我就帮资料点做《九评》。那时忙起来,有时到后半夜,可不感觉累。但忙也没忘了学法,有时没时间,也得找时间补上,功也一样。可是时间长了,慢慢的忙于做事,就把师父的各地讲法给忽视了。忙起来就只看《转法轮》了,有时学法也象完成任务似的,没有入心。随之许多执著心也起来了,和丈夫闹得很紧张,矛盾来了也过不去。嫉妒心、争斗心、色欲之心等等都上来了,所以在奥运期间,给我在修炼的路上抹上了污点。

一天四、五个恶警来我家让我按手印,就是一张白纸把手印按上,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他们抓着我的手,按上了手印。当时人多,我的正念也没了,发正念心也不稳。他们走了,我就哭,可是哭有什么用啊。都这个时候了,怎么就没把握好呢,都是人心造成的。我马上意识到弥补过失、写好声明。

我第二天就去派出所,找到了所长,问他:“你们派出所有几个昨天去我家,让我按手印是什么意思呀?”他说是上面的意思,我说不管是什么意思,你把我按的手印给我,他说都上交了。我说:“那好,这是我写的声明。那一切我不承认,作废。”

回来后心里也不好受,为什么到关键时刻就不行了呢?正念哪去了?通过向内找,发现师父的各地讲法看少了,所以正念就不强了,也很难跟上正法進程,形势在一步一步的推進,不只是时间在加快,我们的重大使命、责任也在促進我们加快、抓紧救人、抢人,千万不能忽视了学法的重要性。

师父的经文,都是经常看的文章,而且怎样走好,走正都在其中,可我却偏偏丢掉了这一重要环节,使自己在修炼的路上又跌了一跤。

在三退的过程中,我最大的阻碍就是不敢向陌生人讲。把家人、同学、朋友都讲退了,认为也就行了。平时发发资料,粘贴也就跟上了。看到同修每天拿上来的名单,心就难受,看看人家又讲这么多,自己真感到惭愧。通过明慧网这个交流平台,看到自己的执著心,一点一点在暴露,就想坐顺风船,觉得做的挺多了,结束也不会落下,也会圆满的。多么肮脏的心啊,修炼是严肃的,救人是我的责任、使命,不可能会蒙混过关的,更不是来求圆满的。

认识到这一点,开始向陌生人开口。开始怕丈夫说,我想也不对,我做的是正事,救人啊,谁也不能阻止我。放下心,开始向顾客劝三退,然后再发光碟。慢慢的欢喜心上来了,有的顾客我都讲完了,光碟也给了,下回来又给,那人说你都给我了。这回丈夫就发脾气了,不让我做了。我知道这是我的欢喜心造成的。通过这一次的教训,开始理智的做,不带有任何执著心,虽然做的少,可我终于突破了这一障碍。

集体学法整体提高

二零零六年,我们恢复了集体学法。自从一起读法了,问题可就出来了。读错字的、添字的、漏字的都来了。大家还觉得在家学法也没有发现自己读的不好啊,怎么会这样呢?这才知道,在一起学法是多么的重要。有的加字都成习惯了,这是法啊,怎么随便加字、少字呢。大家在一起切磋,从现在开始,要严肃的对待,念错了,大家监督一定要重念。就这样,我们现在基本不错了,但有时谁心性有问题了,或者谁家里有什么事了,心神不定的时候,一走神就又错了。

等学完法,大家就开始帮着向内找。我们小组就这样好,说谁都不生气,也都喜欢别人说,有什么执著心就自己曝光,都不隐瞒,自己不说出来心里也放不下,我们都认为你不说,师父也都知道,所以还是说出来也解体它了,心性还提高了。

可还有一个严重的问题,大家一直都没有发现。我和甲同修读法快,而且很长一段时间甲同修在学法的时候还犯困,导致在一次次散发资料时被邪恶跟踪,遭到绑架。这一突如其来的事情,给大家打击很大(这里包含着对同修的情)。

十年了,我们在一起做事从没出过事,我也有责任。那天我们学完法,她说:这两天家里忙,法也没学上,也好长时间没有出去了。今天我也跟某同修出去。我当时也不知道是怎么了,随口就说:“你们今天出去小心点,现在有跟踪的,你们要发正念。”我从来都没有说过这样的话,过后我想这不是师父点悟吗?

这件事发生以后,我的状态很不好,深深陷入自责之中,足足有二三个月都没有出去讲真相。这也是我十年来停留最长的时间。相应的怕心也起来了,有时也觉得会不会有人跟踪。我开始调整自己,向内找。究竟差在哪里了呢,在一次去别的学法点学法,他们说:“你读得太快了,我们都跟不上。眼睛看到第一个字,你的一句话都读完了,象流水账似的。”

我忽然悟到了,一直以来,我和甲同修就是这样。是啊,读法啊,可不是读常人的文章,是要入心的,更不能求進度,每天象完成任务似的,那怎么能行啊。没有学好法,怎么去证实法,这是一个大漏啊。现在我更加懂得了学法的重要,放慢速度,用心去读。现在我才真正感觉到用心去读,而是另一种境界。

最近师父的讲法连续的发表,我感到了正法的進程刻不容缓。在证实大法的同时,个人的修炼更要跟上,要修好的同时,还要帮助掉队的同修,一急语气、态度就生硬,让人接受不了,使同修都不敢来我家了。可是一看他们不精進,心急的就想说。同修说我没有慈悲心,而且说话语气都不好,有时我也找理由,说是为他好,师父一再点悟我,我的嘴总是破,有时还咬自己的舌头,弄得半个月都不好,我的心也急。师父看到我的心,再一次点悟我。

一天我看师父的讲法,翻开书《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有一个问题就是对我的心来的。

弟子:我们地区有同修好象还不理解正法,在其它方面的理解也不太好,我如何帮助他们提高?

师:没有强制的事情。人家想修不想修都是自己说了算,我们也只能是劝善,也只能尽量的提醒他们、告诉他们,把道理讲明白。强制是不行的。说到了也许就好了,也许他有执著的心。

这段法解开了我的心结,放下这颗心,状态也变了。

这是我十一年来修炼中的点滴,还有好多的不足,特别是妒嫉心、色欲心、争斗心等,都是在同修的耐心的帮助下,而且不厌其烦的一次一次的从法中开导我,总算跌跌撞撞的走到了今天。

在此,借此机会向所有帮助过我的同修深深的表示感谢,更要感谢师尊的慈悲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