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派出所正念正行六小时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三日】二零零九年二月一日,正月初七上午十一点半,我在武汉市丁字桥路段发光盘和真相资料时,被梅苑派出所的便衣恶警绑架。

到派出所后,两次非法搜身,查找证件,警察要我自己脱衣服,我拒不配合。一边指责她们的行为是不道德的,一边悟到哪怕自己知道衣服里没有任何物品和证件,也不能自己脱衣,干了就是配合,她们强行脱就是迫害

六小时内,恶警一直追问和威逼我叫什么名字,哪里人,住在什么地方,家里还有谁,我说:“我要告诉你们的就是‘法轮大法好!’”警察问还告诉什么?我就说还告诉你们“真、善、忍好!”他们照相,我就是不让他们照。当我发现他们一个人问我话,另一个人拿着手机想偷拍我的照片。发现后,一边否定手机的功能,让它失效,一边发正念灭掉所有众生背后的邪恶生命。当两个恶警准备动手迫害我时,我大喊:“师父,邪恶要迫害我,求师父救弟子!”他们立即就停了。

因为恶警们要将我送到国安,送到洗脑班,只要是发现恶警打电话谈我的事,我一边否定任何人不准受理这件事,一边心里发正念解体对方背后的邪恶因素,灭掉对方背后邪恶的生命,不准接管。结果对方的理由是没有姓名不好办。

我不停地喊:“我要回家!”恶警们说:“你不报姓名,不准回家,报了姓名和住址,就可以回家。”我说:“哪来的规定?我师父要我回家,就可以回家!”警察们用激将法,想诱骗我,说:“你是某某的假弟子,还不知道你师父是谁,叫什么名?你叫什么?你住哪里?你敢说吗?你不真!”我善意的对他们说:“我的真话,就是告诉你们,每遇到身体哪里不舒服或遇到灾难时,不停的念‘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就是我师父。谁紧跟邪党,谁替邪党卖命,谁就倒霉,谁就随邪党完蛋。”

恶警们说:“你吃的是共产党的饭。”我严肃的说:“共产党最邪,我凭劳动吃饭。”当他们提到宪法的时候,我说中共宪法都是后三年推翻前三年,谁当政,谁就以符合自己的来推翻前面的政策。善待大法弟子功德无量,迫害大法弟子必遭恶报。我劝你们应该选择多聚功德,保证你今后顺利。做缺德事,谁干谁就得不到顺利。善恶有报是天理,不由你不信。

下午五点钟时,在外面值班的警察都回所,值班的就有十几个人。他们看到我,你一句,他一句的指责我,有的反复叫我师父的名字,并不停的骂。我说:“不准你们叫我师父的名字,更不准骂。”有的恶警真的很邪,不停的骂脏话,我说:“再骂,就让你嘴巴痛,谁骂谁就承受灾难。”后来有的回家了,有的就出去了。

我看得出,有的人把骂的因素除掉后,很和气,几次叫我走。我对他们说,你们把神韵晚会光碟和资料好好看一下,赶快三退,可以将自己的名字写在人民币上,退出党团队。他们说写在钱上更危险。我就告诉他们,为了你的安全用化名是一样的。下午五点半时,大部份警察走了,剩下几个叫我赶快走。我在派出所整整呆了六个小时。

回想这个过程,我看到旧势力也在时时注视着大法弟子的一思一念。当我一進派出所时,我不自觉的心里发慌,有点胆怯的感觉。针对这一情况,趁中午大部份警察还没有上班,我静心对自己的心脏部位发正念,没有立掌,解体自己心脏发慌的邪恶因素,灭掉让自己心脏发慌的邪恶生命。一小时后,心不慌了,才很顺利的走过下午与恶警的较量。

这六个小时,我一直求师父加持,我一定要回家,决不准邪恶浪费我救人的宝贵时间。我悟到二零零九年的新年晚会光碟要到了,每个大法弟子有责任让大陆的众生看到二零零九年的神韵晚会光碟,大量做,大量传,珍惜好每一天。

虽然这次遭绑架能正念正行的闯出来,但我明白遭绑架是自己在年关这一段时间里放松了对自己的严格要求,以前修去的人心又起来了,认为自打压后一家人四散,从没有在一起过过新年,从没有买鱼买肉。今年过年,全家人在一起,每天都有鱼肉。因为丈夫和二女儿跟我和大女儿的口味不一样,今年就以圆容家人一下为借口。哪知这样一来被邪恶钻空子,加强我的执著。我整天到这里买年货,那里买鱼肉。买回来后,这样做,那样做,并且将自己已修去了的对吃的执著又勾起来了。十年没吃鱼肉,现在又吃起来了,虽然没闻到香,但也没闻到气味。导致每天学法时间缩短,发正念次数少了大半,几天都没有出去发资料。所以这天一出去,就被邪恶钻空子,遭绑架。

到派出所后,慈悲的师尊借警察的口点悟我:“你炼什么功?修什么,要断掉一切欲望,你断了没有?”这不是给我棒喝了一下吗?修炼太严肃了,当时我就找到这次绑架的原因,并下决心弥补。

我写出这段话,想与有类似情况的同修切磋一下,在某一次正念闯出也不要起欢喜心,更不能有显示心,都是慈悲师尊的加持和保护才闯得过来,不是自己修得怎么好,能找到被迫害的原因才是关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