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歌香江

香港五千万退党游行随感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九日】得知要去香港声援五千万退党大游行是在礼拜五,也就是二月十三日的晚上十点多钟。离游行仅差三十个小时,而我们还在距离香港四个小时飞行路程的新加坡。虽然时间紧迫,我们还是按部就班的筹划着,联系航班,订机票,安排巴士接机,住宿,全部安排停当下来,一看手表已是凌晨三点三十五分。距最早一班飞机起飞差五个小时,时间还是蛮充裕的。满足感顿时让我睡意浓浓,一挨枕头就两个小时过去了。

沙漏里的沙子不断的流逝,时间就是这样被人们一秒一秒的数着,没了。望着沙子,头脑中想着,宇宙中一定也有一个记忆时间的沙漏,不知他的最后一粒沙落下时,这个世界会不会也走到了尽头。或是象人间的沙漏一样,可以倒转,然后进入新的宇宙周期呢!没等沙漏里的沙流完,我就整装出发了。

上午的阳光充足,我坐在飞机里,飘在云端,身心沉浸在学法的快乐中,那种舒服,流畅是难以用言语形容的。打个比方就好象秋收了,收割的玉米粒堆放在足球场大的谷仓中,自己就任意的躺在那堆砌的高高的玉米山的中央。那种快乐,那种感觉应该只有神仙才有吧。时不时地望向窗外,一缕缕的云带拂过,碧蓝的天空像是一幅画。听妈妈讲我从小就喜欢发呆,小脑袋瓜总是不停的想啊想啊的,得法后我明白了自己为什么会那样,那是因为我不认识这里,对刚刚打开记忆的我一切都是那么陌生,我想啊想的是在努力回想我的从前,自己到底是怎么来到这个人间的。成长中也是在不断地寻找存留在记忆中的朦胧的世界。时间慢慢解开了谜底,真相已慢慢在浮现。不知不觉中,云朵越来越多的飞过我的眼前,我低头向飞机下方看去,简直吓了一跳,黑压压的云海翻着恶浪,一眼就能辨出香港就要到了。

遥望着天际,正念象离弦的箭一样射出。自己发正念的同时,也没有忘记提醒同来的三位同修一起发正念,她们没有坐到窗边,看不到外面形势的变化,仍在学法呢!香港越来越近了,飞机在下降,云也由灰转成深灰色,射箭越发显的不适用,心想有什么法器最适合现在除恶用呢?念头有点动摇,我赶快念动正法口诀,立刻有一股强大的力量从背后生出来。

飞机顺利降落了。

到了下榻的旅馆,大家迅速梳洗,急急忙忙吃了晚饭,就坐在一起读《精進要旨二》,逢整点必发正念,这几乎成了每次天国乐团出战前的必备课,大法弟子的“军队”靠的就是对法的坚定,从而发出的纯而正的正念就能随着悠扬的乐曲感动世人!

故事就是这样发展的,第二天,就象历史在重演一样,我们熟练的集合,聚在一起集中的发正念,天空依旧是来港时的灰蒙蒙,看不到一点蓝天!不要紧的,天国乐团踏在香江上,将用嘹亮的号声来驱散这阴冷黑暗的邪云,换给众生一个自由的,清澈的天空。记的前几次来正法,游行前都是下着濛濛的细雨,这一次,天空只飘了几个雨星星,还没飘到地上就被正气吹散了。开幕式照样由天国乐团表演拉开序幕,一场急雨向我们扑面砸来,也就一首《法轮大法好》的功夫儿,就停了!我们的笑容依旧,笑着就把邪恶退了!

三个多小时的游行,转眼就结束了,时间倒转回游行中的几个镜头,众人们诧异的眼神,使劲盯着我们在看呢,只怕错过了一个音符;那照相机噼里啪啦的在按呢,好象比赛按快门;街道两边的人才多呢,恨不得挤到我们的游行队伍中来。震撼!惊醒!向往!一幕接一幕!天国乐团的乐曲更是荡漾在香江的波涛中,冲击着不安的红朝!游行至中港码头,太阳扒开云缝,照耀在天国乐团每个团员的脸上,顿时无比亮丽!

匆匆来,匆匆去,第二天凌晨五点我们便离开了旅馆,飞机迎着升起的太阳载我们踏上归途,临行时忍不住抬头望向天空,虽然还是多云,但是没有压力,而且还时不时的露出一点湛蓝,清澈的蓝色,煞是好看。心情变的很愉快。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