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识到去香港讲真相的重要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三十一日】前阵子,一些常住香港的台湾同修被遣返,另一些台湾同修拿不到签证,香港人手吃紧,我开始思考自己是不是应该去香港。

几年来我经常去香港,最近因为接了一些媒体项目,就少去了。看了几篇台湾同修的交流文章,认为香港目前是给较少走出来的学员的机会,觉的有些道理。此外,我自己也在想,香港同修应该鼓励更多的香港同修走出来,不能对台湾同修产生依赖心理,甚至还想到香港同修的一些不足,这些想法让我把去香港的心放下了。

有一天学法,看到师父说:“作为师父我从不记你们在修炼中做的错事,只记你们做的好事与成就”(《走出死关》)。我为自己的不足感到非常惭愧。即使同修真的某些方面做的不够好,我能记在心中吗?这不正需要我去圆容吗?况且同修的不好可能只是不同层次的认识,我能强加自己的认识给同修吗?我对同修有负面想法,本身就是不对,里面肯定有我该提高的地方。目前明摆着就是人手不足,我能把自己当成局外人,说:你这样不对,你应该如何如何,而自己不参与吗?想到这里,我知道我应该去香港,我立刻找媒体项目窗口,窗口同修很支持我的想法,几天后,我到了香港。

这次去香港,师父安排我在香港最大的珠宝大楼前讲真相,中国人每天都是人山人海的。去的第二天,四川发生地震,我就拿着大纪元报纸,高喊着:“共产党不珍惜中国人呀!知情不报,才死这么多人呀!”大部份中国人都为之动容,少部份中国人说你们的报纸夸大其词,不是这样的。这个景点,横幅、展板非常多,其中的六四屠杀、活摘器官、自焚等展板常常让中国人驻足,舍不得离开。针对那些不相信我们媒体的中国人,我就配合这些图片来说,效果非常好。到最后,几乎人人都看了我们的报纸。由于报纸份数不足,我就交代中国人,看完不要扔,要还给我,就这样,一份报纸可以让很多人看,每天都能劝退不少人。

这次去香港,发现自己比较能站在对方的立场上去讲,不象以前,好象在“说教”。若对方有时间,我通常会跟他聊聊,如:从哪一省来的?第一次来香港吗?觉的香港如何?等等,就这样拉近距离。我发现当他喜欢我们时,接下来的真相很好讲,很快就同意三退了。另外一点很重要,就是不要动心,再坏的人碰到一个始终面带笑容的人,到最后也会接受真相。

写这篇文章是想提醒台湾同修,虽然台湾的大法项目很多,但是真的不能忘了香港,香港需要我们呀!目前不仅景点人手不足,报纸的派发也是人手不足,不少派发点都撤了。我想不管新、老学员,不管以前是不是常常去香港,只要目前有条件,都适合去香港。说到条件,我理解只要我们把去香港救度众生看的很重要,条件自然能开创出来。

一点心得,不足之处还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