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讲真相的实修心得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日】最近去香港,虽然只有短短数日,收获良多。

或许是自己之前较常去香港讲真相,很习惯面对面讲真相,再加上正法走到这一步,大量另外空间的邪恶被清除,世人越来越清醒,现在只要慈悲心出来,抱着救度世人一念告诉他真相而不执著于对方是否退党,我每天劝退人数可达五十人。

声援五千万退党大游行结束后,我到金紫荆广场讲真相。或许是游行结束后有东西要收拾,原先在金紫荆摆展板挂横幅的当地同修没有在景点出现,大大的一个广场,我看不到其他同修,没有一片展板、一条横幅,那晚,我的劝退率极差。由此我深刻的认识到,我之前劝退效果佳是整体的力量,非我个人能力所及。

有些同修不敢讲真相,或者不知道如何讲真相,就在旁边举展板或发正念,我想,不管如何做,只要是为了救度众生,都能给整体添加正的因素。我认识到我每让一个人明白真相,退出恶党组织,这个人得救,现场的每个同修都有一份,因为那个人不是我一个人救起来的,是大家一起救起来的。

还记的有一天,我看到满满的黑压压的中国人,可是却只有我一个人在讲真相,我有点心急。心想这么多人要听,我一个人如何讲的了。我就告诉同修,希望她们也能讲点真相。不过我立刻悟到,我不应该执著于同修的表现,我把着急的心放下,抱着讲一个就得让他明白的心态讲,虽然劝退速度不快,但因为自己的心到位,不急着劝退,就是慈悲的对待众生,所以几乎是讲一个退一个。结果那天退出恶党组织的总人数远远大于之前有一天我看到人多,每个人我都象蜻蜓点水那样的讲真相,唯恐漏掉一人,结果听的人虽多,退的却少。由此我悟到不管人多人少,我都不能动心,我只能抱着救度众生的基点耐心的讲真相,不要担心那么多人没听到怎么办。只要我的心到位,该被救度的人都会等着我告诉他真相。

这次参加退党大游行也是感触很多。那天我和其他两位同修拉一条中文字很多的横幅,站在中间的那位同修可能之前没拉过横幅,随身包和身体都顶着横幅,横幅中间鼓了出来,不平整,我和她调换位置,让她走在最左边。可是游行途中,她的眼睛只顾着看左边的驻足观众,自走自的,走的很快,从不往右看横幅有没有拉平,我心急的告诉她几次,结果她每次都是往右看了一眼之后回头就忘了。没多久她的女儿〔也是同修〕接替了她。我们的横幅拉的很平整,也与前面的横幅维持相当的距离,让路边观众都能看清楚横幅上的字。

不过在这期间,原来那位妈妈同修不时的表示她想拉横幅,我都没答应她。后来她女儿答应了她,又换她上场。这时我担心的在心里问师父怎么办,请师父帮忙。这时我的脑中浮现了一段法:“师父肯定大法弟子所做的,你们只要出自于证实法、救度众生这个愿望,你们所做的事我都会肯定,而且我的法身也好、神也好,你只要去做,会把你这件事情引申的更伟大,更了不起,会协助你。(鼓掌)往往你们不能这样看问题,碰到困难了就要找师父。那个困难正好是你们提高的、树立威德、创造辉煌的时候。”(《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从法中我悟到,同修有心为大法做事,不管做的如何,我都应该肯定同修,感谢同修为众生的付出,同修有不足,我只能圆容她,让同修做的事情起到最大的作用。

我把担心放下,只想着要配合她,并且语气轻柔的告诉她一些注意事项,结果她就象换了一个人似的,还向另一位同修说,我们要拉平喔。之后我们三个人真的拉的很不错。游行结束时,我发自内心称赞她,谢谢她。

谢谢慈悲伟大的师父为了我的提高,不断的点悟我。最后我想提醒台湾同修,不管台湾的证实法项目如何多,我们都不能忘记香港的中国人等着我们去讲真相喔!

一点心得,层次有限,不足之处还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