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我去同修家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二月三日】师父在讲法中讲到了思想业对人的干扰,其实人在后天形成的一切的观念,都不是自己,可是我们往往都是不去分辨这个思想,这个观念是不是自己,很多时候知道那个思想不好,不是自己的思想,却自觉不自觉的被这个思想操纵控制。

由于怕心,引来了一些邪恶监视的假相,我担心的想:“别再去同修家学法了,我要理智。”可是用法来对照好象自己的回避和怕被迫害抓捕,没有在法上。经过思想斗争,最后决定所以还是要去。但那天我去的很晚,就是因为被那个思想控制,我是一路和它斗争着过来的。中间有两次,都想到返回,不去了,那时稍稍的还有一点点正念:想到那个怕也许想要控制我,我不能承认它的控制,可是马上这个正念就被十几个旧势力安排的迫害和抓捕的情形以及抓捕后的结果所淹没。这一切是那么强烈的控制着我生命的每一个细胞,连细胞都在怕,就好象那一切是那么肯定必然就会发生似的。

那个举步艰难,难以描述。这还仅仅是去同修家,由此可想,我想要做一点作为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证实法的事情会有多少怕心来障碍啊,全部都在最深的骨子里,那里是为私、怕苦、怕死、怕离开大法、怕到跟要入地狱一般!所以我想,一个为私的生命其实它就是在最深的地狱里面啊!我为什么见死不救!我为什么碰到一点别人的讽刺、挖苦、威胁、恫吓就动摇了讲真相救人的意志了,会感觉苦,不想再和这样的人接触?

虽然我知道那个障碍我的并不是我自己,不是我想要的,而是我要去掉的,但是在当时,那个强大的观念找来这样的借口:“你要理智、不要再承认迫害了。”其实这个思想是一种掩盖。这样一掩盖,表面马上就光滑了。多数的时候我这样一掩盖,就不讲真相了。

现在回想起来,修炼人每一步都几乎要放下人的一切,对于一个多次被迫害到快要死的人来讲,那几乎就是放下生死,因为当修炼人真的不按照人的那个观念、那个利益和根本执着所构成的为私本性去行为,而是按照大法要求的为他为救度众生而做的时候,那个业力构成的生命,就在死亡!即使它只死掉一个分子,一个细胞,但是在另外的空间却非常的巨大!有如山如天的腐朽、败坏生命被消灭了转化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炼静功,发现打坐的全过程都非常清晰、非常明白的能够聆听到大法的炼功音乐,其实在这之前,我打坐迷糊已经有很多年了,根本不知道自己在炼功,到音乐停了,才意识到自己在炼功。可以说意识清醒的听到炼功音乐每一个音符的打坐,还从来都没有过。

我悟到,那天的行为,我虽然是在犹豫和彷徨中走过来,但是最后的那个选择,实质上是选择了放弃人,放弃业力的观念。师父不是讲了吗:“你能够去掉那些不好的东西是因为你不承认它是你,这是至关重要的。因为你不承认它是你,所以才能把它消掉。”(《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