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家庭魔难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二月九日】我修炼前是一个虚荣心很强的人,向往人间的美好生活,希望有个幸福的家庭。可是命运偏偏不是这样,我的丈夫脾气非常暴躁,对我说话尖酸刻薄,我俩好象天生的犯相,在一起不是这不对就是那不对,总之我俩一说话我就感到不舒服,心里压抑。因此我们的家庭生活经常是阴云密布。那时我整天想着离婚,可是孩子小我又下岗在家,就在这样的吵闹中痛苦的生活着。九五年我喜得大法,一气呵成看完《转法轮》,世界观一下子变了,还引导我婆婆也走上了修炼的路。那时才真正体味到什么是身心健康,压抑的心情释放了,对丈夫的性格也能忍让一些了。在以后的修炼中来自家庭的魔难接踵而来。他曾到我的学法小组家动手打我,并烧书撕师父法像。我儿子那时七岁,得法炼功修心性非常懂事,被他吓的不敢炼了。

“四·二五”时,我们在一起吃饭,他突然问我:“别人都上北京了,你怎么没去?”我说我不知道。他大怒,拿起生菜蘸大酱“啪”一下甩到我的脸上破口大骂:“你知道你还想去北京闹事啊?”我当时的脸上衣服上都是大酱,孩子见状吓的哇哇大哭,我说儿子不要怕,你爸爸跟妈开玩笑呢,虽然这样说眼泪也掉下来了,这顿饭也没吃成。

“七·二零”之后,每个大陆大法弟子切身感受到那时环境的恐怖,非常邪恶,到处都有人监视大法弟子,有一天晚上派出所的人给我打来电话问我妈干什么去了?晚上为什么不点灯?(我妈也是修炼人)我说她一个人也许不点灯,也许串门去了。派出所的人又说些形势紧张的话。丈夫听到后威胁我说:“你再炼就给你汇报去。”我没理他。晚上躺在床上他又找茬打仗,他说:“你现在吃我的、喝我的,以后一分钱也不给你。”我说你还象个丈夫吗?把我当成妻子了吗?我当时家庭观念太重,一点也没认清它背后的邪恶因素,每天都在默默的承受着。我和他分辨几句他竟对我动起了手,我们打了起来,睡着了的孩子被我俩打骂声惊醒了,跑过来哭着求我俩别打了,我看到孩子小小年纪为我俩承受精神痛苦,我再也受不了,失声痛哭:我的命运咋这样?为什么我在修炼的路上遇到他?这样的日子在我们的生活中不知有多少次了。从那时起,我心里就恨他。怨恨心、怕心、烦他的心、从内心里瞧不起他,这些心一直带到现在。前几年修炼一直是这样苦苦的修着,不敢在他面前讲真相、炼功、看书。

零一年天安门自焚伪案播出后,我和婆婆经受了全家人更大的压力,每逢过年过节在一起团聚的时候,全家人都攻击我们,当时我没有慈悲、没有善念,带着气恨、争斗心对他们说:“任何人都干涉不了我,天塌下来我也要一修到底!”说完头也不回,摔门就走。现在想想,表面上看好象是很坚定,其实一点也不理智,他不就是冲着我的心来的吗?当时一点也不向内找,一味的怨。直到前一段时间,我俩又发生一次矛盾我才真正静下心来想为什么我总是这样被他带动着,他说出的话总让我剜心透骨,看到他就产生无名的气恨,我觉的我的状态不对了。

由于我在家整天陷入这种情绪中,被邪恶钻了空子。零八年九月的一天,我被迫害的简直起不了床,肚子象刀割的一样疼,走路直不起腰,气不敢喘,连咳嗽都疼痛难忍。我当时认为是丈夫给我气的。那天丈夫和儿子出门了,婆婆和我一起住,半夜我被疼醒大喊一声:“师父救我!”当我喘气的时候,我疼的差点昏过去,婆婆跑过来抱着我急的不知所措,我疼的哭出了声,自己也控制不住,眼泪鼻涕一起流。婆婆说快上医院吧,婆婆的话一出口,我脱口而出:我是大法弟子,我还怕它,我要解体邪恶对我的迫害,请师父加持。我的心非常坚定,可身子一动也不能动,我让婆婆扶我坐起来正好是半夜十二点,我们发完正念,接着打坐,炼完静功,我慢慢的躺下开始静思。

此时,我身体到处疼痛,象串气一样,一会串到上边,一会串到下边。晚上我艰难的来到同修家,一切都是师父安排的,正巧同修家来了好几个大法弟子,我表情非常痛苦的说着我的症状,同修帮助我解体迫害我身体的邪恶因素,并让我真正的找自己。说实在的,我对找自己还挺不情愿,认为他把我气成这样,还让我向内找,真难受。同修们站在我的角度,在法上耐心的和我切磋,帮我打开心结。一个同修对我说:“你已经被邪恶迫害的严重干扰你做三件事了,这不是邪恶迫害吗?站在人的基点上你就认为是你丈夫气你,站在神的基点上,我们要坚决否定这种迫害。这不是师父在点化你吗?”这些年,我一直用人念来看待丈夫对我的不好,原来是有邪恶因素利用他来干扰我,如果我陷在这里,不正是旧势力所要的吗?师父叫我们救人,我修不出慈悲心,不但救不了他,还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了。我的心结打开了。在我回家的路上我没有了来时那样的痛苦,心里暗喜:做大法弟子真好,遇事就不和常人一样。第二天,在一个婚礼上我劝退了十人。

这些年,我在家庭过关中真是够苦的,通过学法,看明慧交流文章,我深刻查找自己,终于悟到我和丈夫这些年的恩怨都是我的心促成的,以前我总是就事论事,埋怨丈夫怎么对我这样?为什么对我这样?认为是人的恩怨,根本不往深想。总是心里不平衡,“别人对你不好的时候,可能有两种情况存在:一个是你可能生前有过对人家不好,你自己心里头不平衡,怎么对我这样?那么你以前怎么对人家那样?你说你那个时候不知道,这一辈子不管那辈子事,那可不行。”(《转法轮》)我第一次站在他的角度为他想,也许这是我俩前世的怨,但是不管前世什么恩怨,这世我得大法了师父都会给我们善解。怨恨心慢慢的放下,我想为什么我这么痛苦,这不都是我的心促成的吗?我一直把生活的美好、追求美满和谐的家庭当成我的生活目标,看的很重。所以越向往越没有,心里越失望,听到别的男人说一句对妻子体贴的话,我心里都不是滋味。心里不平衡,有时把大法当成了一种寄托,当我写到这时,我自己都吓一跳,这是一棵多么自私肮脏的思想念头?我不是想从大法中升华上来,而是借着大法解脱婚姻痛苦。根子找到了,我开始从新查找自己:我太常人化了,说话不象个修炼人,显示心、妒嫉心、希望丈夫对自己好一点求安逸之心,喜欢听赞赏的话……这一找可不得了,我发现,在家庭方面,我根本就没修出来,我对丈夫的怨恨心太大了,我要解体对他的怨恨心,师父说:“爱是情,恨也是情”(《转法轮》〈第六讲〉)。我一定要把这个情去掉,真正对他慈悲,提高上来。

过了两天,身体有所好转,晚上我洗澡时从下身排出一块东西,我以为是来例假,仔细一瞅,竟是一块肉,象生鸡肝一样,我当时就想这肯定是好事,师父把我体内不好的东西排出来了。感谢师尊为了我的提高巧妙的安排同修的帮助,还有明慧文章的交流。现在同修在我家和我一起学法,丈夫热情款待。

这是我在家庭中修炼的一点体会,在其它修炼中还有很多不足,我要用大法归正我一切不正的思想,跟师父回家。由于水平有限,悟性差,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