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骚扰修炼人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三月一日】我专注的观看着二零零九年神韵晚会光盘,电话铃响了,街道要我携带身份证、户口去街道。我意识到这是干扰。(大家知道大冬会要召开,着装或便衣警察及不明身份的人突然增多了,大街小巷东张西望的,鬼鬼祟祟。)我平和的说:“你们知道我是法轮功,是修炼真、善、忍的,现在除了中国大陆外,几乎全世界都炼大法了,请不要干扰我的修炼。”我一边说的同时看到四个楷书大字――“忍无可忍”在我的脑海闪现,并定格。我更明确了我应该怎样处理这件事。

我接着说:“修炼真、善、忍的好人要坐牢、受酷刑,现在假、恶、斗遍地哪个去管了?黄、赌、毒盛行你们谁过问了?毒奶粉事件又有谁去关心了?怎么就偏偏去抓、打、杀修炼真、善、忍的好人呢?你能告诉我究竟谁在践踏法律呢?”警察回答说是执行上级指示。我说:“那自己的是非观念哪里去了?自己的良心、人的良知哪里去了?别忘了纳粹德国执行上级决定的护士们给犹太人注射毒针,最后被处绞刑!”

对方沉默半天说我们挣两个糊口钱也不容易,今年过年都没好好歇几天,天天要出去扫雪,真没办法。我说:“我理解你们,但如果你们继续坚持干扰我修炼,我决定自费带你们街道的人去市公安局,或直接去北京找公安部讲理,就一句话,修炼法轮功究竟触犯了哪一家的法!?”我讲真相,最后对方说:“大姨不用来了。”

放下电话,就此干扰一事,我马上向内找,决不承认旧势力:正法到最后了,越发担忧家人的前途命运,娘家、婆家、自家关系紧张,把别人对自己的“伤害”深深埋在心里等等这些,自以为修去了,原来根子没动,所以招来干扰。冷静下来由向外看到向内找,吓一跳。感谢师父苦心救度,我无法用语言表达,唯有精進实修,找自己。再悟“忍无可忍”,我想在宇宙大法受到不应有的对待或破坏时,必须挺身而出,甚至用生命去捍卫他,因为自己是大法粒子,是宇宙一切正的因素的护卫者。但“忍无可忍”绝非鲁莽、不冷静、言词激烈等。要堂堂正正理直气壮的做好三件事。师父说:“救度你们的众生、完成你们的史前的洪愿、兑现你们的誓约吧!”(《问候》)

中国传统的“二月二,龙抬头”的日子到了,让我们借用这个大好日子堂堂正正的走好归真之路。”“筷子舞”年年有,那是慈悲的师父要我们形成整体,快快行动,救度众生啊!

写出这一段经历是希望大家不妨把自以为修去了已经忘记的“七年谷子,八年糠”的翻出来把根子拔出来扔掉,真正“修得执著无一漏”,不辜负自己世界的众生急盼得救对自己的无限期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