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炼历程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三月十六日】我一九九五年得法时二十八岁,至今已有十三年,因为父母是跟班弟子,所以,我们这些孩子也就顺其自然的走上了这条修炼的路,但是,十几年来,我真正的修炼就是最近这几年。以前,只知道法好,知道师父管我们,知道消业要忍受痛苦,但看书炼功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不知道修心性。我原来脾气暴躁,好发火,看重钱财,执著心很重,开始几年的修炼,并没有什么改变,给大法抹了黑。失去了很多宝贵时间。

二零零三年底,在师父的慈悲安排下,我换了居住环境,和其他同修有了联系,才开始了真正的修炼,但还是不精進。二零零五年买了打印机,开始做一些资料和护身符等。二零零七年九月成为正式资料点,我很高兴能成为万花丛中的一朵,都是慈悲的师父给我安排了一条适合我修炼的路,谢谢恩师!

大法展神奇

我在得法前是乙肝病毒患者,曾多次到大医院去看,没有任何效果,一九九四年十月我怀孕。九五年春天,怀孕五个月时,到医院检查,乙肝病毒依然存在,并且我子宫里还有肌瘤,大夫说孩子生下来也是乙肝病毒患者,会给将来带来很多麻烦,我急的直哭,但也没有办法。在这期间,看父母经常炼功,我也在后面跟着炼,后来因为肚子大,炼静功时坐在椅子上,但当时没有任何目地。生小孩前一个月检查,乙肝病毒全部消失,各项指标均正常,而且还有了抗体,也就是说,有了免疫功能,不会再受病毒感染。慈悲伟大的师父使我摆脱了多年的病魔,激动的心情无以言表,孩子生下来一切正常。在生完孩子不到十天的时间里,子宫肌瘤自动脱落,我又一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真是感谢师父啊。

公公食道癌转良性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份,生活在农村的公公被诊断为食道癌,在这之前我给他讲过真相,他似信非信,我婆婆相信,她把我放在老家的资料发出去,因此她脚心的瘀血疙瘩(血栓后遗症)得以化开。把公公婆婆接到我们家,在联系手术前十天内,给公婆听师父讲法(他们不认字),带他们炼功,每日不断,并且让他们经常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手术时切下食管四厘米左右,做切片化验,癌细胞已转化为良性,不几天出院后回家,不用打针不用吃药不用化疗,现在身体很健康,这在医学界几乎是不可能的,是师父救了他,从此后他们信师信法。唯一的遗憾是,我没有好好利用此事来给丈夫讲真相,他在初期也曾跟着炼功,打压后不再相信,并且不让我给他家人讲真相,我带公婆炼功没让他知道,尽管如此,他家的人也都已明白了真相,并且他大妹正在看《转法轮》,切身体会到了大法的美好。

带小弟子

孩子自小沐浴在大法的美好中,从三岁起,在师父的看护下,多次经历消业,有时发烧好几天,我们坚定的信师信法,过关顺利。现在他已十三岁,各方面表现优秀。我俩是同修,一块学法、炼功、交流、做资料。我讲真相、发材料时,他配合发正念,每次都很顺利。有时带同学到家来,我给他们讲真相、做好吃的,让他们知道大法的美好。但我们知道,“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我们只是动动嘴,真正那件事是师父在做。而所有的这一切我丈夫并不知道。

去掉常人情 取代是慈悲

我丈夫从上初中时就喜欢我,我俩是同学,他学习好,大学毕业后仍然选择了一事无成的我,说实话我对他很感激。从二零零零年,我没再上班,这些年一直是他主外,我主内。生活条件不错,感情也很好,我对他照顾的无微不至,虽然知道修炼人要修心断欲,但总是做不到,内心里对他的情和常人中的色欲一点也没减少。

不久前一天晚上,他回家很晚并且喝了酒,误解了我所说的话,很生气的在我脸上打了一下(劲不大),我不依不饶的还说,这次他拉开架势打了我一耳光,我并未感觉到疼,因当时他站在浴缸里,动手时滑了一下,差点摔倒。之后他去睡觉,我坐在浴室的地上,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止不住的流。这是我们结婚十几年来,他第一次对我动粗。

猛然,我悟到,我是个修炼的人,是要“修心断欲去执著”(《洪吟》),这是让我去掉对他的情和色欲之心啊!如果再不重视这个问题,不主动清除这颗肮脏的心,那是很危险的,师父给我敲响了警钟,谢谢恩师,给我提供了这样一个让我醒悟的机会,同时也谢谢他,他也是在帮我。第二天他向我道歉,但我对他已是无怨无恨。去掉了常人的情,取而代之的是慈悲祥和,去掉了常人的欲望,得到的是纯净美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