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士修大法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二月八日】

一、居士转修法轮大法

我从小总是跟我母亲到庙里去拜佛、敬佛、敬香,求个平安。长大了再也没有去庙里了。直到九二年,我先生去世后,我才又常到庙里去,拜佛,求神佛宽恕心,我的罪过太大。因那之前我先生得了癌症,他不想死,为了补养自己的身体,不顾一切要我给他买财鱼、乌龟用盆子养在家,每天拿一只杀给他吃。我每次杀后心里都非常难过,又害死了几条生命啊,后来我再也不忍心杀了,这会造下多大罪呀!我只有好言相劝,你不要再吃活的了,它们也是生命哪,用药治疗也一样,你本来得了重病,就是因为有罪,你现在为治病还要害死它们,那你罪更大呀。他不信我说的这些,还要骂我“你想我早点死?”不堪入耳的话,我也不想说出来,只好忍着。他的病一天比一天重,最后实在吞不下任何食物了,才不吵着杀活物了。没过几天,先生就死了,盆子里还剩两只乌龟,我就将它们放生了,后来,我就入佛门皈依了。

先生死后我的经济条件差了,只好领着孩子们卖盒饭过活,生意还过得去。有一次,我卖饭回家,路上看见一位老年妇女,光着身体,一丝不挂。看不过眼马上回家,把我的衣服拿了两件,还带了一块西瓜,给了那位老人,她接过衣服,先穿上裤子,穿上衣的同时,又接过西瓜,她连说三句“发财”,说话间人不知去向。说也巧,后来我家一切顺利,生意越做越好,我真得感谢这位老妇人呢,到今为止,我还是迷惑不解,她是谁呢?到后来我年龄也大了,力不从心了,不想干了,就把卖饭的事交给两个媳妇(一个无职业,一个下岗)。

我想到哪里去修行呢?经介绍,来到一座小庙,進去一看,很陈旧,看不见佛像上的光泽。佛像下面坐着一位大概是个居士模样的人,头用布包着,身上邋遢得不行,缩成一团,很吓人的。我的心冷了半截,心想:修炼应该堂堂正正的修,怎么这个人成这个样了。有人说她有时大喊大叫:来人帮我念经;帮我把它们打走。其他人就去帮她,过一会她就会安静些,后来人们也习惯了。我开始来时帮过几次,后来觉得不对劲,修炼怎么会这样?从此后不管她了。

我每天晚上看妹妹给我的释迦牟尼佛和密勒日巴修炼故事,使我懂得了好多修炼的道理。我向庙里的负责人要求,我会做饭,让我干这个活好吧?他答应了。我每天做饭时,总是想办法做各种花样可口菜饭给他们吃,没事时就种点小菜,我总觉得做什么都很顺,我种的菜,油光水滑,还吃不完。有时多的菜饭,就给庙外的人吃,他们都说我又能干又善良。我自己就觉得总有什么人在帮我。

过几天就是大势至菩萨过生日了,我准备到那天给他烧香,拜寿。没想到却一下病倒了,一睡好几天,大概是第三天吧,我似睡非睡,心里又觉得很清楚,我房间里来了阿弥陀佛、观音菩萨、如来佛,好多好多,我也说不清,坐在我床边,对我笑,我非常高兴,不自觉的就双手合十,嘴里念着:阿弥陀佛,阿弥陀佛,谢谢你们来看我。坐了片刻,没说话,就要走了,我清清楚楚看到他们,排着队,经过我的床铺,往西而去,听他们说是跟大势至菩萨拜寿去的。我从那天起病一天比一天好,病好后,我就将看见神,佛到我房间的事告诉其他人,谁知被那个大喊大叫的人听见了,她受不了了,对我说:“你不来帮我,你是来夺我的位的,你是龙王的女儿,有老龙王帮你,他带好多神佛看你。”还说了些难入耳的话,让我马上滚回去。我气得受不了,我说:“我是来修行的,我什么都不求,也不要,你要赶我回去,你还不配赶我走,你这地方我还不愿待呢。”我一气之下跑回了家。过了几天我到妹妹(大法弟子)家去了。我将庙里的情况一五一十的都讲给她听,她第一句话叫我回来了再也不要去了,那个庙里不干净,说你坏话的那人被附体了,她敢说她是释迦牟尼,她敢说她是玉皇大帝、王母娘娘下凡。我说是的,是这样说的。妹妹又说:那些佛像上都被狐、黄、白、柳这些低灵的东西附在上面了,真佛真道早就离位走了。妹妹又问我,她为什么要赶你回家?又说些不好听的话?因为她怕你,你心很正。我又问妹妹,她为什么会怕我呢?妹妹告诉我:你平时经常听我讲法轮大法修炼的事,你每天晚上在那里看释迦牟尼修炼故事,你早就受益了,老师早就管你了,现在回家了,不要再去了,快修大法,机缘成熟了。我真后悔,早在九三年我就接触法轮功,我就没想到要修炼法轮功,是不是机缘未到呢?现在摔了跟头碰破了头才悟到,我想修炼的机缘已到,我下定决心修炼法轮大法,妹妹教我炼功给了我大法书让我看,从此后我走上了正法修炼的道路。

二、师父给我净化身体

我修炼不久身体变化很大,平时走路都要戴上眼镜,我面部神经和眼神经抽动20多年了,现在大有好转,也不用戴眼镜了。有一次,我突然病倒了,头发昏,上吐下泻,人都起不了床,看样子病得很厉害。孩子们都要我去医院,他们把我送進了医院。医生检查后要我住院,孩子们担心我的病会怎么样怎么样,我安慰他们,不要紧的,两天就会好的。真巧,真的两天就好了,我在医院住了两天,说也奇怪,病房里住了几人,有的死了,其他的人都出院,只留下我一个,我好象悟到了一点什么,为什么我一个人在这住着呢?我突然想到师父讲过修炼人是没有病的,我为什么还住在这里呢?看《转法轮》,我明白了,这是师父给我净化身体呀,我马上要求出院了。

三、师父给我去掉怕死之心

以前我是皈依居士,听庙里的师傅说我只能活七十岁,我带着不信的想法又去算了个命,结果大致一样。我七十快到了,自己把后事安排好了,把我的金首饰都给了孙子们,后来到小庙一段时间,回来后又得了大法,可是修炼后这个心还是放不下,心想,我都七十一岁了,说不定哪天会死去。正在这个当口上,大表姐家打电话说表姐死了,她也是居士,庙里的人说她八十归天,今年她正好八十岁就走了。过了一些时,表兄倒地而死,还有舅表姐过年后,我去看她,在谈话时,看见她嘴也斜了,不能动了,不会说话了,看样子是中风了。因为我有高血压,我当时就产生害怕心了,精神承受不住了,好象自己也会跟她们一样,大家看见我脸色不对,都很关心我,安慰我(可能他们也听庙里的人说过我只能活七十)。他们说:“您是有福人,会长命百岁的。”我知道他们是宽我心的,我慢慢心平静了很多,又想起修大法的妹妹,我觉得象是师父要我去的,我去妹妹那后,把近况又说一遍,妹妹说:“这几件事为什么都被你看见、听见、碰见呢?你是修炼人(已有一年),你悟没悟过为什么?师父讲过‘任何事情也都不是偶然的’(《各地讲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你是不是有什么执著心没放下呢?”经妹妹一问,我才明白了,我虽然修炼了一年,但是我没有做到精進实修,好多法理没有明白(识字不多),每碰到问题,不知所措,但我心里明白了,师父一直在关心我,让我快点提高上来。这件事是慈悲的师父的苦心,有意安排让我去掉怕死之心,妹妹叫我看《转法轮》〈性命双修〉这一节,师父讲:“性命双修就是除了修炼心性外,同时又修命”。妹妹又对我说:你是修炼人,他们是常人,生老病死,在常人就是这样存在的,人各有命,他们那样不等于你也那样。师父说:“炼功人他的一生是经过改变的,手像、面像、生辰八字,和身体所带的信息的东西已经不一样了,是经过改变的。”(《转法轮》〈第六讲〉)我明白这一切,从此放下此心,精神也轻松了。

四、师父给我去掉打牌的心,又给我开创了修炼环境

我住的房子是搭盖的,我的房间大约有八个多平方,每到中午吃饭的人一来,房间就满了,他们边吃边看电视,有的吃完了也不走,就倒床上睡了,我就连休息的地方也没有,有时心里很烦他们,有时又想:我是个修炼人,为什么烦他们,他们都很可怜,是在外面打工的,没地方休息,工作又脏又累,其实也很辛苦,我也产生同情心,让他们休息吧,我就拿个小凳子在门外坐着休息。那些打牌的人看我坐在外面没啥事,非要我去打牌,时间一长,我就老想去找,有一次打完牌结账时,一人说我借他20块钱,要我还给他。当时我一听头都发麻了,我说我从来不借任何人的钱,我怎么借了你钱呢?这从何说呢?他不管三七二十一,非要我还不可,我心里想骂他,但我忍住了,没骂。我身后的一个人说这个不讲道理的人,不值得和他交往,你把钱给他,让他拿回去吃药吧,我不情愿的给了20块钱他去了,我想起师父讲过不失不得的理,他把德给我了,我一气之下再也不去打牌了。

说也巧,在我家吃饭的那些人突然不来我家吃了,两个媳妇不高兴的说:是不是你得罪了他们,他们为什么都不来了呢?我们生意也要差了。我就随便说了一句:“我没得罪他们,他们走了还会有人来的,不会影响生意的。”说也怪,电话响了,有人在电话里说:我们是某某单位,中午给我们送多少多少饭菜来。我送完饭菜后,中午还可以休息,还能看看书,我很高兴。我只要是有什么不解的问题,我都要到妹妹那去共同学法,切磋。我带着问题,把我经过的事情说了一遍,妹妹说:“你是修炼人,还经常去打牌是不是执著心啊,应不应该去这个执著心啊?那人说你借他的钱,其实你没找他借过钱对吧?这可能都是师父安排的啊,就是要去掉这个想打牌的心。去掉这个心之后,中午吃饭的人突然不来,又有单位打电话订饭,你悟过没有?”

我当时没想那么多,现在我明白了,我是修炼人,师父时时处处都在关心我,不但让我去掉各种执著心,又给我开创了修炼环境,还不影响生意,我要感谢师父慈悲对待弟子,我一定好好修炼,尽快提高上来。

五、师父时时刻刻在我身边保护着我

有一天,我出去办事,路过一条上坡的路,我正在上坡,突然开来了一辆轿车,车内坐着几个人,一下将我撞倒在地,车轮子从我脚上压过去,车子还跳了一下。看样子司机认为下面是块石头呢,没注意压在人脚上。因为是上坡,车也开得很慢,我就喊了一声,车子把我碰倒了,脚被压了,你们起码把我扶起来呀,我又不要你们什么东西。车内坐的人说,看看碰得怎么样,司机下车,马上将我扶起来,问我脚压的怎样?我说没什么,司机放下心了,连说了几句对不起,开车走了。我脱下袜子一看,脚不疼不肿,我想起师父讲过好坏出自一念。当时我心里什么坏念头都没有,我知道这是师父在保护弟子,我内心感谢师父。

六、我又回到年轻人时代

我修炼大法后,心性上,身体上,提高很快。在身体上看,没修炼前,力不从心,什么事不想干了,各种病状都出现了,经过几年的修炼,我又回到年轻人时代,月经来了,精神百倍,我又开始提篮子上山卖饭了,走起路来很轻松,也不觉得累。我每天卖饭时,穿得干干净净的,整整齐齐的。别人看见我说:你总是穿得干干净净的我们放心吃你送来的饭菜。有人问我,你今年多大岁数了?长得白白胖胖的,精神总是那么好,说话声音洪亮,我开玩笑的反问他一句,你们说我有多大岁数呢?“你最多五、六十岁吧,”当得知我今年七十四、五岁了,大家说不可思议。

在心性上碰到的问题很多呢,我帮媳妇们到处送饭,卖饭,帮做家务,她们还说我这不好,那不好,都不如她们的意。我忙来忙去每个月只给我一百块钱,还要我将一百块钱买排骨煨汤给他们喝,我觉得这都是小事。三个儿子和媳妇都下岗了,孙子们要上学,要看病,没钱是不行,儿女们把手一伸,老娘给几个吧。我每月养老金不到一千元,师父讲过“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我也想开了,不去执著这点钱。

我在外面卖饭,见到各种各样的人与事,大多数都是比较好的人,还讲点道德,不太好的就不说了。每次从家拿多少盒饭菜,回家归还他们多少钱,一分不差的。卖饭时有的当时给钱,有的却是吃了再给,有的明天再给,还有的月底才给,甚至有的吃了不认账。特别是月底结账的,结账时不见人影,人跑了,怎么办?收不回钱,心里着急,我想,这么熟的人,怎么忍心骗我这老太婆的钱呢?怎么办?我只好倒赔钱,回家后不敢吭声。

有一天,我去卖饭,路上遇到一男子,大约五、六十岁吧,手提着一条大鱼,对我说,大姐,我把这条鱼给你,你给盒饭我吃。现在正是中午时分,天气非常热,看他那样子肚子饿极了,很可怜,我又起了同情心,我说:“我不要你的鱼,我给一盒饭你吃。”他说“多谢,多谢”,接过饭过吃边走了。

前面所写的同修代笔,不当之处敬请慈悲指正。我修炼法轮大法以来各方面都有很大提高,我做了三退,由于环境各有不同,文化太低,学法炼功都还没有达到师父的要求标准,我以后一定要精進实修,不让师父为我多操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