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救度众生中修炼自己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三月十八日】师父在《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上讲:“目前要做的一件重要的事就是如何救度更多的众生,这也是当前大法弟子圆满过程中要完成的。这是大法弟子的使命,是责无旁贷的,必须得去做、必须得去完成的事情。”师父几乎在每次讲法中都强调了救人的重要,时间的紧迫。每当我想到师父这些讲法,心中就感到不安,觉的自己没做到师父所要求的,特别去年去美国听了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后,意识到要赶快救人,救人,一定要兑现自己的史前大愿。

这一年多来在师父的加持、帮助下,基本做到了把救人作为我每天要做的事情中最重要的事来对待,无论在中领馆前、退党点、旅游点,还是坐在车上、走在路上,遇到的中国人都是我讲真相、劝三退的对像,救人的机会,抓住分分秒秒的做。

一次在火车站看到一位中国女士,于是我就递给她一份大纪元报纸,同时以报上的内容作为切入点,跟她讲真相,劝三退,上了火车没多久就帮她退了。因为是同站下车,就利用下车前十多分钟,向她讲了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就在这时我发现在我们后座的一对老年华人夫妇也在听,于是我马上送去一份大纪元报纸,他们很高兴的接下了。当时想劝退,一看马上到站了,就犹豫了一下,但转念一想,退不成也要把真相告诉他们。于是我一边指着报上的退党数字,一边三言两语告诉他们退出的重要性,接着就问他们是否是党、团员。女士回答:“不是党员”。我说:那就是入过团,早就退了是吗?回答:是呀!我告诉他们这不算数,并告诉他们为什么现在要声明退出,最后我说:给你们二位起个“长寿、常乐”名字把它退掉吧,退掉就保平安,就保命,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当问他们贵姓时,对方不语。就在他们犹豫之时,突然我刚才劝退的那位女士说:“你们就说个姓,也不要你们真名,她刚才给我起了个‘美好’的名字,我告诉她我姓俞,就叫俞美好,这样就算帮我退了。”我说:是呀!她就是刚才退的。那位男士马上说: “我姓王。”因为到站了车门已经开了,我就边走边说:那好,就叫“王长寿、王常乐”。”他们高兴的说:好,好!

下车后我对那位女士说:你帮助救了他们,是功德无量的,以后有机会也告诉别人赶快退出,她高兴的答应了。

平时在中领馆前或在退党点,只要我们抱着救人的愿望,师父法身就会把有缘人送到我们身边,所以几乎每次一个钟头左右就能劝退四、五个,七、八个甚至更多。目前邪恶的因素越来越少,常人也在逐渐觉醒,在旅游点个别劝退效果也很好。一次在向国内来的一组游客讲真相时,其中一个干部模样的人说:我知道,知道。于是我们向他劝退,他却坚决的说:不退。因为当时身边有其他同来的人,他就走了。我想不能放弃他,就跟上去,進一步讲邪党的腐败,贵州藏字石的情况,他也说:知道。后来他突然表情很气愤的说:共产党是个什么东西呀,迫害法轮功的情况我都知道。

我想这个人也可能受过迫害,就说:“赶快远离它吧,保住自己要紧,可别做它的陪葬品,把这个党员退掉吧,我给你起个名字叫某某。” 于是他答应了,我叫他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平时劝退也是这样的,匆匆而过,边跟着走边劝,在火车上、巴士上常常是下车前几秒钟得到对方点头或报姓示意。有些人知道了三退的真实意义后,不但自己退了,还帮助家人、亲友退,把劝退的名单送到退党点。有些常人见我跟着人走劝退,不能理解,我也不怪他们,人在迷中不知道自己面临着什么危险,既然我知道,我珍惜每一个生命,所以别人对我怎么样没关系,只要我自己不动摇,能多救就多救。当一个生命明白时,他们是会感激我们为他们所做的一切的,当然我们不求任何回报,只是为别人好。

对家庭成员劝退过程也是一个很好的修炼过程。首先是我丈夫这一关,这是很关键的一关,他能否三退就影响着家庭其他人员,亲朋好友的劝退效果。但是一和我丈夫谈起这个问题,他就大发脾气,简直是没商量的余地。媳妇也是这个态度,讲不進去,一时间弄得我非常苦恼。“遇事向内找”,问题还是出在我身上,想起平时一和他们谈起法轮功的时候,争斗心就起来了,喜欢把自己的观点强加于人,几乎每次讲真相都是不欢而散,自己还认为是维护法,而不考虑别人的感受、接受能力,结果不但没效果,反而关系越加紧张,他们也就更不可能接受“三退”了。而且我给他劝退很大成份是为了以此来影响别人,而不是真正的慈悲于他,所以自己心不纯,说出的话就没有力量,就起不到改变人的作用。

找到自己的问题后,还是从个人的修炼着手,放下自我,处处为他们着想,真正抱着慈悲的心态,从说话的语气上、遇事的态度上都尊重他们,有矛盾时退一步,先找自己,家务上、生活上尽量做到位,自己多承担些,处处以一个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通过一段时间后,关系逐步改善了,溶洽了,所以再和他们谈起三退也默认接受了,丈夫、媳妇今年都先后退出了党、团。接下来,国内外的亲朋好友也都在一家一家的退出,真是冰溶化了。我从去年到现在劝退约有一千二百多人,其中包括向国内打电话劝退有三百多人,二零零八年九月份以来基本每天平均劝退四到五人。

在这几年救度众生中深深体会到,“人得在实践中真正的去魔炼自己才能够提高上来。”(《转法轮》)师父在《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中又告诉我们:“证实法与救人的同时又是个修炼的人” 。几年来,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在大风大雨中严寒酷暑中讲真相,劝“三退”,救度着众生,这其中也在魔炼着自己。回想从送信箱开始到派发真相资料,到现在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从拿起电话筒就发抖,结结巴巴读稿子到现在能比较从容自如的向国内同胞讲真相,劝“三退”,这真是我过去难以想象的。自己从一个乳腺癌切除,胃三分之二切除,胆也拿掉了的七十六岁的老人。现在身体不是衰弱下去而是强健精神起来了,每天都能走出去,去讲真相劝“三退”。这一切都是大法赋予的,是师父时时刻刻在看护,加持着弟子。这只有我们修炼人才能体会到的。在这里我真心的向我们伟大慈悲的师父说声:谢谢师父。

修炼,师父告诉我们,是人在修炼,不是神在修炼。师父说,“只要你是一个修炼的人,无论在任何环境、任何情况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烦和不高兴的事,甚至于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们认为再好的事、再神圣的事,我都会利用来去你们的执著心,暴露你们的魔性,去掉它。因为你们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精進要旨》〈再认识〉)讲真相劝“三退”的过程,也是暴露我各种执著心的过程,也是个修的过程。当“劝退”多一些,好一些时,欢喜心、显示心马上就来了,等不及的要向别人说说,当然也就会被邪恶钻空子,马上劝“三退”的效果就不行了。我也是从教训中不断的清除自己不好的念头和想法,归正自己。在这其中尤其是妒嫉心暴露的淋漓尽致,劝退中看到别人比自己劝退的多了,不是为别人高兴,而是心里不平衡,不舒服,甚至在别人劝“三退”时内心隐隐发出“退不成”的坏念头。这念头一出,自己的心一惊。这是多恶的心呀,这是恶者的心,而且还不止一次的出现。为此我痛苦至极。我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我知道其严重性。我知道这不是真正的我,这是后天形成的观念,我必须分清它,彻底清除它,我请求师父加持,绝不允许这样坏的念头来干扰我们讲真相救众生的大事。

一天我突然想到,救度众生是师父要的,能救一半中国人,师父就为我们高兴了。救的人越多越好,这不是师父所要求我们的吗? 虽然对这一要求我早就知道了,但此刻想起又有了更深的理解。我是助师正法的,应该百分之百做到师父所要的,怎么还有和这起相反作用的念头呢,这一定是另外空间的恶魔害怕我们做救人的事,想尽一切办法干扰,而我还有许多没去掉的执着心正好被它利用上,我一定要把这个执着找出来去掉它。除了我已经意识到的欢喜心、显示心、妒嫉心外,我又发现自己求名的心也很强,总想自己什么都比别人强,别人做的比自己好一点,自己的心里就不舒服,正是这种求名的心带动了其它不好的心来干扰我做救人的事。想到师父告诉我们:“你们在纯净心态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圣的。”(《精進要旨》〈再认识〉)我带着这么多的人心,怎么能完成救人的使命呢,我意识到在讲真相救度众生的过程中,修自己是多么的重要。我在救别人的同时更是在救自己呀。这就是回归的路啊。

今天我将这思想暴露出来,为的是让它没有藏身之地,能尽快而彻底的去掉它,因为这些后天形成的不好的思想,它也是物质存在的东西,它也怕曝光。这些从“私”字中派生出来的不好的东西,它不是真正的我,所以当它们冒出来的时候就牢牢抓住它,及时清除,不断用大法归正自己,洗净自己,在证实法和讲清真相的过程中,抓紧一切时机修自己,更好的完成我们的史前大愿。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二零零八年澳洲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