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言万语难表师恩浩荡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三月二十二日】我叫晓兵,今年四十一岁,是湖南人。我曾身患多种疑难病症,修炼法轮功后很快得到康复。可自从九九年中共邪恶迫害法轮功以来,我看到身边的许多大法弟子遭受的残酷迫害,家人受到株连,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虽然心里很难过,也深知大法好,但还是被铺天盖地的邪恶镇压形势吓住了,放弃了修炼,回到常人中去过那种有滋有味的日子去了。昔日的同修们在腥风血雨中,在残酷的打压中不断的走出来,讲真相,救世人,助师正法,而我却泡在名、利、情中,麻木不仁,无动于衷。

今年大年初三,我们全家在姐姐家吃饭。就在饭桌上,我突然肚子剧烈疼痛,连忙求医问药。医生给了我特效止痛药,并说十五分钟内就见效。大约四十分钟过去了,疼痛不但未缓解,反而更加厉害。我又回到诊所,医生给我挂点滴。刚输了半瓶液,我整个胸腔、腹部痛的无法形容,从晚上八点折腾到十二点,最后家人不得不将我送到市二医院急救室抢救。

几个小时的抢救仍然无法消除疼痛,医生只得给我做全面检查。结果仍然找不到病因。当班医生凭着自己多年的临床经验意断为胰腺炎症,并要求我住院治疗。在医治过程中,医生将所有的特效止痛药都用上了,包括杜灵丁,可疼痛仍然无法减轻,甚至更加厉害,最后院方下了“病危通知”,要求家属签字。

初六,我被转到七楼,由专家会诊治疗。专家们重新配治药方,病情不但没有起色,反而更糟,痛的我满床打滚。一个晚上打了三次止痛针,同时还用了杜灵丁,也无法止痛。专家们也失去了治疗的信心,建议我转省医院治疗。

初七下午我出现了肝、肺、心脏等并发症,呼吸困难,生命垂危。就在抢救的过程中,修炼大法的妻子对我说:“晓兵,赶快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求师父救你。”痛的昏昏沉沉的我,在求生本能的驱使下连忙念了几遍“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顿时疼痛明显减轻,其它症状也随之缓和。

在妻子的帮助下,我慢慢能靠着床坐起来了,我想:“自己放弃修炼多年了,没有资格求师父救命,师父也不会管我,何况自己的生命也快结束了,只能利用最后的时间,能学多少就学多少,缓和一下痛苦,来世再修。”想到此,我就吩咐妻子:赶快把家里的宝书《转法轮》请来。妻子一听,连忙将自己随身携带的mp4放在我手中。

我一口气听了师父的两讲讲法。深夜,突然背部有炽热感、继而发展到全身,持续了三个多小时,热的不行。第二天清晨,五天来没有上过厕所的我,蹲在厕所里半小时,拉出来的全都是脓一样的黑色脏东西。随后疼痛全部消失,一切恢复正常。

姐姐(大法弟子)高兴的说:“是师父在救你,帮你净化污浊的身体。”可我半信半疑,觉的我这么不争气,师父不会再管我了。

在亲人们再三的说明下,我开始冷静思考:从发病--入院--下病危通知书--要求转院--然后念法轮大法好--奇迹般的起死回生,整个过程都在我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状态下发生着,怎么不是慈悲伟大的师尊在救我呢?想到此,泪水夺眶而出:“师父啊,您太慈悲了!”

我随即清理所有药品,将它们扔進垃圾桶,并要求出院回家学大法。初十下午回家了。

到家后,我将家中所有的药物统统处理了。第二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一位眉清目秀的医生对我说:“你还要做一次手术。”说完,他从我肛门内拉出一根长达两米的肠子,然后一节节翻洗,又将一节溃烂污浊的肠子割下来扔在垃圾桶里,再将留下来的肠子从新放進体内,全过程我看的清清楚楚。醒来后,我回忆梦境猛然惊醒:是师父在帮我净化身体呀!此时我激动的忘记了冷,穿着单衣直奔佛堂,双膝跪在师父法像前,泪水刷刷的往下流……

自那以后,我常常含泪发誓:永远不离开大法,不离开慈悲伟大的师尊,一定“坚修大法心不动”(《洪吟二》〈见真性〉﹚,尽自己最大努力做好三件事,迎头赶上正法進程,做一个真修弟子。

在此,我也提醒那些由于执著与怕心而放弃修炼的昔日同修,那些只想从大法中索取,不想为大法付出躲在家里走不出来的昔日同修,别被人世的假相迷惑,赶快清醒。“六道中轮回何时再得人身!机缘只有一次,放不下的梦幻一过,方知失去的是什么。”(《精進要旨》〈退休再炼〉)在万古难逢的师恩浩荡下,如不知珍惜,失去的将是永远的深深的痛悔。

再一次感谢师父救度之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