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慈悲于我 我讲真相救人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九日】从小我倾心绿色,绿色象征生命;最喜欢荷花,出淤泥而不染;结婚时精挑细选的是梅花,学法后明白是师尊一直在点化。

我是个体商户,八九年在市场大棚卖服装。商场竞争激烈,勾心斗角时有发生,为了生活我想方设法赚钱,见什么人说什么话,精神高度紧张,身体各处都不舒服,到医院检查结果,鼻炎、胆囊炎、风湿性心脏病、肝大、脾大、肺上有斑点、盆腔炎、痔疮。阴天肚子疼的不能动,凉水不能喝;神经性过敏,如果谁说不用热水洗头感冒了,我这感冒就得了。感觉浑身软软的特别乏力,有时感到心脏象停止了跳动似的,憋的特别难受,到后来我与买主说话都觉得累。到专家门诊找有经验的老专家看,他说:“你最累了,谁也没有你累,你是植物性神经紊乱。”一套药一千八百元,我买了半套,我想了很多……

我父亲就是气管炎,肺气肿后来癌变逝去的。我这样的身体意味着什么……我不敢想下去。这家和孩子离不开我,花多少钱也得把病治好。家庭琐事烦心,每天强撑着出摊;心想到老了找一个清静的地方避开世间烦恼,晚上往炕上一躺就想这样安安静静去了吧。别人也不会说三道四,放松一点,感觉体内那么一闪,心里特别舒服。第二天又艰难的支撑着進入角色,这种日子何时了?不知怎么解脱很苦闷。

由于个人观念障碍我错过多次得法机缘。九四年左右,母亲拿《转法轮》给我,我没理睬她,认为她生活不着调,今天学这个功明天学那个功的。

九八年十月一天,服装生意不好,我就早早收摊领孩子探望母亲。她见我精疲力竭的样,心疼的说:“谁象你年轻轻长的象个小老太太似的,你学法轮功吧!有什么问题《转法轮》都能回答。妹妹和周围邻居都说:你领孩子去学,对孩子还有好处呢”。我推托不过就约好了晚上去。

学法点正放老师讲法录像,大家都静静听,没有多余的寒暄,只有平和轻声说:“你坐这吧。”我感觉特别舒服,似乎是我要呆的地方,象到家一样。师父讲的太好了,我聚精会神不想落一个字,心想一生中要找的,终于找到了回家的路。

这时我觉得脖子不得劲,摇了摇头,只听颈椎咯吱咯吱响,看功友眼神我明白是师父在给我调理身体,之后特别舒服。从那以后,学法炼功风雨不误,年节照常参加,心情好了,什么病都没了,身心美妙的滋味,用人间的语言难以描述。

在法中,我明白得病的原因是自己自私造业所致,提高心性是消业的关键,我就按师父要求的去做。经常把修炼体会与母亲讲,有时得到鼓励,有时被挖苦,都因为是修炼人把握自己就过去了。出摊也不强买强卖,讨价还价中心态平和,让之有余,让买主心悦诚服的满意而去。挣钱多少不计较,心里平衡,顺其自然,付出总会有收入,改善了人际关系,觉得自己善良许多。

由于感性上认识法,不能在理性上认识,到九九年七二零打压法轮功,邪恶铺天盖地而来,我懵了,为什么这么好的功法不让炼呢?由于怕心和人心重,还有等师父说话,让怎么做就怎么做的想法,又过上了常人的生活。直到二零零三年,我看到师父在《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如梦方醒,才知道已被正法洪势落下了。心里一急,被邪恶钻了空子招来附体,十多天不吃不喝躺在床上就等着圆满,谁说什么都听不進去,亲人们急的没办法,给大法带来负面影响。功友听说后,来陪我学法,发正念清附体。我明白过来后开始参加学法,也出去做讲真相的事,但法理还不很清,结果又被迫害以“劳教所要指标的名义”在二零零五年八月份,被国保大队抄家抓捕,非法劳教二年。开始我坚决不配合恶人的任何指使,找队长洪法讲真相,制止对功友的迫害,后来有消极承受的心,给大法带来损失,我很内疚。

出来后,慈悲师尊不断的通过各种方式点悟我,静心学法一段时间,找出许多执著心,我要修炼,我要圆满,我要……一切都为了我,就没有强烈的救度众生的心,在街上摆小摊就不想讲真相,有“刚出来,观望停停再说”的想法,看着匆匆忙忙的来往人们,迷中不知危,慈悲师尊苦度,多少人能知道呢?

有一天同修探望切磋,她要设一个小摊目地是多接触人讲真相救人,对我触动很大,同修创造条件做救人的事,相比之下我做的怎样?什么原因还在观望呢?

我不断的学法交流找差距,找到了和世人不知从哪说的原因,一定得识破,我默念经文《理性》中的“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背着背着奇迹出现了,以前和我在一起出摊床的小花(化名)老远乐呵呵的奔我来了,滔滔不绝讲邪党怎么邪恶,专制贪污腐败等。我边发正念边劝善,做三退,她同意了。接连劝退五人,退出后的人都非常高兴感激,这时突然感悟“佛恩浩荡”的无限内涵,体悟到师尊救度我的艰难。

我不会说,有救度众生的一念,师尊就把有缘的人引到我面前,我只做了表面的事,再做不好就愧对师尊了。因为大法弟子是众生得救的唯一希望,我就要让神的一面起作用,每天能如意的劝退五到十人,讲的过程中反映出的惰性,求安逸,讲条件哪个好救,那个不好救等心出来,但都很快分清那是业力或邪恶干扰,不是真正自己。那就用法归正它,曝光它,解体它,提醒自己用一颗慈悲祥和的心态在救众生中提高心性境界,修出先他后我的正法正觉,走自己证实法救人的路。

我做的不好,只因为我是大法中修炼的一粒子,知道今后该怎么做,在写的过程中我流了几次泪,这样几次才写完,师尊要救苍穹的众生,那是无量的胸怀,真正的“佛恩浩荡”。我们如果做不好就是可悲,救度众生是真正的慈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