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迫害的稿件不必从九九年说起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日】大陆同修揭露迫害的文章对营救同修、讲清真相起着关键的作用,可是有的同修在写稿时往往陷入从小被恶党教育系统所灌输的写作文的观念中,而忘记了起码的常识。

假如一个人落水了,我们呼救的时候应该告诉别人落水者现在在什么地方,现在情况如何,是如何落水的。我们不会首先告诉别人落水者在十年前做了哪些事情,在过去的十年做了哪些事情,最后才提到落水者在哪里。

可是有的同修在写某位大法弟子遭迫害的文章时,往往从他什么时候修炼开始写起,接着写九九年他到北京上访遭到迫害,一直谈到二零零九年,最后才告诉读者当事人于二零零九年三月被恶警绑架,请大家营救。

请大家知道,写文章就是告诉读者一件事情,就如同和别人说话一样。我们每个人都知道如何和别人说话,所以我们每个人也都会写文章,唯一的区别就是在遣词造句时正式一些。请大家不要被学校里灌输的写作文的观念所障碍,那些观念很多是党文化的走形式、假大空,是我们应该去掉的。

在写揭露迫害的文章时,请同修开门见山直接告诉读者当事人最近遭到迫害的情况,使读者读了第一段就知道了事情的大概。

接下来可以补充此次迫害的更多的前因后果。

再接下来可以提到当事人在此前曾经遭受的迫害。但也不要从九九年谈起。请先谈近期的迫害,或者是此前比较严重的迫害,如此前曾被非法劳教、非法判刑,或曾被酷刑逼供、酷刑致残等。

然后可以谈九九年以来遭迫害的更多情况。

最后可以谈谈该同修何时开始修炼,修炼后受益的情况,同时谴责恶党迫害这样的好人等等。

除了从头谈起的流水账,另一个极端就是“书接上回”的没头没脑。比如文章上来就说,某某某同修的案子上诉到哪个法院,家人去探视被拒绝,如何如何。但是该同修何时被绑架的,因为什么被绑架的,何时被非法判刑的,判了几年,等等,完全不告诉读者。作者是假设读者一直在跟踪该同修被迫害的情况,以为读者是营救小组的成员,这显然是忘记了起码的常识。大多数读者是对此事一无所知的陌生人,我们会把这个事情这样告诉一个陌生人吗?

还有的同修送来的短消息说,某某村的同修被如何迫害,以为读者是本村或者本城镇的人。明慧的读者在全世界都有,绝大多数读者都不知道某个村在哪个省、市、县、镇。

最后,再次请同修设身处地的想想,当我们告诉一个陌生人一件事情时,而对方的时间和耐心都有限,随时可能离去,我们应该怎么告诉他这件事?我们告诉他这件事的方式也就是我们写文章的方式。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