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正念正行就能改变一切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三月四日】我是96年得法的老弟子了,今年62岁。得法前,我是一个病秧子:乳腺增生、长期发烧、颈椎病、腰椎病及多种妇科病,长期吃药打针都不见效,经常想死了算了。得法后,这些病半个月内就好了。从此,我全身心的学法炼功,把自己的一切都交给师父,因为是师父给了我全新的生命。

就这样,我一直精進的学法炼功。并向身边的人讲叙在我身上发生的奇迹,一直向别人洪法。许多人看到了我的变化也都走入到大法修炼中来。

中共邪党打压迫害时,我知道自己应该站出来证实大法,于是就去北京几次,也因此遭到各种的迫害。从九九年到二零零零年中我被非法关押三次,其间我绝食八天不配合邪恶,堂堂正正讲真相,坚持自己修炼大法做好人没有错,从没有向邪恶妥协。

后来看师父讲法我知道要走出去讲真相救众生,于是通过各种方法坚持讲真相从未间断,开始发真相资料只敢晚上发,每次都要走几十里地去发资料,每隔一天出去一次,坚持不断;后来就白天发资料和讲真相;二零零四年后能面对面讲真相,哪人多就去哪讲。并告诉得真相的人,让他们再讲给他们的亲人听好得救。讲真相时我没有杂念,就是一个想法,让人明白真相得救,不管是遇见什么样的人,我都热情的和人打招呼,再借机進一步告诉人真相。有时大白天在大街上贴不干胶时,我感觉正念很强大,身体也变得高大无比,真象是一个顶天独尊的神一样,那时空间场里也都是强大的正念,讲出来的话很容易就打到人的心里深处,改变那些对大法不正的念头。

在讲真相的过程中,我一直保持正念正行。在这里仅举两个例子,一次我和一个同修去山里发真相资料,因为路途较远,到了那里天已经黑了,我们边走边挂条幅;见了村子就走進去发资料(那时虽说是经常出去做真相,心里还时时有怕心在)。我们刚在一个村子发完真相资料走出来,听到摩托车声音,我的怕心一下起来了,想着是不是有人看见真相资料来追我们的,于是,我们慌不择路在山里越走越远迷了路。夜里又没有星光,我们摸黑攀过了陡峭的一座山,常人是很难相信我这样一个六十岁的人能走那么远的路,还能翻那么高的山也不觉的累,翻过山后已是半夜一两点。因为看不见前面的路,我们就在露天地里坐着打了一下盹,天刚朦胧亮,我们就接着边走边发资料。走到一个村口,我刚挂好一条条幅,正在往水泥柱子上贴不干胶,突然从旁边走出来一个人大声询问我们是做什么的,当时我想到包里还有《九评》和没有发完的真相资料,要是抓住了怎么办,可是转念又一想这个念头不对,这个怕心是自私的旧势力因素,我是来救度众生的。师父说过:“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作为一名大法徒当然要信师信法,想到这里我的正念一下出来了。我定下心,迎上前给他讲真相,开始那个人自称是大队的队长,还说要打电话报警,同修在旁边发正念,我横下一条心,什么也不怕了,于是我就从自身开始怎么修炼大法一身的病全好了,我们做好人没有错,中共打压法轮功迫害修炼人惹得天怒人怨,天灾人祸,又列举了一些迫害大法学员遭恶报的例子,最后那个人不仅转变了观念,还声明退出了恶党。通过这件事,使我更加证实了大法的威力,只要正念正行就能改变一切。

还有一次,我骑自行车赶着十二点前回家发正念,突然从后面窜出一辆摩托车猛的将我撞倒,我的后脑勺重重的磕在地上,那辆摩托车撞倒我后匆忙跑了。旁边的路人见了过来将我扶起来,要我赶紧打电话报警,说是帮我记住了车牌号,我谢过了他们的好意,说自己是炼法轮功的不会有事,也不会找别人的麻烦,借此机会我又对路人讲了真相。回到家后,我的头开始痛起来,象被人狠命敲了一锤子的疼,还伴着高烧,饭也吃不下。未修炼的老伴见我的样子开始着了慌,硬要送我去医院,我坚持自己是修炼人不会有危险的。我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开始听到耳边有声音说:你都六十岁的人了,摔这么狠还不要了你的命?你父母也是早早就离世了,你也这么大岁数了,也是到寿了,该死了。我猛然惊醒,这不是我自己的念头啊,我现在修炼了,人生道路早就被师父改变了,这些都是旧势力强加给我的,我决不会承认的。想到这里,我悟到这是旧势力对我的迫害,于是,我坐起来发正念,解体迫害我的身体、干扰我救度众生的邪恶,我只走师父安排的路绝不承认旧势力的迫害,我坚持炼功发正念,很快身体状况改变过来了,老伴也没话说了。

后来我悟到是自己那几天忙着讲真相忽视了学法,才被邪恶钻了空子。现在我每天加强学法,只有学好法,修好自己才能更好的讲真相救度众生,不负师父的慈悲苦度。以上是我的一点修炼心得,因篇幅所限仅写了这一些,希望和同修们共同精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