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一滴修自己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三月八日】我今年七十五岁,于九六年喜得大法。

得法前有严重的胃病,饭量很小,脸色苍白。经医院检查发现食道里有一块东西,医生说再发展下去就是食道癌。中西药吃了不少也不管用。我心里很害怕。就在我为此感到非常苦恼时,有人给我介绍了法轮大法。我看了师父讲法的第一讲录像后的第二天早上,就感到头昏、发冷、发烧、不想吃饭,两天没吃饭也不感觉到饿,我很激动,这么快师父就开始管我了,把我的身体都给清理了。现在修炼十二年了,身体各方面都很正常,从不需要吃药、打针,而且走路轻松,骑自行车像有人推我一样。我很庆幸能成为一名大法弟子,并决心在有生之年,按照师父的要求学法炼功,所以即使是在迫害发生后,我都在一直坚持学法,坚持晨炼。

师父每次讲法都叫我们“多学法,多学法”。我悟到;学法是我们做好一切事情的根本,所以我改变了年纪大记忆力不好的旧观念,两年以来我每天都在坚持背法。

修去名利情

得法后,经过学法炼功,我的世界观发生改变了。过去总是考虑自己的利益得失,如:买东西怕吃亏,挑挑拣拣的;为了少缴点水费,想办法不叫水表转,就让水一滴一滴的滴在盆里攒起来用;干休所大院里有个水管,看大家都去那里提水浇自己种的花,我也去提;老伴是老干部,药费全报销,给孩子看病时,经常用老伴的名字开药……。当我看到师父在《转法轮》中讲:“比如说我们常人有各种不好的心,为了个人利益,做了各种不好的事情,会得到这种黑色物质——业力。这和我们自己的心是有直接关系的,要想去掉这个不好的东西,首先得把你这颗心扭转过来。”师父还讲:“理我给大家讲透了,希望在今后修炼中,大家能把自己当作一个炼功人,真正的去修炼,因为这个理摆在这儿了。”显然,自己的这些行为不符合大法的要求,不是一个修炼人的行为,便下决心在以后的日常生活中从一点一滴做起,以一个修炼人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就在我读到师父的这些法理的前几天,我给孩子看病刚用我老伴的名字开了九元钱的药,药费已报销了。我心想;我就从这一件事开始,扭转我那颗爱占小便宜的心。于是我拿出九元钱,买了三把扫帚放在大院里作为公用。我也不再种花了,水龙头也关紧了。

有一次,孩子去银行存钱,营业员误把三千九百元写成四千元。我知道这件事后,立即送去一百元钱,营业员很感动,说我这个人真好,这样的好人现在难找。我说:“我是修真善忍的,我们师父让我这样做的。”

在这十二年的修炼中,有做得好的,也有做得不好的。让我刻骨铭心的就是我老伴去世的这件事了。那是二零零三年十月,当时我的老伴身体很好。一天上午,他自己锻炼了身体,而后又帮我生好了炉子,我们一起吃了午饭。下午三点四十分时,他说心脏不舒服,让我给他取救心丸,我把药放到他的手上时,觉得他的手发凉。当时我就和他一起去了干休所的卫生所,有个所谓的医生又让他吃了几粒救心丸,还给他输了一种什么液体,并且说很快就会好的。当时我看见老伴头上出汗,那个医生却说出汗是药物发挥效力了。因为那时我老伴的脸也不黄了,脉搏跳的有点力了。但是过了两个小时左右,老伴就昏迷了,等叫来救护车送到医院时,已经错过了抢救的机会,老伴就这么撇下我和孩子走了。这个事情发生的太突然,因为那时我学法学的不扎实,这巨大的打击使我的心性一下子降为常人了,当时那种痛苦、后悔、自责的心是难以用语言来形容的。我后悔我为什么不把老伴立即送往医院,硬是让那个卫生所的所谓的医生给耽误了两个小时的抢救时间呢,当时还有人说;骂她三天三夜;上法院去告她;把她抓起来,让她赔偿……七嘴八舌说什么的都有。就在我痛苦万分的时候,我猛然想起我是一个修炼的人,遇到这个事情应该冷静。师父在《转法轮》中说的很清楚:“你干涉不了别人的生活,左右不了别人的命运,包括妻子儿女、父母兄弟他们的命运,那是你说了算的吗?”是啊!告人家又有什么用?人家也有一个好好的家庭,我是一个修炼人,自己遭受了痛苦,不能再让人家再遭受痛苦了,我们是修真善忍的,要善待他人。我强忍着悲痛,也没有和她去争去斗,我也没提任何要求,妥善的办完了老伴的丧事。

自从老伴去世后,一切待遇都变了。就连我们遗属原来按政策每月补发的钱,在二零零六年都停发了。遗属们为了这件事去上访,她们来家找到我,拽着我,要我和她们一起去要钱,我悟到;我们是修炼人,怎么能和常人一起去堵民政局的门呢?师父讲:“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转法轮》)我还要做我的三件事呢,就没和她们一起去。我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结果到今年的上半年,该给的还是给补发了。

虽然我下决心要做一个真修弟子,但是有些事情还是做的不尽人意,事后才悟到做的不好,并且为没有做好这件事而懊丧的不得了。例如,就在前一段时间,经师父点化,我打开一个纸包,一看,大吃一惊,我已经在以前清理过家里邪党的东西了,怎么没发现这个纸包呢?包里竟包着这么多的魔头像章!当时我孩子说“让我放着吧!”我没给她。我拿到一个买卖古玩收藏的地方以二百元钱把它卖掉了,事隔几天后,我突然悟到;这不是叫别人受害吗?这个东西是应该砸烂扔到垃圾堆里的。这件事处理的真不妥。至今我一直感到很悔恨,我做了一件大法弟子最不应该做的事情。

两例神奇事

最近在《明慧周刊》上经常读到发生在大法弟子身边的神奇故事,其实类似的事情我也遇到过。比较难忘的有这么两件事:

一是去年九月份的一天下午五点左右,我学完法从学法小组回来的路上,只觉得走的很急,不知什么原因象失了控一样,伸着头往前跑,身不由己,就象有人用力推着一样。在我还没反过神来时,就“啪”的一下摔在路沿上,当时我就想;可别叫人看见了,这是干什么呢!我立即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赶快爬起来。回家一看,两个膝盖和胳膊都被磕破了皮,但是不疼。第二天看到胳膊青紫了一大块,膝盖起了一个大包,但不几天都消失了。我悟到是师父保护了我,是师父讲的“好坏出自一念”的结果。试想;要是一个七十多岁的常人,摔了这么一大跤,不摔瘫痪,也得骨折,结果一定会是很惨的!

二是去年冬天快过年了,突然传来在外地的我的那位亲家母发真相资料时被恶警绑架了。当时我心里既着急又难过,怎么去帮她呢?我赶快找同修上明慧网曝光邪恶。第二天我在《明慧周刊》上看到了一篇同修用写信的方式营救被迫害的同修的事例,我心里一震,这不是师父在点化我吗?赶快写劝善信啊!可我又不会写,我就在学法小组内讲了这件事,当时小组的同修立即行动起来,写的写,抄的抄,买信封、拿邮票,我们给亲家母所在地的公安局、“六一零”办公室、检察院、法院、司法局、派出所、街道办事处等都写了劝善信。正当我们准备发信时,亲家母那边传来了消息:她被无条件释放了。我们小组的同修都很激动,是师父在帮助我们,师父看到我们有那颗整体提高、整体升华的心,瞬间解体了另外空间旧势力的黑手烂鬼,所以亲家母也就安全的回家了。虽然我的亲家母回家了,但为了救度那里的众生,我们还是把信寄了出去。

做好三件事

我虽然在做三件事,但是有很多地方没做好,有怕心。记得第一次发真相资料,在街上转了几圈才发出了一张。还有一次在超市放了一本《九评》,回家后的几天内心里都在想着那里的电子眼会不会看到我。这个怕心一直困扰我很长时间。有一次上街时,把一份真相资料放在卖菜人的三轮车上的编织袋下面,因为我总是买他的菜,有点认识。我都走出很远了,想想不妥,决定去拿回来,当我转回去的时候,看到那个卖菜人的编织袋已收起来了,他没事一样的坐在那里。我紧绷的心一下放松了。师父在《转法轮》中讲:“修在自己,功在师父。”我一下子明白了。谢谢师父帮我救度了这个有缘人。从那以后,我没有了顾虑心和慢慢的去掉了怕心,每天外出办事、买菜,我都带上真相资料送给有缘人,发放时心里很平静,而且师父每次都给我智慧让我找到机会。

一次我看到一辆出租车停在路边,我心里想;请师父加持,我要救度这个司机。他的车窗是开着的,当我走到那辆车旁时,那个司机突然转身,后背对着我,他在找要租车的人。我很顺利的把真相资料放到他的车座上。师父讲:“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我每天不管是出去贴小粘贴,或者是使用真相纸币和发真相资料,都要先发正念请师父加持,救度有缘人,就这样,我也劝退了我的家人和我们干休所大院里的一些人,以及街上遇到的有缘人。在师父的慈悲看护下,我平稳的走到了今天。

我不会写,写得也不好,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