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唤醒了我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三月九日】我是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九九年七二零后,由于怕心不敢去北京证实大法,零一年前后只是在家附近简单的做些发资料和挂条幅的事,到零二年就几乎忘了自己是个修炼人了,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就在我浑浑噩噩的在人世间混日子的时候,师父看到我已经太危险了,但又不愿放弃我,于是就给了我一个最后的警告。我终于被惊醒了。

师父给我最后的警告

二零零一年前后,我迷恋上了网络游戏,几乎天天迷在其中。而后我又开始养观赏鱼,喜欢看电视、电影,特别是恐怖片,和朋友吃吃喝喝,在色的方面又多次犯错误,我完全陷入常人之中,且越来越往下滑了。

其实我的家庭环境很好,妻子也是修炼人,所有师父的新经文和讲法我都能看到,有时也知道要去看大法书,但我当时被旧势力操控着,看书就叫我邪悟,尽管脑子里还有点正念知道那不是我,却也排斥不掉(没有真心的改过)。我知道那时师父一直都在看着我,可就是自己太不争气了,一次一次的犯错误,一次一次的不改。有一次我下班回家脑子突然被外来的东西(好象是蛇之类的低灵)控制了,使我昏昏沉沉的叫我邪悟,当时我心里念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才回到家。

后来我又迷恋上了打羽毛球、下象棋,喜欢出去逛街,喜欢吃穿,执著越来越多,还被色魔、情魔操控的神魂颠倒,听流行歌曲,在家里魔性大发,和妻子、孩子大喊大叫,摔东西、砸东西,不管家,也不管孩子。现在回想起来都是被魔操控后干的。记得在那几年里有几次晚上睡觉痛苦的就象死了一样。

就这样一晃就混过了六、七年。

在零八年八月份的一天我做了一个梦,梦境清晰,简直就象是现实:我光着脚站在一个很大很大的黑水池的岸边,黑水在上涨,都漫到岸上了,我的脚都被黑水淹没了。我自己非常的渺小。突然,我看到黑水池的中间有一只老大的大蟒蛇,它的头伸出水面,立在空中眼睛盯着我看……,我吓的毛骨悚然,一下就吓醒了。一连几天我一直都在想这个梦,那个场景太真切了,其实就是我的元神看到的自己的空间场。这几年来我的所作所为连个常人都不如,身体也弄的不行了,胃疼、腰疼不说,腿上还长了脉管瘤。那几天还碰到了好多烦心事,就觉得活的太苦太累了,没有意思。于是产生了想从新回到大法修炼的想法。就在这时脑子里突然冒出来了几句话:“我要救自己的众生,我要救世人。”从那一刻起,我回到修炼当中来了。

排除干扰,学法,多学法

我发誓要做一名真修的大法弟子,而且对自己说要下大决心,去掉执著和一切不好的东西。我开始如饥似渴的看九九年以后师父在海外的讲法和《转法轮》,脑子里就是想着师父的一句话:“朝闻道,夕可死”,每天看书七、八个小时,就是往脑子里灌法。朋友找我去打羽毛球,我告诉他们说“不玩了”,那也不行,他们还是天天来找我,都被我拒绝了;我在单位是一名班长,从新回来修炼后,晚上就经常叫我去加班了,我知道这些都是旧势力在往下拽我,不叫我修炼。一天,晚上要和家人一起看师父的讲法录像,可领导说有一种零件不够发了,叫我和操作者加班赶制零件。我对操作者说家里有事要先走了,她就不干了说:我自己在这出事谁负责啊!我一想她说的也是,就说,那咱俩就都回家吧。当时我就是一念要回家看讲法,结果第二天一来那种零件一个都没有发出,而且从那以后单位也不忙了,我能在家更多的学法了。

在读法的过程真的是升华的过程。因为我下大决心要和师父回家,师父就把法理点给我。我用了一周时间认真的看完了师父在九九年后的所有海外讲法。我边学法边流泪,有时真是泣不成声。

坚定的发正念除恶

妻子告诉我到整点要发正念,由于长时间不盘腿了,单盘都盘不上去了。那我也要坚持,结果大腿被脚给硌掉块皮,那也阻挡不了我发正念。就在我决心从新修炼后的几天时间里,我的胃疼、腰疼和脉管瘤都消失了。我知道时间不是很多了,不敢懈怠一刻。

由于太长时间不看书了,邪悟的东西和思想业力对我干扰非常大,那坏东西来干扰我时,我就不断的告诉自己说“那不是我,我不承认它”,然后就停下来发正念清除,就感觉到那坏东西从我的头上或我的脚下往出冒,身体一阵阵发冷。就这样持续了几个月的时间,现在已能静下心来看书了。

记得刚开始炼功的时候眼前感觉都是蛇啊等那些坏东西,感觉到炼功本身也能除恶。随着炼功时间的增加,那些坏的东西已越来越少,有时感觉炼第二套功法抱轮时几乎都在清理自己的空间场,就感到那邪恶的东西呼呼的往出冒。我知道这是师尊在鼓励我,叫我能够感受到发正念除恶的威力。记得刚开始发晚上十二点正念时,困的几乎发不到五分钟就倒头大睡了,根本没有起作用,过了几天我认识到那一定是邪魔的干扰,下了大决心把十二点的发正念一定要发到位,就这样当我发十二点正念时那邪恶就排着队来了,我就开始铲除,就感到我的头和脚呼呼的往出冒,身体阵阵发冷,大约能持续半小时的时间。发完正念后我感到很累,我知道那是因为我回到修炼中的时间短,能力还差。就这样每天晚上十二点发半小时正念,持续了两个月。记得有一次妻子早上和我说:昨天晚上十二点发正念一开始就定下来了,半小时后手都拿不下来,正念非常强。我说,你也在帮助我除恶。昨晚我除掉了一个大魔,当时感觉到我的头顶都开了,那能量好大啊,那个大魔就从我的头顶往出冒,头发丝都竖起来了。我感觉妻子也在帮助我。就这样,通过发正念我的空间场越来越干净了,现在发正念也不累了。

这几年来自己没有好好修炼,还形成了好多的执著心,当我走回来时它们就来干扰我,尤其是色心,这些恶的念头天天都出现,脑子有时还随着恶念去想,但多数都能用正念去战胜它。就这样一点一点的把这个色心磨淡了。我知道,修在自己,功在师父,实际是师父把我把那些坏的东西去掉了。现在我和妻子没有性生活,天天在法上交流,就感到是那么的幸福美好。

真修的弟子要讲真相救众生

作为一个修炼的人一定要按照师尊讲法的要求去做,要做好三件事,记得一次学法时脑子里就出来一念:“每天就做两件事那不是落项了吗,那不行,我也要去救人,我也要去讲真相啊!”。

当我认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师尊就给我安排了。原本妻子天天和一个阿姨出去讲真相,那天她说不去了,叫我和那位阿姨一起出去讲。当时我想去讲,可怕心还很重,不过我还是坚定了我的那一念,和阿姨出去了。因为是头一次,我只是在旁边看着阿姨讲,为她发正念,阿姨一个人给二十多人讲了真相,阿姨还鼓励我说:“你这也算走出来了。”我知道是师尊在鼓励我啊。从那天起我和妻子、阿姨经常一起出去讲真相了。她们讲我在旁边发正念,效果非常好,她们也说几乎讲一个退一个,这样我们三人形成了一个小整体。

有一次一起出去时看到有个小区的围墙上写有邪恶的标语,常人看了之后影响很大,我们感到那东西很邪恶,我们决定她俩为我发正念我去涂字。我买了油漆,也想了一个具体的办法。那天天还没完全黑我就去了,到那里一看周围都是人,还有很多车经过,怕心就出来了,不敢做了,在那转悠了二十多分钟,还是没去涂。这时我想这也不行啊,我来干啥来了,不是要把那恶的东西涂了救更多的世人吗,想完正念强点了,看没人就赶紧去涂。可刚涂了一个字就看到来人了,我赶紧离开了,等没人又去涂,就这样来回五次,总算是把那几个字全涂掉了。回到家和妻子说了经过,她也笑起来说:“哈!哈!你做的多了怕心就会少了,正念也会越来越强!”我说:“是啊,我应该多去做啊。”

过了几天妻子说在某某公园有毛魔的塑象,我们就商量去把那毛魔塑象给涂花了,由于那毛魔象很高还有底座,底座还给围上了,有点不太好弄,就在我发愁咋样去弄的时候,脑子里一下就有了好办法,我知道是师尊在帮我,是把鸡蛋扎个小眼,用针头把里面的蛋青和蛋黄都抽出去,然后再把黑的墨水打進去用蜡把它封好,用的时候是扔出去,高和远的一般都能打中。那天晚上十一点五十我就去扔蛋,妻子和阿姨发正念帮我加持,我也请求师尊加持我,让那几个蛋击中那毛魔的脸,我就开始扔那几个蛋,第一个我一出手,就觉得打上了,砰的一声我抬头一看,一下就打在了那毛魔的脸上了,那时我真的是知道是师尊和正神在帮我,再打第二个还是打在了那毛魔的脸上,就这样一共扔了六个,有五个都打中了,那三个都打在了那毛魔的身上,第二天我们三个去了那公园,想看看是啥效果,看到有几个人正在用电动砂轮在打磨呢,我们就发正念叫它没电,不一会那几个人就走了,说是那砂轮不好使了。

年前我们三人还挂了几百条条幅,现在我们也开始用手机发短信讲真相了。效果真的很好,一个小时就可以发一百多条。我们还帮助同修建立了几个资料点。

做三件事使我的心纯净多了,不正的念头越来越少了。现在我参加了集体学法。相信在集体的环境中,与学员比学比修,我会提高的更快。由于我走回来的晚,必须要加倍的付出才能跟上师尊正法進程。

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