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村支书的疑团解开了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十日】我是湖南嘉禾县的农民,今年已经八十多岁。共产党来搞土地改革那时,我正是一个思想单纯而又生活贫困的年轻人,就被工作队相中,拉进了“扎根串连核心小组”。没几天,在给全村农民划成份、斗地主中成了急先锋。在分浮财、分田地时,我被排在第一号去挑选,不用说得到的是最好的一份。那时整日里喜洋洋,感恩戴德把毛泽东看成了“大救星”。接着共产党给我颁发了“土地证”,共产党许诺,土地可以买卖,永归私有了。我是农民,跟其他贫雇农一样,把土地视为命根子。

随即共产党发展组织,村村设干部,我高高兴兴任了村支书,在管制“地、富、反、坏”上着实卖力,整天威风凛凛,转眼间成了人人敬畏,个个羡慕的人物。

惊醒

谁知没有几年来了一系列的运动:成立互助组、初级社、高级社。五八年一个大跃进,要建立“人民公社”,让我们以土地入股,土地证要交出去。我是支书,当然要带头啊!人们都含着眼泪,无可奈何,交出了自己的“命根子”。

不久,又传下话来说,土地是国家的。这时我心里也产生怨气了:共产党说话不算数,骗人啊!

大跃进一来,各地都在比着放“卫星”,看谁的亩产数量高,开始是“亩产一万斤”、“三万斤”、后来竟有亩产“十万斤”,最高纪录是亩产“十三万斤”的!当时各地大小报纸都登载着。吹牛皮、说假话,开头我还真有点不习惯,不久就习以为常了,自己也讲假话、作假事,都运用自如,心安理得了。可是接着来的是大饥荒:亩产那么高,可人反倒没粮吃,都患水肿病,席卷全国,饿殍遍野。

这大饥荒怎么来的?上面传达说是因为遇到“自然灾害”。我真不明白,六零年的气候可是风调雨顺呀!大饥荒不就是吹牛皮、瞎指挥造成的吗!

我任支书几十年,上呈下达,贯彻恶党的旨意,进了它的圈套,成了过河小卒子,身不由己,虽有二心,表面上也得乖乖的服服帖帖的啊!共产党得意忘形的宣称:“共产党员是特殊材料制成的”,我对共产党的“特殊”性可是非常熟悉了。

改革开放了,群众几十年的苦难生活有了一些改善,这当然是好事了。可是,整个社会也随着败坏了,共产党的真面目也就暴露无遗了!

一九八九年的“六四”事件,上面气急败坏的传达说:“学生暴乱” 。可是“六四”当天,嘉禾县城里就有人在北京,亲眼看到共产党将坦克开进了天安门广场,枪杀大学生,并且浇上汽油烧尸体。顷刻间一片火海,就是在焚尸灭迹!多么残忍!站在农民的角度想想,一个老百姓,辛辛苦苦,好不容易培养一个大学生,眼看就要成才了,你却活活把人整死,当权的哪里还有一点人性!

有缘得法

一九九九年夏秋,电视、报纸突然铺天盖地的宣传法轮功如何如何不好。我早已知道共产党那一套:要搞什么运动首先是大批判开路。现在如此大造舆论,一定是要大规模的整人了。

对法轮功我不了解,但是我有个心愿,想知道法轮功到底是怎么回事。盼呀,盼呀,一过就是好几年,终于有一天遇到人向我讲真相了,又给了我一本《九评共产党》。我认真阅读,心中豁然开朗,几十年的疑团全部解开了。我知道了炼法轮功的都是在做好人,我也想做个好人,所以也想修炼法轮功!我找来了《转法轮》一书,读过后又跟其他大法学员学会了五套功法,每天坚持炼功。真神奇,我的多年的顽疾——腰腿疼痛不知不觉就好了,走路两脚生风,感觉一身轻。法轮大法也给了我新的生命!

修大法,开发人的智慧。我在与同修切磋中得知,嘉禾县城里有一老年妇女,年幼时上小学连一个学期也没有读完,是实实在在的文盲。可修炼大法后,没有多长时间,就能通读《转法轮》这本几十万字的大著作了,也能阅读大法的资料了。说实话,修炼法轮功才两三年来,我的智慧也得以开启,思想得到了升华,我明白了做人的目的。城里的同修来发资料讲真相时,我常常为他们带路,因为我人缘好,路径熟,可以带着去救度更多的人。有的人中毒很深,讲真相难度大,但我们不放弃。对共产邪灵猖獗的大村庄,我们多次去救人,都很安全,也很顺利。

现在我也能独自一人去讲真相,救度有缘人了。我还不断的阅读大法的各种资料,有机会就与法理理解较深的同修切磋交流,对人世间的一切着实明白了很多。更为欣慰的是,现在我已彻底认清了共产党的邪恶本质。

真正认清恶党真面目

共产党历来奉行的就是“假、恶、斗,”当然就容不下“真、善、忍”。世间人人都是“真、善、忍”了,那“假、恶、斗”还有市场吗?所以恶党要竭尽全力想要铲除法轮功,是因为法轮功教人修炼“真、善、忍”啊!

就说一个假字。这个“假”字是中共起家的本钱。“打土豪、分田地”是中共夺取天下的第一个口号。实际上“分田地”只是一个诱饵,诱骗农民去为它“打土豪”,冲锋陷阵,挑动一部份人,打倒另一部份人,“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把“土豪”打走了,“分田地” 走了一个过场。成了全国农民的一场黄粱美梦。

“土地收归国有”,实则收归为中共所用,这场骗术多高明啊!5%作为剥削阶级被消灭了,95%的人民群众必须俯首帖耳做中共的顺民,渔翁之利有多大啊!

再说这些顺民受到的待遇吧!在“土地国有”的幌子下,所有的耕地、山林、湖泊被中共一统天下了。现在就连城镇居民赖以栖身的那块巴掌大小的土地都被霸占去搞什么“开发”去了。就说嘉禾县城,被迫搬迁户联名上告,虽然国务院下达了文件,那也不过是一纸空文,只撤换了几个走卒,拖延至今问题还是得不到彻底解决,本来这些事就是官商勾结干的,谁来解决?有个房屋被拆毁而未得到补偿的人,在他的草棚上写着:“生活在草根底的李会明陋宅”,以表达无处申冤之怨恨。全国又有多少被强拆的搬迁户遭此厄运!

与“虎狼之秦”相比,中共暴政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它自己不一直在说“共产党的哲学就是斗争哲学”嘛。中共的统治就是建立在“阶级斗争”、“路线斗争”、“思想斗争”之上的。毛泽东自己也曾直言不讳:“秦始皇算什么?他坑了四百六十个儒,我们坑了四万六千个儒,有人骂我们是独裁统治,是秦始皇,我们一概承认,可惜的是,你们说的还不够,还得我们加以补充。”

邓、江是毛的暴力继承人

“六四”事件中,邓小平下令用坦克碾压爱国青年学生的时候,让人认清了中共与民为敌的本性,它把先前“打土豪”的枪口掉转过来瞄准了中国的顺民。邓小平还狂叫“杀二十万,保二十年稳定!”邓小平比毛泽东的“暴政”更向前迈出一步,敢于在光天化日之下、在全世界全中国人的众目睽睽之下公开的用坦克、机枪,在中国的首都大开杀戒!这就彻底撕开了中共的画皮,证实了共产党的“保安定”就是要一批一批的不断的杀人!

一个更邪恶的江泽民上台,操纵恶党,镇压法轮大法这个正法大道,迫害上亿大法弟子,为了陷害法轮功,欺骗中国和世界人民,编造了震惊中外的“天安门自焚”伪案,更发生了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来牟取暴利的这种灭绝人性、惨绝人寰的迫害,这些罪恶在人类历史上都是空前的。这不更进一步证明中共政权就是一部杀人的机器吗!

我看了《九评共产党》,再想想恶党几十年来的所作所为,明白了中共不仅是对中国人民犯了大罪,它反天反地反神佛,迫害有正信的广大民众,是对神佛犯下了滔天罪行,神当然要清算它了。中共邪灵在另外空间的表现形式就是红色恶龙。加入了它的组织(党、团、队),宣誓时就在宣誓人的额头上盖上了《圣经》上所说的兽印,也就成了它的一份子。我年轻时受骗,糊里糊涂跟从共产党干了大半辈子,现在终于明白了。我退出了恶党组织,我的全家也都退出了恶党的各种组织。

我选择了修炼法轮功,因为法轮大法是来救度世人的。

我今天把自己觉醒的过程讲出来,希望跟我年轻时一样受了恶党欺骗的人,不要还稀里糊涂的相信共产党,跟着共产党干伤天害理的事,做恶党的替罪羊,尽快退出邪党组织,给自己留下未来。

南韩那本预言《格庵遗录》中有这样一句话:“速脱兽群牛加一(即‘生’字),迟脱兽群危加厄”。怎么样个“危加厄”?红色恶龙将被押往炼狱中,被层层灭尽,直到最后!那是多么可怕的结局啊!那是层层剥皮的下场啊!

最后我要对朋友们说的是,就算你没有跟着邪党做那些坏事,你也别那么心甘情愿当它的替罪羊啊,图什么呢?请你多想想吧!

听到有一首歌唱道:

轮回转世几千年,进进出出为哪般?
功名利禄不长久,世道兴衰全在天。
生命本是天上仙,人生成败过眼烟。
是非本是前世怨,得法破迷上青天。

难道你和你的家人,不愿进入那无限美好的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