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教师被逼六楼越窗摔伤 学法炼功奇迹康复(图) 【明慧网】

女教师被逼六楼越窗摔伤 学法炼功奇迹康复(图)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一日】二零零五年十月二十九日,山东蒙阴县实验中学某教员领着蒙阴县六一零恐怖分子,在楼梯口堵着企图绑架该校地理教师、大法弟子伊淑玲,僵持到次日凌晨,伊淑玲被迫抓着绳索冒险从六楼(储藏室)坠下楼,仅下了一层由于双手承受不住自身的体重,从五楼坠落摔伤,脊柱发生严重错位。

第二天一大清早,看到了从六层楼的窗户垂下的床单绳索,许多人都说:“看把人家逼的”;有一位熟悉伊淑玲的邻居说:“弄得小伊家没家了,工作没工作了,这样一个柔弱女子还不放过,真是太狠了,这不是要赶尽杀绝吗!”

蒙阴县实验中学某教员领着公安六一零不法人员,十月三十日用斧头把伊淑玲房子的防盗门、木门砸开,非法入室搜查,把伊淑玲家里翻了个底朝天,把装饰墙壁的木板都撬了下来。不法人员将翻出的大法书籍与资料带走的同时,还把电视机、影碟机等搬上车掠走,而后不法人员将伊淑玲的房子换上新锁,房门钥匙由蒙阴县实验中学人员带走。

伊淑玲,女,四十岁,蒙阴县实验中学教师,为人善良,真诚实在。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她曾经担任高一七个班的地理课,每周二十一节课,有时一天连续讲五节课,加上晚自习值班,又忙又累,但她从不抱怨。工作认真、负责,是学校里的地理课的骨干教师,荣获过县级优秀教学成绩奖,曾在《中学地理教学参考》上发表过省级论文,并多次获得地区论文比赛一等奖。


大法弟子伊淑玲曾经有一个让人羡慕的幸福美满的家

伊淑玲曾经有一个让人羡慕的幸福美满的家。她和丈夫本是一对恩爱夫妻,有一活泼可爱的女儿,在公婆的眼里她是一位孝顺的好儿媳。但在江氏邪恶流氓集团对法轮功的邪恶迫害中,她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几年来多次遭蒙阴县六一零恐怖分子迫害,被邪党不法人员非法劳教、酷刑折磨、强制洗脑、剥夺工作权利,被迫害的几度流离失所。曾经深爱她的丈夫因承受不了巨大的心理压力和社会压力,在二零零三年与她离了婚,十岁的女儿判给了丈夫,伊淑玲被迫害的家庭破裂、亲人离散。尽管现在丈夫已抛弃了她,但孩子的奶奶仍对伊淑玲念念不忘,不管自己或是别人提起伊淑玲,老人家总是泪水涟涟。

九九年七二零后,面对铺天盖地的对法轮大法的造谣诬蔑,伊淑玲内心感到十分痛苦。二零零零年阴历腊月二十八日伊淑玲进京上访时,在天安门广场她高呼“法轮大法好”,随即被警察劫持、关押在天安门拘留所。当晚伊淑玲和其他大法弟子被转移到密云拘留所。在密云拘留所,面对二名警察的非法审问,伊淑玲避免给单位和家人带来迫害,拒绝回答姓名和家庭住址。一恶警逼迫伊淑玲脱去鞋袜,赤脚站在冰冷的水泥地上,并把袜子塞进伊淑玲的嘴里。恶警威胁说拿橡皮棍来,看她说不说。另外一个暴怒的恶警用手抽伊淑玲脸时,手被震疼了。伊淑玲趁此向他讲述大法的美好和按“真善忍”做人时自己身体受益、思想境界升华的情况,伊淑玲说:“将心比心,你也有妻子姐妹,如果她们并没做任何损人利己的坏事却遭这样的暴打,你心里什么滋味?”恶警听后没再说话,良心被触动,便坐在椅子上睡起觉来,不再参与迫害。

另一个恶警拿来橡皮棍后,伊淑玲坦然面对威逼利诱,拒绝回答他的非法审讯。失去人性的恶警用橡皮棍抽打伊淑玲的脚趾盖,并威胁说:再不说,把你手指上钉上竹签。最后恶警们把伊淑玲带到院子里让她赤脚站在雪地里,冻的她瑟瑟发抖。这场非法审讯持续了近四个小时。

当天晚上大部份大法弟子绝食抗议迫害,不断的集体背法、交流。二零零一年正月初二下午,一名警察再次提审伊淑玲,问为什么绝食?伊淑玲含着泪告诉他“一朝为师终生为父”的道理,告诉他修炼大法后大法学员身体受益的真实,告诉他按“真善忍”做人的美好……而大法和慈悲伟大的师父却无端受到诽谤,身为弟子,我们不能无动于衷,我们要求还师父和大法清白;告诉他在天安门广场喊“法轮大法好”,没扰乱任何人,没扰乱任何社会秩序,而是江泽民凌驾于宪法和法律之上,践踏法律的尊严,违法打压法轮功,因此关押做好人的大法弟子是违法的。基于这两方面原因,要求无条件释放。这名警察被大法的美好所震撼,他的眼睛湿润了,当即表示无条件释放。伊淑玲顺利回到家中。

二零零一年四月份的一天,伊淑玲正在给学生讲课时,被恶警强行绑架到蒙阴县六一零洗脑班进行长达二个多月的迫害,期间她被强制灌食。七月份伊淑玲回家后因继续炼功,其丈夫想把她送到劳教所强制转化,为避免劳教所邪恶的迫害,她不得不离开她心爱的讲台,流落他乡。

二零零二年六月伊淑玲再次被绑架,被迫害的严重脱水,眼睛发涩、眼珠转动困难,蒙阴县看守所怕出人命,又将伊淑玲送进蒙阴县六一零洗脑班继续迫害。在她身体极度虚弱的情况下,蒙阴县六一零仍决定对伊淑玲非法劳教三年,于二零零二年八月底蒙阴县公安恶警边大勇将站立不稳的伊淑玲劫持到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继续迫害。

在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因她拒绝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五大队恶警牛学莲、赵杰指使犹大华凡、倪冬梅等包夹轮番做她的思想“转化”工作,“熬大鹰”昼夜不让她睡觉达一个月。伊淑玲被熬的脸色蜡黄。二零零三年三月恶警牛学莲见熬大鹰不能动摇她的正念,便邪恶的决定把她转到一大队实施更惨无人性的迫害。恶警在她的饭菜和水中下了药,她吃饭喝水后腹部疼痛、上吐下泻、嗓子哑、嗜睡等。当时正值高温酷暑的夏天,禁闭室墙壁被晒得烙人,室内像蒸笼一般,极度缺水的她五脏六腑像被焚烧着一般,觉着随时有炸裂的可能。她曾质问恶警王淑贞:“杀人犯也应该给饭吃、有水喝,更何况我没有犯法,你们为什么不给?”二零零三年六月初的一天下午,正值一大队全体人员吃晚饭时,她从禁闭室跑了出来,抓着大铁门喊:“我没有饭吃,没有水喝,请善良的人来救救我!”当时她已瘦的皮包骨头,严重脱像,很吓人。

第一次鼻饲灌食时,劳教所的医生问:“你为什么不吃饭?”伊淑玲说:“我想吃饭,可饭里下了药。”医生又问:“难道你不怕我们灌的饭里有药?”伊淑玲平静的说:“救死扶伤是你们的天职,我相信你们的医德。”或许这份信任触动了医生们的良知,她们的善念在复苏,此后她们在默默的帮助伊淑玲。

除灌食外,伊淑玲的嘴大部份时间被捂着、勒着。为加大迫害的力度,经常换塞嘴的手绢,每次从她嘴上撕下来的手绢都沾满烂肉、脓血,并发出了强烈的腐臭味。同时她还被吊铐至脚腿呈紫黑色,又被呈“大”字形绑在“死人床”上,如此反复。

在一大队,姜立杭(劳教所原所长)、刘玉兰(副所长)、王淑贞、孙娟、耿筱梅、刘建惠、王奎彩、冯赛、史咏梅、张冬梅等恶警直接参与对她的迫害,她经历了禁止大小便、禁止吃饭喝水、用药布胶带纸封嘴、用布勒嘴、吊挂捆绑、强行灌食、绑在“死人床”等综合性酷刑摧残,每一种酷刑对她来说都是超越于生命极限的承受,在这承受的过程中,每时每刻她都面临着生与死的考验,在生与死的边缘上她奇迹般的活了下来,大法的超常和神奇一次又一次在她身上展现。

尽管在劳教所受尽了非人般的人身和精神上的双重摧残,但她始终以法轮功学员的大善大忍来善待她所接触的人。当时包夹王红梅对伊淑玲百般刁难,伊淑玲时常受到她的毒打、谩骂,但伊淑玲按大法“真善忍”的宏大法理来宽容善待王红梅,使王红梅深受感动。解教时王红梅对伊淑玲说:你是我在劳教所里最愧对的一个人,这是我的地址,有困难时可以找我。

在山东省精卫中心伊淑玲拒绝服药和注射药物,山东省精卫中心的护士们便把她绑在病床上强行鼻饲氯氮平等药物和注射针剂。当时陪护病人的家属、大夫、护士都知道伊淑玲没有精神病,是因炼法轮功被迫害进精神病院的,并且他们中很多人在和伊淑玲接触的过程中体验到了大法的超常和神奇,他们能感受到她打坐时发出的能量,这种能量场使他们受益,有些严重的失眠患者因和伊淑玲住在同一病房里而变得极易入睡,她们说比吃安眠药还管用。

二零零三年九月份,在伊淑玲离开精神病院时被迫服不明药物,导致伊淑玲精神兴奋,回家后白天、晚上睡不着觉,出现幻觉、幻象、手、胳膊哆嗦等精神病症状,而伊淑玲在精神病院期间被鼻饲的药物使她嗜睡,在两种起相反作用的药物差点使伊淑玲丧命,家人担心她一口气上不来就毁了。她坚持学法炼功,四天后精神病症状完全消失。

二零零五年七月份,她被外县一家民营学校聘请为教师,算是有了稳定的工作。由于思女心切,零五年十月底她从外地回家看望女儿,却差点又落入虎口,这才出现了本文开头的惊险一幕。

伊淑玲从六楼坠落摔伤致残,她的脊柱发生严重错位、骨折,全身瘫痪,生活不能自理。在她摔伤致残的当天中午,年仅十二岁(虚岁)的女儿放学回到家中已不见妈妈的踪影,家中象遭了抢劫一般,她吓的哇哇大哭。在此后的日子里,每过一天她便在日历表把它圈起来,累计着和妈妈分别的时日,在孤独凄凉中期盼着妈妈的早日归来。

经过学法,四天后伊淑玲奇迹般下床走路、自己能吃饭、也能上厕所了,但那时还不能干活,甚至一只暖瓶也提不动。零六年年初迫于生计她拖着残疾的身体到一饭店打工,那时她骨折的脊柱尚未痊愈,干活时她需借助腹部的支撑才能端动盆,胳膊肘需支撑在一条腿上才能刷碗。老板娘知道她的情况后说:“你干活干的太早啊,应当养好身体再干啊。”

一年后伊淑玲做了螺旋CT检查,尽管身体已恢复了很多,但影像学诊断:L1、L2椎体压缩性骨折。后随着学法炼功伊淑玲的身体逐渐完全恢复正常。大夫说:“治疗晚了,以后神经受压迫可能会瘫痪。”但随着学法炼功,在没有接受任何药物治疗的情况下伊淑玲的脊柱逐渐奇迹般基本恢复正常。

一个一心只想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的优秀教师,只因行使宪法规定的信仰自由的合法权益就被迫失去了美满的家庭和称心的工作,甚至被逼得从六层楼上坠下致残,试问公道何在?!父老乡亲们啊,请伸出您的援手,用力所能及的方式,帮帮正在受难中的大法弟子,让象伊淑玲这样遭受迫害的大法弟子都能早日重获自由,早日回到他们所热爱的工作岗位。您的良知与善行不仅在援救着身处险境的善良好人的生命,更是对人类良知与普世道德的呵护。请您记住:救助她(他)人,就是救助自己;善待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

注:伊淑玲遭迫害详情见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八月一日《山东省蒙阴县大法弟子伊淑玲遭迫害经历》

参与迫害单位及人员:
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部份恶警警号:
姜立杭 3732001
刘玉兰 、杨某某、侯秀云
田 薇,管理科科长
王淑贞 3732076 恶警赵杰、王宁、孙秀凤 3732057
恶警耿筱梅 3732060
恶警刘建惠 3732014
王奎彩、冯赛、史咏梅、张冬梅等。
所内岗位值班电话:0531--8555040转8030
牛学莲   警号3732068  电话:0531-83732068
刘春丽   警号3732088
曹冬燕   警号3732065
姜永宁   警号3732070
李丽娟   警号3732131
梁巧玲 孙娟 李春红 孔庆华 张红 江某某 王某某 马某某 聂某某
参与迫害的有关单位及责任领导名单:
蒙阴县区号:0539
县委常委、县政法委恶党书记彭波,办公电话,4273690,手机,13583997936
县政法委恶党副书记王德路,办公电话,4271456,手机,13953954910
县公安局局长室
张元学(局长), 4818801, 13705397128, 4818901
徐田民, 4818802, 13605396853, 4818902
边大勇, 4818803, 13905392102, 4818903
徐浩, 4818804, 13905392066, 4818999
王在恩, 4818805, 13905392066, 4818905
单传和, 4818806, 13953993981, 4818798
刘道玉, 4818807, 13905490861, 4818907
熊淑同, 4818808, 13905392206, 4818908
秦洁, 4818809, 13002794358, 4818851
县“六一零”办公室主任李宝元,4811681,13953958936
县“六一零”办公室副主任孙淑爱,4811681,  13173095056
县“六一零”办公室秘书李倩,4811681,13563907787
县“六一零”办公室小头目房思民, 4811681, 13853931001
县公安“六一零”
张咏,国保大队大队长,是蒙阴县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魁, 13953906866,(张咏之妻包秀芹手机号码13355025658,张咏之侄手机号码133355025658)
刘合砚,国保大队副大队长, 13954993678
姚兴东, 13854946741
刘兆国, 13864989419
蹇家峰, 13864989618
焦永红, 13188704360
李勇, 13053964018
蒙阴县公安局“六一零”打手王伟,手机,13563979797(王伟妻赵杨,住新华小区,宅0539-4815565;王伟父母王建忠、叶丽华 13905490860,现住蒙阴县公安局。)
蒙阴县教委:
张广宝,局长, 4278336(办话) 4279996(宅话) 13854961886
刘训中,副局长,4271296(办话) 4274360(宅话) 13792980676
刘玉鹏,副局长,13854963718
办公室,4271296
招生办公室,4271340
教研室,4272343
人事科,4272834
普教科,4274840
蒙阴县实验中学:
雷建国,校长,4808086(宅话) 13869985866
郭占友,副校长, 13562966702
杜庆太,工会主席,4806231(宅话) 13954931866
冯文学,办公室主任,4278863(宅话) 13854971269
冯友兰,教导处副主任,4806202 (宅话) 15064911198
焦玉香,原县六一零原办公室主任,现县委统战部副部长,办公电话,4272072,手机,15054968516
付守忠,原县六一零原文字打手,现体育运动中心纪检组长,办公电话,4278156,手机,13225496236
类延成,原蒙阴县六一零办公室主任,现旅游局局长,宅4806956、手机,13905392183
孙克海, 原蒙阴县看守所所长,现刑警大队大队长,13905392166
蒙阴县中医院
院长办公室,4811399,48106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