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大法坚定正念排除怕心干扰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二日】有一次我到医院去做假牙,当时牙科内有几名大夫和一名患者。因为我儿子经常去那里看牙,和她们比较熟,所以我去了之后,在说话上也比较能放开。我找机会就给她们讲真相,当时气氛也比较好。可是过了一会气氛就变了。那个爱说笑的大夫和里屋出来的两个大夫面目表情十分严肃。室内一下就静下来了,这时大夫让我躺在椅子上准备看牙。可我刚躺下从我后面又出现一个男子,四五十岁的样子。给我看牙的大夫示意一下旁边的那个大夫。那个男子也不说话就躺在我旁边的椅子上,这时我俩同时看牙。可是不到两分钟,那男子起身走了。整个过程没有一个说话,静静的。这时我就感到有一种很不好的东西向我压来。当时就想讲真相时怎么没有发现后面有人呢?这个男子在我后面站了多长时间?他是干什么的?怎么看牙时不说明情况,大夫也不问什么病,他不到两分钟怎么就又走了也不说话?这些大夫怎么都突然表现的严肃的样子。怎么回事……这些思想念头在大脑中逐渐的就在演化出了不好的信息。

当时大夫把我的牙处理完毕时,因快过年了,又没有牙吃饭,我说能不能快点把假牙戴上。大夫问我哪天有时间?我说星期四,下夜班有时间(间隔四天)。她说一般做牙得七天,你就四天吧。我说了一句“谢谢”就走了。回来后思想业反应的越来越大。为什么四天就让我去戴牙,那个男子的出现,大夫的面目表情又那么神秘,这里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她们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策划好了,到时来迫害我呢?(这个医院在以前有过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列)一种无形邪恶的场向我压来,当时喘气都很难受,真象是九九年七二零那时的情景一样,生与死又摆在面前了。因当时心性一度下滑,想采用一种常人的方法来保护自己,就是假牙我不要了。如果我去了那些便衣会不会在院内院外等处埋伏来迫害我呢?在这一段时间内已经忘记自己是个修炼的人,忘记自己是随师证法的大法徒,任由思想业和旧势力的那些因素迫害消减了我的正念,妄图来钻我没修好的空子,从而达到旧势力真实的迫害目地。

过了一段时间我把自己冷静下来。我对照大法看看自己,觉的我不应该是这种状态。邪恶势力真的就把我吓成这个样子了。我是干什么来的?我到底为什么修大法?我是大法的一颗粒子!我的正念在另外空间能解体一切参与迫害大法的一切邪恶势力。那么为什么我还有这些不好的想法呢?在这个问题上我看到自己很不好的一面,那就是私,怕自己受到伤害。它阻碍着我证实法,在关键时刻它就起到了魔的作用,让你没有正念,让你首先保护自己。由于我看到这一点,我的心性也提高上来了,正念由心而起,因为我毕竟是一个大法徒。既然这些邪恶的东西暴露出来,那我就发正念解体它,这也是消灭邪恶的大好时机。

在发正念时就感觉空间场越来越清亮,最后这些不好的东西没了。当我再一次来到医院时,在那一瞬间我感到自己非常高大。什么魔难什么邪恶,就象是在脚下似的,不值得一提。当时那些大夫看到我时,都面带笑容和我打招呼,一片祥和的气氛。那真是象师父讲的“柳暗花明又一村”!这件事情看似一般,但在证实法讲真相中,这种思想业力产生的疑心,会不会被旧势力利用来迫害大法弟子呢?

这件事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教训。当时从医院回家学法时,一打开书就看到“疑心”两个字,过后又找不到了,也知道师父在点化我。但真遇到事情就做不到那么好。但我相信在证实法修炼道路上,我一定能把自己真正的同化在大法中,做一个师父放心的真正的大法徒。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