朗朗读书声 清流涤凡尘(图)

记法轮功学员的一个学法组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三日】(明慧记者郑语焉台湾台北采访报导)台北木栅线捷运六张犁站出口右转,沿着右侧人行道直走约五十公尺,第一个红绿灯路口对面,一家牙医诊所的小阁楼上,每个星期日下午总是准时响起数十人和谐流畅的朗朗读书声,这是台湾法轮大法学员定期集体学法以及交换修炼心得以促共同精進的无数个学法组之一。

学法组风雨无阻,不讲资格条件,没有任何条条框框,无论男女老幼、不看族裔国籍或社会地位,从学者专家、高官士绅及至贩夫走卒、升斗小民,只要有心修炼法轮大法,想在修炼上提高,都可自由参加,学员来去自如,不会有人强拉或干涉限制。

集体学法、集体炼功是法轮大法的修炼形式,再者学员在各自学法或修炼过程中遇有疑惑或盲点,都可在学法组上提出来,大家共同交流与切磋,这里只有善心的分享,不会有人讪笑或轻视,是个完全敞亮的清净地,因此每个学法组都是法轮功学员所特别珍惜的场所,把参加学法组集体学法视为用心把握的重要机会,不肯轻易错过。

在集体学法中洗炼

王颂文是个三十岁不到的年轻小伙子,长相斯文白净,去年刚从台湾大学资讯所获得博士学位,目前正服兵役中,一遇周日休假就到学法组来参加集体学法。他是于二零零三年六月透过女友在中山大学企管所的指导教授介绍得知法轮功讯息,上网阅读《转法轮》觉的非常喜欢,因而接着从网路上搜寻找到八德路的九天班而得法。


王颂文(左二)与母亲彭瑞霞(左一)

王颂文表示很喜欢学法组这样的环境,始终如一的单纯学法、交流法理体悟与修炼心得,很少讨论其它,更别说聊天嗑牙。他说:“我一个人读的时候可以从书中知道一些法理,可是透过交流,大家分享不同经验,因而对法理有另外一层的认识与体会,这也会促进我对同一段讲法有不同的理解和体悟。”他说倒不是每次都会有新的体会,但在学法组上,象个洗涤过程,很能沉淀自己。因为有大法的指导,使人更能看清事物的本质,从而理性判断真正的是非得失,清楚的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他说:“这对于我目前的军营生活和处理问题,都有很大的帮助。”

与儿子王颂文一起上九天班,因而同时得法的彭瑞霞女士语音轻柔和缓的表示,参加集体学法让她感到心灵非常平静祥和,她说:“自己在家学法,碰到问题有时会不知所措,透过学法组同修的交流,触动我知道如何从法上去认识,问题自然解开,我想这就是比学比修吧。”

彭瑞霞分享一则小插曲说:在南部工作的先生每二周才回台北一次,刚开始,彭瑞霞觉的先生难得回来,自己却来学法组,没陪他,心里总感到有点过意不去。先生也不理解:“为何我回来了,你却不在家陪我。”几经思索,彭瑞霞向先生说明:“去参加学法组让我心灵觉的非常平静祥和,你看我修炼法轮功以后是不是有很大的改变。”

曾经患有类风湿关节炎并因此持有重大伤病卡的彭瑞霞,自从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得到极大改善,这是不争的事实,先生也觉的太太学炼法轮功以后真是变得很好,再加上彭瑞霞的诚意沟通,先生渐从不解到心生好奇,慢慢的开始看大法书籍,现在已从不解转为支持。彭瑞霞很高兴的说:“我每次都很期待到学法组去。”

善念成就神奇美事

说起这个学法组址,一九九七年十一月得法的房屋女主人张瑞兰说:“每次九天班都会建议新学员要到学法组集体学法,因此想要成立学法组。这个念头刚起没多久,就有人介绍这间诊所要卖,并说还有个小阁楼,我上去一看,不禁脱口而出:‘这挺好的啊,可以开成学法组。’”

但是房子要价将近二千万台币,瑞兰家里没有这么多钱,除非把民生东路一楼的诊所卖掉才行。恰巧租屋的房客刚搬走,处理起来很方便,于是瑞兰委托中介公司,很顺利的在第三天就卖掉了。附近居民都很讶异,因为同一大楼前后栋已有四、五间房要卖,有的已经卖了二、三年还没卖掉,而所处地点不是很理想的瑞兰家屋竟在短短三天内就成交,中介公司很是高兴之际也感到惊奇。瑞兰体悟,是因为想要换屋作为大家学法的学法组,这一念促成了这桩美事。

刚开始学法组的学员约在二、三十位,随着得法新学员以及从其他地区前来的学员越来越多,经常挤满四、五十位以上,有时还把楼梯也坐满了,瑞兰与同是法轮功学员的丈夫沈锟进医师商量后,花几十万元将阁楼后端充作储藏室的小房间拆掉扩充,并且从新装潢,使得场地更加明亮与宽敞,现在六十多位是常事,有时挤满七十几位学员,会场扩充之前坐满楼梯间的情形又重现。偶有来自海外地区的学员,每每感叹台湾地区炼功点与学法组之多之方便,并且分享心得提醒台湾学员务必珍惜,善加维护这样的学法环境。

小小弟子很精進

陈斐珍求学时主修服装设计,后任外商公司品牌经理职务,五年多前为专心抚育子女毅然离开职场。二零零一年八月某天在计程车后座看到法轮功简介,觉的很好,于是上网找到六张犁九天班,当年九月一日走進法轮大法中来修炼至今七年半多,总是积极把握集体学法的机会,她说:“我非常珍惜集体学法的机会,象今天我的家人还在南部,我是征得先生同意后,带着柔柔搭乘中午十一点多的高铁先回台北,下车后就直奔学法组来,我们就是要来学法。”


陈斐珍(蓝衣者)与女儿廖品柔(小女孩)

柔柔是斐珍的小女儿,刚满三岁,斐珍怀孕期间无论如何都会赶来学法组,可以说柔柔在妈妈肚子里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接触大法,斐珍说:“怀孕后我更精進,因为我知道生了她之后,学法的时间可能会比较少,柔柔出生二个月后我就带她来学法组,直到现在。”很多学法组的同修可说是看着柔柔成长,虽是几个月大的小奶娃,每当大家读法的时候,经常可以发现柔柔安静聆听的神情。

现在,柔柔对于《洪吟》和《洪吟二》的每首诗背得可都滚瓜烂熟,每天晚上母女学法时间,有时斐珍太急翻过页,柔柔马上就会指出来说:接下来应该是哪一首才对,妈妈漏掉了;睡觉前背《论语》给她听,有时太快或漏字,柔柔马上就发现并且告诉妈妈更正过来。甚至有时晚上八、九点钟,斐珍想看点电视舒松一下疲累,柔柔都会说:“妈妈我们来读法。”斐珍说:“这位小同修敦促我更精進。”

遵行法理 家庭更圆容

斐珍表示参加集体学法帮助她融会贯通,她说:“这个学法组很开放,大家谈不同的看法,很愿意交流,明显感受同修珍惜和维护这个环境的用心,每次来我都觉的很感动。”斐珍说在家学法有时碰到一些问题想不通,本想提到学法组上交流,但每每随着大家一起读法的过程中那些盲点自动解体,想不通的地方突然觉的很清楚明白,都不再是疑问了。

斐珍说:“在学法组上可以听到很多精進的修炼故事,对我的修炼都是很大的鼓励,许多时候自己去不掉的矛盾障碍,在交流中都能豁然开朗,回家后再看先生和小孩,觉的其实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多问题,所以我觉的来参加集体学法也是真正在纯净自己。”

她分享最近发生的一件事情,有次斐珍忙到晚上八、九点,刚告一段落,在帮小孩洗澡时先生回来要斐珍煮饭给他吃,斐珍不加思索的回说:“唉,我今天很累耶!”先生回她一句:“难道我不累吗?”

斐珍说:“一听之下我感到很惭愧,怎么只想到自己累,没想到他一天工作下来也很累,师父教导我们要先他后我、事事都要为别人着想,我怎么就没做到,于是赶快去做一些他喜欢吃的菜,忙到快十一点,但是心情感到愉快。”斐珍说她由此体会出:“这是因为修炼大法的原故,如果不是修大法,当场就会开始两极化,就会有些问题产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