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怕被伤害”的心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十六日】当常人的时候,我这个人很单纯,不会搞人情关系,脑子里那根神经好象闭锁住了。偏偏我又非常羡慕那些能够左右逢源、呼朋引伴的人,非常想跟别人搞好关系(其实是强烈的对情的执著)。过去曾经专门找了很多这方面的书看,也没什么长进。自己的经历中,反倒充满了被“朋友”甚至被亲人所伤的痛楚。个人婚姻也非常不幸,放弃一切托付终生的人,却屡屡背叛自己,狠毒的打骂令我痛彻心肺。这种经历,没让我多长多少心眼,只是使我的性格变的内向寡言,疑心重,与人交往总是顾虑重重。

得法修炼后,知道人活着就是业力轮报,所以再遇到伤害时,能够坦然面对,不去争不去斗。可是,由于没有注重修心,那颗“怕被伤害”的心,就很隐蔽的藏了起来。潜在的思维逻辑就是:“该还的就还,不该还的不会有。虽然表面上看我吃亏了,可是实际上我得到了德。”其实还是不愿意真正的失去。别人伤害了我,我不是放下,而是把那个“我”抱的更紧,藏的更深,退的更远。心,不是打开的,明亮的,而是关闭的,隐晦的。因为怕被伤害,所以不敢敞开心扉亮明自己的观点,不敢与人深交,怕对方了解了我的惨痛经历而看轻我,怕对方知道我没有能力保护自己而更容易伤害我。因为怕被伤害,我这颗心也变的越来越自私,别人的想法,我不愿意去了解,也不关心;别人的事情,也不愿意去帮忙,怕上当后再被人们耻笑。所以,我的环境平静,只不过是我从“不愿意名利情受损”转变成了“不愿意德受损”,并没有从根本上改变自私的观念。而这颗不愿意为了别人失去什么的私心,更怕别人知道,所以藏的更深。表面上修的好象能够为别人着想,其实根本不愿意真的为了别人失去,不能纯粹为了别人而做什么。表现上就是为人不坦荡,襟怀不坦白,与人沟通不畅,不能像师父说的:“遇到什么事情都不放在心上,常人中的一切事情根本就不放在心上,总是乐呵呵的,吃多大亏也乐呵呵的不在乎。”(《转法轮》

在《北美首届法会讲法》中,师父严肃的告诉我们:“如果修炼的人要是只从表面上放的下,但内心里边还在保守着、固守着一个东西,固守着你自己的那个你最本质的利益不让人伤害的时候,我告诉大家,那是假修炼!”我这颗“怕被伤害”的心,不就是让我沦于“假修”了吗!

我发现,这颗心严重的阻碍了我今天证实法的步伐。执著同修情,当发现同修对自己有误解时就非常“伤心”,有时候沮丧消沉;执著同修的认可,法理不相同时就不敢做,只有当明慧网肯定之后才敢做,而不是以法为师;最严重的是形成了“怕被迫害”的心,迟迟去不干净,还以理智做借口。确实,我们是要理智,但是怕被迫害的心必须去掉。在第五届法会交流文章《走出魔难,走向理性》一文中,同修说的非常好:“神佛他会按照他的境界的标准去做,他认准的路一定会走下去。所以说,面对邪恶的环境,面对危险,我们还能不能放下生死去达到法所要求的标准、去救度众生、证实法,这是需要我们人的这一面明明白白去正悟法理、去做到的。有的弟子讲‘怕什么,头掉了身子还在打坐的’,大法弟子必须有这样的境界,正悟这一层法理才能彻底结束这一场迫害,救度更多的众生。”

过去,我对师父讲的“曝光邪恶”的法和“不配合邪恶”的法,一直存在着怀疑,还用人心揣想:邪恶那么歹毒,如果曝光它,不配合它,把它惹急了,它不是更邪恶吗?其实,这就是怕被伤害的人心在作怪。试想,一个真正的觉者,能因为怕被伤害,而让邪恶的弥天大谎继续欺骗众生吗?能帮助邪恶掩盖它们的罪行、对邪恶的暴行保持沉默吗?能在邪恶恶毒的要求、命令和指使下低头屈服吗?不能,绝对不能。证实法时要理智,是为了达到法的要求,是为了更好的救度众生,不让邪恶钻空子,而不是为了自保。当证实法的事情必须去做而没有“安全保障”在那里时,我们依然能够坦然前行,那才是真正的信师信法,才是完全超脱了常人因素、低层法理的觉者的风范。

修到现在,发现自己还是这么差劲,距离法的要求真是还差的很远。不过,今天写出它来,我感到很轻松。我有决心彻底去掉它,就是完全按照法的要求做,在最后的时刻做的更好。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